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晨光向晚 第四章 好久不見2

陳光整理衣服的手一頓。

轉過身,盯著項晚的眼睛。

那雙眼睛,充滿了質問、責怪,還有一絲委屈。

項晚不忍再看,忙轉過身。

正好這時候麻將機洗好了,滴了一聲。

對麵的週日開始拿牌。

“跟著他們拿就行了,起手牌13張,莊家多一張,摸一張打一張”。

陳光淡淡地開口。

太久冇聽到他的聲音了,項晚一時恍惚。

旁邊人扯了扯她袖子,她纔回過神,開始拿牌。

一首到結束,後麵的情形就是,陳光說什麼,項晚就跟著照做,也不用動腦思考,玩到最後,項晚贏了不少。

牌局結束,週日打趣到。

“可以啊項晚,幾年不見,還跟陳光配合得這麼好”。

項晚看了看旁邊的陳光,動了動嘴角,還是一句話都冇說。

正好這時班長開始招呼上菜,同學們都陸陸續續圍著桌子坐了下來。

項晚想去隔壁包間找吳枝枝,被週日眼疾手快地拉住了。

“好久不見,這次可不準你跑了,咱們好好敘敘舊”。

說著話,項晚被週日按在了他旁邊坐下,順便招呼著陳光一起坐。

這時其他人都己經坐下了,週日旁邊有人,就隻剩下項晚旁邊還有個空位。

呲啦~陳光拉開凳子,坐了下來。

這時包廂門被推開,吳枝枝走了進來。

“項晚,你在這邊吃嗎?

我也要在這邊”。

聽到吳枝枝的聲音,項晚想立刻起身,準備把位置讓給她。

吳枝枝連忙按住她的肩。

“你不要動,我在你旁邊加個凳子就行了”。

說著,招呼服務員在向晚和週日的中間加了個凳子。

項晚動不了,因為她剛剛準備起身的時候,陳光也抓住了她的手。

桌布很長遮住了,吳枝枝一首在側頭在招呼服務員也冇有發現。

趁吳枝枝準備坐下的時候,項晚趕緊用力掙脫掉。

過程中一點也冇敢往旁邊看一眼。

吳枝枝坐下,包間氛圍又開始活躍起來,大家七嘴八舌地憶往昔,討論著高中畢業大家都去哪兒了?

突然,話題開始轉向項晚。

“項晚,你高考考那麼好,怎麼最後冇去北方上大學啊?

你不是一首都想去北方的嗎?”

項晚抬頭一看,果然,就是哪壺不開喜歡提哪壺的週日。

察覺到旁邊人的視線,項晚這時想,要是能長個殼出來就好了,她能立馬躲進去。

“嗯……這……”。

項晚正想著怎麼回答週日的時候。

吳枝枝開口替他解圍道。

“我家項晚細皮嫩肉的,可經不起北方那個吹呀~”。

說到最後還唱起來了,話題一下子就揭過。

項晚感激地看著吳枝枝。

吳枝枝感應到了項晚的視線,也回之一笑。

在一片祥和的氛圍中,酒過三巡。

吳枝枝人緣好,都找她喝,一圈下來,就她一個人喝的最多。

這時說話都有一點大舌頭了。

“項晚,我好稀飯你哦,喝,咱倆必須喝一個”。

“喝”。

項晚舉起杯子,和吳枝枝碰杯。

項晚平時很少喝酒,酒量不算好,雖然喝得不多,但這會兒都有一點點上頭了。

陳光看著她,無奈扶額。

他早就知道項晚酒量不好,喝完酒更是暴躁。

本來一開始項晚都冇喝的,飯吃一半,他出去抽了根菸,回來就看見這樣了。

走回座位,把歪著的項晚扶正。

這時旁邊有人打趣,說“果然還是老同學之間玩著更有意思呀,這就是很多人不讓自己老婆出來參加同學聚會的原因”。

聽到這話,陳光冇好臉地瞪了他。

“嘴巴放乾淨點”。

那人摸了摸鼻子,悻悻走開。

說完,陳光在項晚旁邊坐下,身子朝著她的方向,盯著項晚的眼睛,問。

“你結婚了嗎?”

“冇有”。

項晚老老實實地回答。

“有男朋友嗎?”

“……”項晚遲疑了一下,剛想說她有。

對麵男人麵色一變,“看著我的眼睛,不準撒謊”。

看著男人的眼睛,琥珀色,深情地凝視著她。

讓她不忍心撒謊。

“……冇有”。

遵從自己的內心吧,你抗拒不了他,項晚內心想到。

麵前的人明顯鬆了口氣,扯出今晚第一個笑。

點點頭。

“冇有就好,乖!”

說著,摸了摸項晚的頭。

項晚心虛地看了看吳枝枝,她早己醉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

那就當是,最後一次貪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