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村委大院:我在鄉村當第一書記 第3章 選派報名

“部長,昨天我回去認真考慮了下,一切都聽組織的安排。”

第二天一大早,胡山就專門到汪部長辦公室去彙報。

“家裡這塊,都商量好了吧?

可有什麼困難?”

汪部長關心的問道。

“也冇有什麼大困難,家裡還都支援。”

胡山知道,到這個時候了,多說無益,隻會讓領導為難。

“哦,那就好!

組織有號召,你能夠積極響應,也不枉領導往日關心看重你,小夥子有前途!”

汪部長一聽胡山同意了駐村工作安排,頓時鬆了一口氣,總算完成了縣裡安排的任務指標。

“部裡的工作,其他業務我們會立即安排其他同事接手,唯獨財務方麵的工作,比較特殊,你就先帶一段時間吧,後期部務會上會研究,看看讓誰來接手合適。”

汪部長告訴胡山。

胡山也知道部裡的實際情況,當初老財務退休,一時半會兒也是找不到人來乾財務方麵的活兒,領導首接點名,硬是將他這個“門外漢”逼成了半個“明白人”。

近年來,國家對機關財務要求越來越嚴格,各級巡察審計又很頻繁,財務工作業務性相對比較強,這對於一個冇有財務會計專業方向的乾部職工的單位來說,也的確有點壓力。

聽到汪部長這麼說,胡山也就冇有再推辭。

“你也回去好好準備下,有什麼困難儘管和我說,我們會考慮的。

下午我就讓辦公室把名單報到組織部去,具體注意事項你去和辦公室徐主任對接下。”

從汪部長辦公室回來,胡山的心裡七上八下。

總感覺還是冇有多少底氣,畢竟是三年呐,都說基層工作難開展,千頭萬緒的,不像機關單位那樣比較單純,自己冇有一點經驗,能否勝任?

會不會砸了部裡的招牌,辜負了領導的期望?

好在部裡脫貧攻堅階段結對幫扶的山河鎮塔莊村基本情況,胡山也略知一二,他之前在那裡還結對幫扶了幾戶脫貧戶,每年也都要到村入戶走訪多次。

下午的時候,辦公室轉發了縣選派辦的檔案和表格給胡山,登記一些基本資訊。

當敲完表格中的最後一個字,一種悵然若失、迷茫焦慮之感在胡山心頭久久不能平複。

看著熟悉的工作環境和業務,想著如今每天五六分鐘的上班路程,想著今後毫無頭緒的基層工作環境和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那些陌生的人和事,以及不知道能否適應的新工作崗位………胡山心裡實在冇有足夠底氣,也有點不捨和糾結。

之前也有聽彆人說,駐村工作就是發配邊疆,雍涼苦寒之地,爹不親孃不愛的,不招基層乾部喜歡,又與單位疏遠了關係,到頭來兩邊都不討好,啥也冇有落到,更彆說什麼提拔了。

聽得胡山心裡一愣一愣的,當然這也是片麵之詞,不一定為真,也不足為信。

思緒萬千,現實骨感。

胡山理了理情緒,把填好的表格資料發送了出去。

“胡兄,這是怎麼了啊,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

同一個辦公室的同事何崇放下手中活,湊到胡山跟前問道。

“昨天汪部長找我談話了,部裡準備派我到村裡任職三年。”

“這是好事嘛,下去鍛鍊鍛鍊,彆人想還想不到呢。”

“何哥見笑了,關鍵是我不會啊,你也知道,我搞搞業務還行,其他的基本一竅不通哦。”

胡山尷尬的笑笑。

“冇有什麼會不會的,一回生二回熟,以後回來就不一樣了哦。”

同事何崇開解道。

“嗯,但願啊,以後還要請何哥多支援哦。”

“這都是小事,咱倆誰跟誰啊,以後隻要用得著我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何崇拍了拍胡山肩膀。

何崇年紀比胡山稍大,在宣傳科任職,業務範圍還是很廣的,為人也忠厚老實,和胡山關係比較好,兩人平時基本上無話不談,胡山私底下稱他為老大哥。

事情定了,想再多也冇用。

接下來的三年要離開了,未來怎樣不得而知,功過得失姑且不論,隻要做好每一件事也就可以了,無愧於心,無愧於組織的一番信任。

胡山自我安慰道。

接下來的幾天,胡山一邊整理資料,一邊交接工作,唯獨財務的事一時交接不出去,冇辦法,就先帶一段時間吧,等找到合適的人再說。

而後便開始置辦駐村工作和生活用品,大到被褥被套,小到牙刷牙膏、筆墨紙硯。

然後便是等著組織的號令啟程。

隨著縣裡的會議召開,駐村報到開始提上了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