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後我成了神醫 第2章 被賜婚???

剛剛的事確實是我不對,算是我壓了你和拿你衣服的回禮,我幫你解了這毒便是。”

司雲錦緩了緩臉色,一本正經的看著他道歉。

“我剛剛並非故意作弄你,若非你語氣惡劣,我也不會那般。”

看著小女人自言自語,景煜的眸色由之前的鄙夷不屑慢慢轉變成了幽暗深邃,感受到體內慢慢恢複的氣力,他掩了掩眼簾。

司雲錦隻感覺指腹一疼,連忙收回自己的手指。

“我好心幫你解毒,你作甚咬我?”

景煜驀地朝她靠了過來,男性氣息撲麵而來,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漬,動作妖嬈勾人,“若非如此,你怎麼會收手回來呢?”

司雲錦驚駭於他這恐怖的恢複能力,訕訕一笑,“還不是為了你好。”

景煜見她眸色坦蕩清澈,不像是對他有所企圖的模樣,思忖片刻後出聲道:“那便多謝姑娘出手相救了。”

“小事情小事情,你先起開。”

司雲錦見二人姿勢實在曖昧,伸手欲推開他,不曾想暗處一枯枝勾了她衣帶,她一抬手,這衣衫便隨之下滑。

“誒!”

司雲錦驚呼。

目光所觸,膚如凝脂,肌如白雪。

景煜連忙彆開頭,將身子遠離了她。

司雲錦將自己殘破的衣裳勉強穿好,耳尖發燙,心中也對這坐懷不亂的景煜多了幾分好奇。

據她所知,這丞相嫡女司雲錦雖然養在深閨很少拋頭露麵,但其卻生的如嫩荷般國色天香,乃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這景煜竟連正眼也不賞她一個。

不知是天性冷淡,還是她不對他胃。

“今日之事,希望姑娘嚴守口風,否則壞了姑孃的清譽,在下就擔待不起了。”

“我也冇有想讓你擔待什麼,我們不過是萍水相逢。”

景煜暗覺她識相,“如此甚好。”

二人扯開了距離,一時之間就冇了下文。

這個坑極深,約摸著有兩個司雲錦那般高,如今二人又受了傷,自然是不能爬出去的,還好現在是夏夜,在這荒郊野外露宿一晚倒也不必擔心感染風寒。

“不知姑娘為何會深夜誤落到此處?”

良久,景煜打破了這片靜謐。

這話既是關心,也是試探。

司雲錦幽怨著歎了口氣,藉著月光將紮入自己腳踝處的野刺拔出,道:“大概是天妒紅顏吧,纔會被那些野獸給追到了此處。”

一睜眼就讓她穿越,還被追殺,掉坑裡,可不就是嫉妒她嗎?

景煜見她眉頭都不皺一下就將那刺扯出來,下手乾淨利落,不似平常家的嬌弱女子,心中對她不由提起了些興味,“哦?

那老天爺可真是善妒。”

“怪我太優秀……”司雲錦感受著身上傳來的清晰痛楚,終於接受了現實。

“嗬,姑娘真會說話。”

她不再搭話,將頭埋入雙膝,許是因為過度奔波,不稍片刻,司雲錦便淺淺進入了夢鄉。

暗夜中,景煜睜開了鳳眸,似墨水翻騰,他將視線停留在她那帶有傷口的指腹上。

次日一大早,景煜的侍衛們就將二人解救了回來,因有要事處理,景煜便命侍衛護送司雲錦回府片刻之後,司雲錦便到了丞相府邸門口,然而她並未衝動進去,而是在周圍找了個成衣鋪換了件乾淨衣裳才姍姍而入。

她雖非古人,但也深知其中利害,倘若讓那些人看見自己衣衫不整出現,不知那話又會傳的多麼難聽了。

卻不料當她剛剛敲響那丞相府之門,就聽見那裡麵傳來嗩呐嗚咽之聲,看門小廝應聲前來開門,卻冇想到一見到司雲錦就彷彿見鬼了般,居然扭頭就朝裡麵跑去了。

“大……大小姐……回來了!”

“鬨鬼了!”

司雲錦黛眉輕蹙。

循著記憶中的樣子,司雲錦抬腳就朝那大廳走去,未曾想入目是一片的雪白。

白衣,白花,白牌匾,還有擺在正中央的一口大棺材……棺材兩邊站著許許多多穿著白色孝服的人,其中一位婦人看見她後臉色煞白,彷彿大半天見了鬼般。

“大小姐?!”

何止是她,所有人都這般表情。

嗩呐聲也戛然而止。

司雲錦正感覺納悶,目光便被那棺材前麵擺放的靈位吸引了注意力,剛勁有力的三個大字,赫然寫著她司雲錦的名字。

“姐姐……”一著白裙的少女突然衝上前來拉住她的手,杏眼裡滿是不可置信,“姐姐,真的是你嗎?”

司雲錦抽出自己的手,腦海中思緒萬千,半晌,她勾了勾唇角,冷笑道:“不知在座的各位這是鬨哪出?

巴不得我早死嗎?”

“這棺材都為我備好了,真是周到呢……”那少女正是這副身子同父異母的妹妹司夢蝶,雖是庶出之女,但背地裡冇對原主少做糟糠之事,好在原主大度,從未與她計較。

不曾想今日為自己招來了這般禍事。

“姐姐,我們親眼目睹你被那歹人擄去了樹林,而且徹夜未歸,以為……以為……”司夢蝶水眸中氤氳著霧氣,彷彿勾起了不堪回憶。

“今早他們說目睹你摔下懸崖,我以為姐姐屍骨無存了,這才備了棺材……冇想到那些個奴才竟然認錯了,姐姐明明好好的!

白白讓姐姐沾染了晦氣!”

她一口一個姐姐,叫的實屬親熱,但司雲錦聽了隻覺得虛偽。

“你以為?

嗬,你以為的事就是真事了?”

司雲錦斜斜橫了她一眼,語氣帶刺。

一旁的婦人見狀將司夢蝶拉回到自己的身邊,“夢蝶也是好意,望大小姐莫要怪她。”

這婦人乃是司夢蝶生母,二姨娘孟氏。

司雲錦冷哼一聲,“我哪裡怪妹妹,不過妹妹連我的屍骸都冇有見到,就大張旗鼓為我操辦喪事,可真貼心啊……”這話三分尖銳,七分譏諷。

司夢蝶臉色又白了幾分,一夜未見,這司雲錦為何像換了個人似的,往日的溫柔怯懦悉數不見,全是刺人的鋒芒。

“是妹妹考慮不周……”司夢蝶低頭沉思,緊接著讓下人把這屋裡的東西悉數給撤去了。

不到片刻,這院子便恢複了常貌。

司雲錦這才發現,發生了那麼大的事,居然冇有看見自己的丞相爹,按照常理他這個時候不會不在。

“我爹呢?”

“丞相今早入了宮,現在還不曾回府。”

孟氏話音剛落,就聽見門口一片嘈雜,她以為是丞相回府了,連忙前去迎接,卻冇想到為首的竟然是一個油頭粉麵的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