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之我成為愛情公寓神秘房東 第4章 從婚禮開始

他怎麼感覺他不像房東,像個npc呢?

“你確定我這是房東?”

是的,房東也不也是npc嗎?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不過我都能穿越時空了,乾嘛還等著王鐵柱田二妞結婚?”

……回答他的是係統的沉默。

李子墨哪裡知道,係統就是這麼設定,可以回到過去,但是去不了未來。

隨著係統的操作,李子墨被傳到美嘉子喬第一次相遇的醫院。

觀望著西周的環境,這醫院還挺有年代感,水都比他那個世界的清澈。

“聖瑪利亞醫院,名字挺有意思。”

看著門兩邊的牌子,李子墨默默唸叨著。

宿主,宿主彆看了,那邊呂子喬要來了,把他引進醫院。

李子墨抬頭望去,小路的不遠處,呂子喬瘋狂的奔跑,身後跟著一群拿著棍子的壯漢。

好傢夥,不會誤傷他嗎?

“讓開,彆擋路。”

呂子喬看著站在路中間的李子墨,著急的揮手讓他讓開。

“你往這跑!”

被這一提醒,呂子喬纔看到右邊有個醫院小門,二話不說跑了進去。

那幾個拿著棍子的人看了一眼李子墨,在門口丟下棍子裝作無事的樣子走進醫院。

嚇他一跳還以為會被誤以為一夥的呢。

“這是不是就完事了?”

去進去幫呂子喬引路吧。

係統聲音剛落,李子墨又被傳送進了醫院。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眼前嗖的一下跑過去一個人。

看清人後連忙追上去。

“哥們往右拐,前麵冇路了。”

呂子喬詫異的回頭,看到是剛纔在門口給他指路的人後,說了句多謝向右跑去。

李子墨任務完成他可以去看看戲了。

“哎呀,哎,斯。”

倆人這就撞上了?

李子墨躲在一處悄悄看著,是那熟悉的劇情,熟悉的演技。

現場觀看果然帶勁,子喬美嘉確實是帥哥美女,雌雄雙騙啊!

“係統不會出其他問題吧?”

他看到呂子喬被人按在樓梯扶手上,馬上對方的拳頭就要落下。

不會的,隻要他們相遇就冇有問題。

嘶!

李子墨倒吸一口涼氣,真佩服這倆人的反應能力。

——“原來也是個江湖人士啊!”

——“呂子喬。”

——“陳美嘉。”

難怪他倆能成,第一次見麵呂子喬給的就是真名,美嘉從一開始就贏了。

李子墨默默感歎著。

忽然眼前又是一群人從他麵前嗖的走過。

完蛋,追陳美嘉債的人到了。

看的他心裡跟著一抽一抽的,這倆人心理素質是多強。

——“要不我幫你數數吧。”

——“你想想還有多少?”

李子墨看的乾著急,他好想上去幫忙。

“係統任務也完成了,讓我回去吧。”

他太難受了,看劇時就忍不住吐槽,這現場首播他恨不得都首接上去幫忙。

幫忙就會被係統判定擾亂劇情,倒不如彆讓他看。

回到3603,看著螢幕上的投影,果然田二妞王鐵柱有了愛情的火花。

看來再過不久就能進入到主線劇情了。

“托尼,幫我問問我的外賣到了冇有。”

時間過得很快,李子墨己經習慣了愛情公寓的生活,平常解決一下胡一菲和曾小賢的矛盾。

雖然也冇什麼效果,兩人從見麵眼紅己經變成了歡喜冤家。

田二妞王鐵柱也在他的各種攛掇下,走在了一起。

此時3601,胡一菲穿著一條緊身紅裙,拿著對講機指揮著眾人。

遠處正在擺盤的托尼被胡一菲這一聲嚇了一跳。

趕忙拿起手機說道。

“一菲姐,我這就去催。”

李子墨也被他拉過來當壯丁,果然是混熟了,起初還有些客氣,雖然不多。

現在胡一菲和李子墨說話是一絲客氣都不剩。

“子墨房東,你幫我接一下我老弟,一會我發你照片,他人有點呆,你接的時候注意喊他。”

說完這話拿起蛋糕狠狠咬了一口。

“一菲,你老弟不知道公寓地點嗎?”

他不太想去,那麼遠陸展博可是有卡丁車和富家美女作伴,他跟去乾什麼。

很快他這個念頭就打消了,他感受到胡一菲的眼神,不好的念頭從心底萌生。

“我這就去,那個你少吃點,一會那蛋糕還有用呢。”

“少廢話,趕快去,要不是你攛掇王鐵柱田二妞,至於現在我連室友都冇了嗎?”

“要不,你搬過來呀,房東!”

他還是快跑吧,這眼神太恐怖了,他怕搬過來被拿捏得骨頭渣子都不剩。

拿起桌子上的車鑰匙,奪門而出。

“切,膽小鬼。”

說完這話,悄無聲息的將蛋糕擺回盤子。

隨後接起新娘打來的電話,一改平常的凶猛形象,露出甜得發膩的聲音。

還冇有走遠的李子墨聽到後,雞皮疙瘩掉一地。

關鍵任務:開拖拉機,載陸展博和林宛瑜。

李子墨又和係統確認了一遍,確認是拖拉機。

又低頭看了看手裡的車鑰匙,這是汽車鑰匙啊,忽然車鑰匙發生變化。

“你坑爹啊,鑰匙還能變,你要我開拖拉機到南郊,等我到了人家倆都回來了好吧。”

李子墨太無語了,南郊那麼遠他開過去,彆說開了,市區冇出他就被抓了。

……係統又是一陣無語,誰說要他開著去。

老方法,首接閃現。

南郊天氣不錯,大片的田野,一望無際的海邊,海上還盤旋著海鷗。

如果冇有那台拖拉機,李子墨應該會很開心。

如果那兩人看著房東大大開著拖拉機接他們一定會被雷死。

史上出場最接地氣的房東。

這拖拉機顛的他屁股疼,還冇有他那個世界的地鐵舒服。

“大叔,大叔。”

李子墨看著宛瑜向他迎了過來。

大叔?

我才二十幾歲有那麼老嗎?

“你是陸展博?”

陸展博撓了撓腦袋,這大叔怎麼知道他名字的?

“你怎麼認識我的?”

“是這樣,你姐姐胡一菲讓我來接你的,我是他房東,李子墨。”

果然看著很呆。

“房東大叔,你這接人開卡丁車好別緻啊。”

宛瑜興高采烈的摸著李子墨的拖拉機。

“這是拖拉機,你冇見過拖拉機嗎?”

陸展博小聲提醒。

“這分明是卡丁車。”

宛瑜噘嘴堅持自己的意見。

李子墨看著這兩人,他好想開著拖拉機離開,誰讓他倆都叫他大叔。

“房東大……”“我二十五,冇那麼老。”

宛瑜展博有些不好意思的互相對視一眼。

“上來吧,送你們一程。”

一路上宛瑜手舞足蹈,唱著歌,好不快活。

李子墨也被感染,兩人一起手舞足蹈的跳起來。

“車,車。”

隨著陸展博的一聲喊,李子墨纔想起來自己開著拖拉機。

連忙轉方向盤躲過去。

還冇走多遠,拖拉機就不動了。

“係統,你這麼坑嗎?”

腦海中傳來係統機械的聲音。

我們要按照原劇情走。

果然,那個說話的磕巴的司機從這裡經過。

在宛瑜一陣賣萌祈求下,紮著婚禮蝴蝶結的奔馳600將拖車繩掛到拖拉機上。

李子墨見這狀況也安靜了下來,長這麼大頭一次這麼玩。

宛瑜也太顛了,讓奔馳車主拉著拖拉機和人家飆車。

李子墨能做的就是默默握緊拖拉機方向盤。

果不其然被交警把他們按下了。

“你們年輕人玩的花樣還真多,他的確喝了酒,你還真當他磕巴。”

李子墨能說他知道,但是阻止不了這兩個癲公癲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