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晨光向晚 第五章 陳光,再見

等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這場聚會也算是走到了尾聲。

項晚拿著包,扶著吳枝枝站起來,準備送她回家。

包被人扯住,項晚回頭望去。

陳光一臉幽怨,“去哪兒?”。

“回……回家啊”,項晚磕磕巴巴地回。

“先彆走,咱倆聊會兒”。

陳光扯住項晚的包,有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執拗。

“那枝枝怎麼辦?”

項晚看著陳光,又看了看扶著的枝枝。

吳枝枝這會兒清醒了一點,把項晚扶在她肩膀的兩隻手拿開,往沙發上走去。

坐下,轉過身,坦蕩地說。

“你們聊吧”。

項晚無奈看著陳光。

“想聊什麼,說吧!”

陳光扶額,叫住正準備往外走的週日,“你把吳枝枝送回去”。

週日頓了頓,折身返回。

吳枝枝嚇得手腳僵硬了一瞬,看了看項晚,心虛道,“那我走咯!”。

說完,也不等項晚回,扶上週日伸過來的手臂,火速往門外走去。

眨眼間,包廂裡就隻剩下項晚和陳光了。

項晚抽出被陳光扯住的包帶,挑了個稍遠的位置,坐下。

“說吧”。

陳光嗤笑一聲。

“坐這麼遠,你要跟我談判嗎?”

陳光邊說笑,邊走到項晚旁邊坐下,身子正對著項晚。

嘩地一聲。

一下子就把項晚坐的椅子拉進了他的懷裡。

項晚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就看見陳光的兩隻手扶在她椅子兩邊,臉距離不到十厘米。

項晚被震驚得說不出話。

陳光幽幽開口道。

“項晚,你還想怎麼逃?六年了,整整六年了,你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當年之後一點音信都冇有?我找了你很久,可我找不到你。”

陳光的聲音中,充滿了哀怨和痛苦。

“我……唔”,項晚剛準備開口解釋,陳光突然親了上來。

時隔多年的親吻,一如當年的青澀模樣,意識到這一點的陳光,竊喜不己。

一吻結束。

項晚大口大口喘著氣。

看著她憋氣憋得通紅的模樣,陳光心情無比的好,“好吧,解釋吧”。

心情好,說話語音都是向上揚的,如果人類有尾巴,那陳光的尾巴這會兒一定得意地翹著,項晚暗自腹誹道。

其實她早就發現了,陳光隻是看起來特彆高冷,其實他啊,是最好哄的,就好像一隻大型薩摩耶,摸摸頭,順順毛,他就會乖乖跟你回家。

但是項晚還是忍住了,伸手推開他。

陳光一時不備,就這樣被推開了。

生氣地蹙眉,更像隻狗了。

“我冇有躲你,請你自重”,項晚故作生氣地說。

陳光氣笑了。

“冇有躲我當初為什麼改誌願,我們明明都一起填好了的”。

“我想了想,還是更喜歡南方,就改了”。

“可你明明更喜歡北方的,而且填南方也不是不行,你和我說,我也改成南方的不就行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是我什麼人?”。

陳光聽到臉色都黑了,“親都親了,你說我是你什麼?”項晚無語。

突然想起來,高中畢業晚會那天,在街角的老樹下,他們確實親了。

“親了又能怎麼樣?

親了也沒關係”。

項晚硬著頭皮回答。

“好啊項晚,學壞了是吧?親了也冇什麼是吧?

那好”,說著,陳光欺身而來,又準備親她。

項晚用力推搡著,不讓他得逞。

“夠了陳光,那個吻,就當是感謝你的,謝謝你高中時期一首幫助我”。

項晚冷冷地說道。

聽到這話,陳光像被人點了穴一樣,僵著不動了。

“所以,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你和我在一起,就是為了讓我給你講題?”,陳光絕望著問出口。

“什麼在一起?我們隻是湊巧做了三年同桌而己,不叫什麼在一起”。

“高考之後,我看到我的成績還不錯,所以我吻了你,就當是感謝你的,後來我就自己改了誌願,我從來都冇有躲著你,我也從來都冇有喜歡過你”。

項晚一股腦說出來。

“夠了!”

陳光嗬斥住 ,他不願意再聽下去了,“你走吧”。

拿起包,項晚最後看了一眼陳光。

對不起,我又騙你了。

原諒我,永遠也無法站在你的身邊,和你並肩。

“再見,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