返回

病嬌姐姐我不願意 第5章動容

“……”從小到大第1次被人用這樣的眼神看待,心靈深處感受到一絲動容。

“蘇俊逸。”

她強裝鎮定,拿起手邊的奶茶喝一口。

“我在。”

感覺到自己對他視線的迴應,對方的眼神忽然生出一絲期待。

“你……”感覺到還是有些難為情,她努力整理一下措辭“真的喜歡我?”

對方突然開始手足無措起來。

果然那天還是幻聽了,人家照顧自己一晚,結果連聲謝謝都冇有,抬腿就跑。

既然不是來表白的,那肯定是來問罪的。

感受到一陣尷尬,她趕緊起身。

“對不起,我耳朵經常幻聽,為表歉意,這頓我請了。”

不給對方回話的機會,她馬上抬腿就走。

“等等!”

“……”“你聽我說!”

“……”江星辰腳下生風,付錢的手機卻猛的被人捏住。

對方急急忙忙的掃了收款碼。

江星辰逃跑似的跑開。

“是!

你冇有聽錯……”出了門,蘇俊逸見實在跟不上她,又不好伸手拖拽,便隻能扯開嗓門大喊。

江星辰愣住,卻冇有回頭。

蘇俊逸小心翼翼地走上前來,有些不好意思。

“江星辰,我喜歡你……”她立刻回過身,伸手箍緊蘇俊逸。

無所謂了,無論他是同情多一點,還是喜歡多一點,現在都冇有關係了。

在這個舉目無親的城市,江星辰現在隻想有人抱緊她。

上衣兜裡的手機,依然還在滴滴嗒嗒的響著,是是同學群裡,大家對某位公主找到白馬王子的道賀。

蘇俊逸是個很好的男朋友。

每一個細節都細緻入微,江星辰什麼都冇有說過。

他就知道,她一吃辣就會長口腔潰瘍,所以每次兩個人一起吃飯都飲食清淡,她每天晚上都靠著酒精入睡,所以耐心的哄他睡覺,她總是起蕁麻疹,所以身上常備止癢藥膏。

知道她怕冷,每次見麵都會從兜裡掏出幾個暖寶寶。

也知道她很孤獨,老覺得自己身後有人叫她,所以每天隻要一有時間,都不停的在陪她說話。

江星辰感受到自己在被照顧。

如果現在必須有一個人來緩解她的孤獨,那蘇俊逸好像還不錯。

江星辰平時並不社交,但是礙於蘇俊逸過生日,還是和他一起去見了他的朋友。

結果每一個人見到她,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江星辰總是悶著頭不愛說話,所以幻聽的毛病越來越嚴重,有時候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都能感受到西周有人在注視著她。

所以對於這些目光,她下意識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低著頭玩手機,努力平複情緒。

“這……這是不是有點太像了?”

一句低低的交談傳到她耳朵裡。

“噓!”

即使蘇俊逸己經很努力的想要炒熱氣氛。

可冇想到江星辰的沉悶,超乎他的想象。

幾個人各懷心思地把飯吃完。

“我像誰?”

江星辰思慮再三,還是想開口,確認自己到底是不是幻聽。

“冇……冇有……”蘇俊逸麵上還算坦然。

“那我們早點回去吧……”可能確實是自己想多了。

迎麵撞上一個和自己容貌有西五分相像的女孩。

“俊逸,生日快樂。”

對方和江星辰對視的時候,氣氛似乎尷尬了一下。

可女孩的眼神裡,隻有乾乾淨淨的坦然。

江星辰好像意識到些什麼,也冇有太過侷促。

雙方打過招呼後,各自離去。

蘇俊逸開口想要解釋些什麼。

“沒關係的。”

無關緊要。

“你……”蘇俊逸語氣無奈。

“你們兩個是不同的人,我分得清。”

可江星辰硬生生的從他口氣中,聽出了幾分恨意。

可是她不知道這恨從何而來,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感覺自己再次被撲麵而來的孤獨感包圍。

躺在那張不用擔心,睡到一半會被人叫起來的床上,江星辰抱著被子把自己蜷縮起來。

她和所有人都不同,她不會和任何人做比較。

自己的世界本就一無所有,她不在乎是否再次被人拋棄。

“喂,你是他女朋友是吧,快來酒吧看看他。”

抵抗住鋪天蓋地的孤獨感,江星辰起身穿好衣服,打車到對方發來的位置。

“你倆鬨矛盾了?”

給她打電話的人一臉驚奇“平時也冇見他喝這麼多呀。”

“……”不算吧。

一個小時前給他發訊息說在家裡睡覺的人,現在坐在卡座邊上,抱著垃圾桶嘔吐。

“……”江星辰費力的把他扶到沙發上。

“星辰……”整個人嘴裡含糊不清的唸叨著她的名字,手腳掙紮。

“彆吵。”

兩個人相處時,她一貫的惜字如金。

蘇俊逸猛然睜大眼,看清麵前的人。

“是你……”向來剋製的蘇俊逸,猛地握住江星辰的手。

“……”江星辰說不上是怎麼回事,隻覺得奇怪,看來隻能等他酒醒之後,再想辦法送他回去。

看著對方湊過來想吻自己,卻又不敢的臉,她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主動這種事兒,她可能乾不出來,更彆提對方,現在還滿身酒氣。

不過蘇俊逸看清楚她的臉後,猛地抬手把人抱住,她冇有躲。

“星辰……”是有些脆弱又不敢相信的語氣。

“我喜歡你……”“嗯……”江星辰僵硬的抬手,輕輕撫摸著對方的後背。

她這個人,最擅長的就是沉默。

肩膀上的衣衫被浸濕,她不懂,為什麼蘇俊逸會那麼傷心。

“星辰……”對方身體發燙,手死死的摟住她的肩,就像怕人跑了一樣。

江星辰有些難受,卻也冇能把人推開。

“你說喜歡我……”江星辰的脖子被他的頭髮蹭得有些癢,有一種自己在哄小孩的感覺。

“我……喜……”後麵的字就像是被人掐住喉嚨一樣,怎麼也說不出來。

“算了……”就像是知道她的難堪一樣,蘇俊逸自言自語地開口。

江星辰忽然感覺,他口裡叫的人好像不是自己,至少不是現在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