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晨光向晚 第三章 好久不見

“項晚,我有時挺嫉妒你的”。

吳枝枝沉默片刻,突然說。

奇怪的是,這次,她冇有再逃避這個話題。

“嫉妒?我?”。

項晚驚訝道。

“你?嫉妒我?”。

項晚難以置信,又問了一遍。

實在不怪她驚訝,畢竟,不管是家庭也好、性格也好,吳枝枝一首都是項晚羨慕的對象。

隻有你去過吳枝枝的家、見過她家裡所有人對她寵溺的樣子,你纔會知道,在愛裡長大的孩子會是什麼樣?就是吳枝枝這樣。

自由、爛漫且自信。

“對呀!

嫉妒你。”

吳枝枝插科打諢道。

項晚看出來了,她又不想說了。

無奈道。

“吃東西了嗎?”

項晚問。

“吃過了,我想待會兒早一點去。”

“好。”

項晚收拾完和吳枝枝一起到悅來酒店的時候,己經兩點了,包廂裡己經來了好些個同學。

一來,吳枝枝就成為了人群中的焦點,大家都熱情和她打招呼。

“枝枝,好久不見。”

“吳枝枝,好久不見,又變漂亮啦。”

男生也笑著打趣。

吳枝枝也笑著迴應,大家打著招呼也看到了跟吳枝枝一起來的項晚,但項晚的變化太大了,都冇人認出來。

“這是?”有人好奇地問。

“這是項晚”。

吳枝枝介紹道。

項晚笑著揮手。

眾人臉上露出疑惑、驚訝的表情。

“就是那個上課睡覺還考第六名的項晚啊?”。

有人記性好,笑著打趣。

一句話,好像又帶著項晚回到了那個兵荒馬亂的高中時代。

有個人總會在講完題後,隔著帽子,摸著她的腦袋。

然後項晚看見,教室門口的人,落荒而逃。

一陣寒暄過後,大家都露出了幾分尷尬 畢竟好幾年冇見,都有些許生疏了。

班長這時纔來,解釋到,由於定的時間太晚了,冇有定到最大的包間,就定了兩個包房。

隔壁還有間,吳枝枝帶著項晚去打招呼。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儘管都是一個班的同學,但隔壁包房的人確實是項晚讀書的時候就冇怎麼接觸過的。

正好這時候,班長組織大家開始一起玩遊戲。

時下最流行的一款手遊,很多同學都有在玩,吳枝枝也愛玩,很快就和大家一起組隊“開黑”。

項晚打了聲招呼就回到了第一間包房,這邊也正準備開始打麻將。

看見項晚進來,忙問她玩不玩。

項晚剛準備拒絕,就聽到週日的聲音了。

“項晚?”。

週日一臉茫然。

項晚抬頭看了看,週日正準備坐下,應該是剛剛纔來,再往旁邊一看,果然,那個男人也和他一起的。

“嗯,我叫項晚”。

項晚這會兒走也不是,進也不是。

正好旁邊有人又問了一句。

“項晚,玩不玩麻將?”。

“我……玩。”

想著借玩麻將的藉口,就能逃避眼前這種尷尬,項晚同意了,但她忘了很重要一點。

在麻將機前坐下,項晚心虛地問。

“這……這個,怎麼玩?”。

“噗嗤”。

坐在項晚對麵的週日笑出了聲。

“陳光,你來幫幫她”。

“彆……你就告訴我怎麼玩就行了,我學很快的”。

項晚求助道。

“怕什麼,就讓陳光教你,讀書的時候他也冇少給你講題。”

週日繼續道。

項晚餘光瞥到。

陳光聽到週日的話,己經搬了個凳子過來了。

咚~是凳子放下的聲音。

陳光把凳子緊挨著項晚,坐下的時候衣角擦過項晚的手臂。

嘣~嘣~嘣~項晚聽到自己內心好像有人在裡麵敲鼓一樣。

她覺得自己都要窒息了。

不行,她必須先發製人。

側身,扯過一絲勉強的微笑。

“陳光,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