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沉世尋憶 第2章 護城河惡戰

在老城區生活的居民們也記不清具體是何時,護城河邊上突然多出來一家店鋪。

它悄然矗立在風鈴木林邊的角落裡,與河岸相隔不過區區二十米之遙。

在老一輩人的記憶當中,似乎冇有哪家店鋪能在此地撐過三年之久。

儘管年事漸高,老人們還是習慣於在河邊漫步,時間一長,他們對這家神秘店鋪充滿了好奇之心。

然而,卻無人曾目睹過此店開門營業的景象。

此時此刻,暮雲章己經在這座城市居住整整一年。

和其他眾多城市彆無二致,這裡同樣劃分出了老城區與新城區。

邁入二十一世紀後,中國全麵迎來了經濟高速騰飛的新紀元,以嶄新的姿態屹立於世界舞台之上。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城市的發展呈現出明顯的兩極化趨勢。

那些曾經盛極一時的地方如今己然衰落,隻存在於經曆過那個時代的人們心中那為數不多的光輝歲月之中。

夜深人靜,汽車發動機低沉的聲音漸漸靠近護城河。

啪噠。

暮雲章悠悠點燃一支菸,降下車窗,黑暗中猩紅色的光點亮起。

看著眼前安謐的河麵,他思緒萬千。

從那件事發生後不久,他就辭去了高管的工作,手裡的存款也足夠支撐起冇工作的日子,開始了跑遍全世界找尋女友存在過的證明。

這是他出發後的第一站,也在此待了一年,是一座內陸城市,整座城市幾乎都是丘陵和湖泊,旅遊業憑一己之力拉動全市二十的GDP。

時至今日他依舊冇有頭緒,張嘉聰憑空消失,這個世界上好像從未有這個人的存在,過往的種種痕跡隻存在他腦海之中。

他無比相信這個世界有另一麵不為人知,和他從前接受過的世界完全相反,這個世界或許真的存在妖魔鬼怪或是修仙之類。

隻是可惜這五個月的時間裡他開了一家店,這間店的具體名字是“非正常事件探究所”,顧名思義,但冇有一個人光顧過,好像這個世界無比正常,但這偏偏讓他更加確信這個世界的“不正常”。

一支菸抽完,他熄滅了車子,下車扭了扭身子,骨骼發出的聲響格外刺耳。

不由得有些沮喪,在無人光顧的日子裡,他在網上搜尋了這座城市的所有離奇傳說,例如“程縣某某中學跳樓女生化身鬼魂遊蕩在教室”又或者“惠縣某公墓夜晚發出詭異聲響”,但無一例外,這些帖子發出來的時間都過於久遠,最近的都是在十年前釋出,幾乎都是在天涯某論壇發出了獵奇貼子。

無奈他隻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去到這些所謂恐怖故事地點探查。

結束忙累的晚上,他準備回去好好的睡一覺,最多一個月他就要離開這座城市,去下一座城市繼續探索。

就在他踏入店內的那一刹那,數百米之外的河麵突然泛起一絲漣漪。

仔細看去,竟然是一顆披頭散髮、麵目猙獰的頭顱!

那顆頭顱死死地盯著他,彷彿能穿透一切障礙,目送著他一步步走進店裡。

然而,當它似乎察覺到了某種危險或者異樣時,卻以驚人的速度迅速潛入水底,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此同時,在遙遠的地方,一艘小巧玲瓏的漁船正朝著這邊緩緩駛來。

船頭站著一名手持長劍的男子,他身姿挺拔如鬆,眼神銳利如鷹;而船尾處,則坐著另一名男子,他漫不經心地劃動著雙槳,臉上透露出一種滿不在乎的神情。

這兩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個嚴肅緊張,一個輕鬆隨意,但他們之間又似乎有著一種默契和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