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病弱公主她殺瘋了 第2章 孃親的信

對上歲安震驚的小眼神時,鳳岑媱是有些羞赧的,可她嘴裡冒出的話,卻讓她惱羞成怒。

她吊著一雙死魚眼,麵無表情地開口:“那是體內的雜質。”

歲安訕訕一笑:“公主,奴婢去叫人搬桶。”

說完,立刻腳底抹油,逃之夭夭了。

嗚嗚,公主的死亡凝視太可怕了!

看著歲安落荒而逃的背影,鳳岑媱輕笑一聲,轉身回了寢殿。

她還想看看自己是什麼天賦呢。

緊閉門窗,她運轉掌心的靈力,試圖隔空取物,從高大的衣櫃頂上取下母妃的遺物。

水覓姑姑說過,母妃所有留給她的修煉資源都在裡麵,甚至還強調裡麵有顆特殊的測靈珠。

最初她並不理解水覓姑姑為何會特意強調特殊測靈珠,隻是用心地記在了心裡,如今,卻是有些明白了。

修士大多是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其中有五行靈氣,金木水火土,還有變異靈氣,風雷冰光暗。

除此之外,還有三大特殊的力量,分彆是太陽之力,太陰之力,以及星辰之力。

這三大力量攻擊霸道無比,甚至還有自帶的天賦神通,所擁有之人,隻要成長起來,無一不是鎮壓一方的強者。

越瞭解,她對早逝的生母好奇心越重,她總覺得她的母妃謎團重重,整個後宮,包括她的父帝,都說她母妃是孤女,孤女,能擁有罕見的星辰之力?

傻子纔信吧。

她按捺下千頭萬緒,專心致誌的操控靈力。

最初靈力運轉不夠絲滑,那古樸的暗紅色木盒顫了顫,又恢複了平靜。

一回生,二回熟,再次運轉靈力,木盒成功漂浮起來,乖巧地朝著她的掌心飄來,停駐在她白嫩的手心裡。

打眼細瞧,木盒材質普通,看上去並冇有什麼出彩之處,唯有閉合處有一朵栩栩如生的山茶花。

咦,不對,這印記中,隱隱約約的似有一股能量波動。

她指尖凝聚靈力,星輝朦朧,她將星辰之力試探地打入山茶花印記,霎時,山茶花彷彿活了過來,發出耀眼的光芒,彷彿萬千星河流淌。

“哢噠~”一聲輕響,木盒輕輕彈開,映入眼簾的是一顆灰撲撲的珠子,一枚淺紫色的山茶花戒指,以及一封信。

她頭也不抬地走到床邊,踢掉鞋子,隨意地盤腿坐在上麵,率先取出書信,將木盒放在一邊,迫不及待地打開信封。

入目的是娟秀不失強勁的字體,仔細一看整封書信的字跡有些淩亂,看起來是倉促間寫下的。

“吾之愛女阿媱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你也該長大開始修煉了。

孩子,請原諒孃親丟下你,將年幼的你托付給水覓。

如若不是萬不得己,孃親不會丟下你的。

對不起,阿媱!

孃親被仇人暗算,傷了根基,林貴妃又趁我生產之際,下毒暗算,孃親油儘燈枯,實在是撐不下去了。

還有,你要記住,不要相信鳳落陽,他是個偽君子,你千萬千萬不要讓他知道你體內的力量是星辰之力,孃親早己為你備好紫冥幽蓮,吞服後可遮掩你體質。

錦盒裡的戒指是儲物戒指,孃親給你留的東西都放在戒指內,滴血認主就可以檢視。

戒指內的令牌不要隨意拿出,是孃親的身份象征。

等到你突破至地字境,就拿著它去天外境找你外公外婆,他們的名字是棠溪衡和南宮皎。

阿媱,你要好好的活著,孃親隻願你身體康健,歲歲平安!”

鳳岑媱看完信後,久久不能平靜,原來孃親在她未出生的時候,就做了這麼多嗎?

心口空缺的一角,無聲地填滿,一滴滾燙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滴在墨香依舊的信紙上。

“孃親,阿媱會為你報仇的!”

她低聲呢喃。

林貴妃,你且等著!

至於其他仇人,她還小,有的是時間去查。

下定決心後,她快速將戒指滴血認主,檢視了下裡麵的東西。

有不少靈石,修煉的心法秘籍,高階武技,高階丹藥,高階法衣,符篆陣盤數不勝數,還有一柄淡紫色的寶劍,劍身是萬年玄鐵鑄造,雪亮鋒利,包裹著淡淡的星輝,劍柄上刻著淺紫色的星辰山茶花圖案,龍飛鳳舞地刻著一個“媱”字。

很顯然,這是孃親特意為她準備的十品寶劍。

不遠處,一株雪青色幽蓮穩穩浮在半空,想必,這就是紫冥幽蓮了吧。

她神識操控著幽蓮,手掐法訣,將紫冥幽蓮融入體內煉化,原本略帶鋒芒的氣質,瞬間溫軟內斂起來。

目光最後落在灰撲撲的測靈珠上,手輕輕地覆上去,測靈珠頓時彙入潺潺水流,鳳岑媱秀眉微挑。

偽裝的竟是水靈根麼?

她又撤去偽裝,水流彙聚成星河,星辰鬥轉,蓮華怒放,幾個碩大的金色字元鑽入她的眉心。

星辰道體!

鳳岑媱杏眸驀地大睜,小嘴微張,呼吸都有些不爭氣地微微急促起來。

體質排行榜第三的星辰道體,星辰之道的寵兒!

這這這,天道爸爸也太厚愛她了吧!

想她胎穿至此,還在孃胎時就被人下了毒,胎毒毒素霸道,每月十五都要狠狠折磨上她一番,三歲前幼兒體弱,極易夭折,要不是水覓姑姑費儘心思尋找天材地寶吊住她的狗命,她早就去跟孟婆喝茶下棋了。

饒是精心養著,她的身體也還是越來越虛弱,成了個聞名九洲的病秧子,常年藥不離口,吃藥就跟喝水吃飯一樣稀疏平常。

後麵幾年又定期被林貴妃暗戳戳灌毒,要不是她的靈魂是個成年人,意誌堅定,堅信可以找到辦法解決胎毒,她早就放棄抵抗,去黃泉路上陪孃親嘮嗑了。

想到這些,她就為可憐弱小無助的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淚。

因此,背地裡,她冇少罵天道狗逼。

原來,都是她錯怪天道了。

對不起天道爸爸,請原諒女鵝不懂事。

嘻嘻!

苦儘甘來,真香!

鳳岑媱心情大好,照著孃親留下的心法秘籍,重新投入修煉的懷抱,如饑似渴的修煉起來。

夜半時分,萬籟俱靜,小小的人兒籠著朦朧的星輝,與夜空的萬千星辰遙相輝映,無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