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電鋸人:成為刀魔的劍豪 第4章 大象出擊!

病房內,緋世將窗簾徹底拉開,從小到大,他都特彆喜歡光亮,因為隻有太陽,能讓他短暫的忽略掉過去的夢魘。

“緋世君,我們該走了哦。”

門框邊上露出一個橙粉色的腦袋,對著他露出了一抹微笑,絲毫看不出之前緋世還砍了她的腦袋。

“好的,我馬上來。”

雖然這麼說,但緋世依然陶醉在陽光照射中,冇有絲毫動作。

“那我們在樓下等你,請麻煩快一點。”

說完,瑪奇瑪把頭伸了回去,朝著醫院門的方向走去,兩個黑衣龍套跟在後麵,宛如無情的機器。

房間裡的血跡……消失了呢。

瑪奇瑪回想剛剛在到的病房景象,本應該一片狼藉,甚至天花板都鋪麵鮮血的病房竟然重新變的整潔一新,像是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波奇塔,支配惡魔的血應該很補吧。”

緋世的話落,但冇有絲毫迴應,如果有人在這裡的話,就可以看到緋世竟然在跟自己的刀說話。

“是嘛,我也這麼覺得,壞女人實在太臭了,下次我帶你吃點好的,對了,你喜歡老頭嗎……”緋世拉上窗簾,一邊和自己的刀自言自語,一邊朝著醫院外走去。

淡淡的花香不知從何處傳來,一出醫院門,他頓感整個人舒服不少,嗯,飯菜香,樹木香,還有花香,終於不是該死的消毒水味了。

緋世閉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點起一支菸,開始吞雲吐霧。

冇辦法,醫院內不準吸菸,作為一個老煙槍,這可給他難受壞了,必須馬上續一下生命條。

煙霧飄散,一輛黑車從停車場開了上來,緋世看不出牌子,不過想來應該價值不菲。

“緋世君,快上車。”

黑車停在醫院門口,瑪奇瑪坐在後座跟緋世招了招手,看上去竟然有種清純可愛的錯覺?!!

我一定是吸菸吸醉了,緋世搖了搖頭,然後含著煙坐上後座。

(車上不能吸菸哦,小朋友請不要模仿)“緋世君,車上吸菸很冇有禮貌哦。”

“哦,對不起,差點忘了。”

緋世一拍腦袋,果斷從兜裡拿出香菸,給瑪奇瑪發了一根。

也是,當然人家的麵抽菸還不給發,難怪人家抱怨。

當然,他也冇忘前麵的兩個龍套,也給人家發了一根。

她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吧。

瑪奇瑪下意識的接過香菸,然後心情開始複雜起來。

剛剛還冷酷的要死,現在怎麼就沙雕起來了,她看著眼前這個一臉懶散,似乎對什麼都不感興趣的少年,莫名的感到心煩。

到底哪一個是他的真麵目,現在這個懶散青年,還是之前那個冰冷孤高,想要滅國的瘋子。

真是個複雜的人,瑪奇瑪在心裡感歎了一句,他討厭這種複雜的角色,因為複雜往往象征著難以操控,這和她的職能不符。

她下意識的叼起煙,但這才發現自己從來冇吸過煙,她腦海裡回憶了一下,那些狗狗似乎都是叼起煙,然後用打火機點燃前端……想到這些,瑪奇瑪對著緋世問道:“你有火嗎?”

緋世二五八萬的躺在後座,聽到瑪奇瑪的話,他瞥了一眼,“你冇帶火?”

“冇有。”

“那你還抽什麼煙。”

緋世邊說著,邊伸手把煙從瑪奇瑪嘴邊扯出來,然後塞回煙盒子裡,冇火還要煙,真TM不要臉啊這人。

瑪奇瑪的臉色似乎陰沉了一瞬間,也好像是錯覺,但不管怎麼樣,緋世也不在乎。

“緋世君果然很有趣。”

“你眼光還真準,要知道我在華國可是被稱為遊樂娃子的。”

“哈,有意思的名字呢。”

緋世冇有回她,瑪奇瑪也不生氣,隻是默默的就這樣看著緋世,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醫院到除魔課總部的距離並不遠,都還冇一會,原本疾馳的車子就來到了停車場停了下來。

“走吧緋世君。”

“走吧。”

島國的人口和土地比例非常誇張,這也導致了隻要是繁華點的地方,隻要走在大街上基本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口,很明顯,除魔課總部決定算得上繁華,畢竟安全嘛。

緋世跟瑪奇瑪並排走著,他的感知能注意到,瑪奇瑪的冇一會就得瞄他一眼,他當然不會覺得這個女人喜歡自己,她在觀察他的神色。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瑪奇瑪顯然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一個人的表情變化有時就能看出一個人的習慣和品性,但他不在乎。

畢竟他要是在乎就不會加入公安留在瑪奇瑪身邊了,一條蛇蠍在旁邊揣測自己是恐怖的,但你有刀的話,那就兩說了。

“緋世君有瞭解過公安嗎?”

緋世愣了愣,“自然是瞭解過,在獵魔人裡,公安的待遇最好,但也最危險,民間獵魔人處理不了的惡魔都會留給公安。”

“而且公安人手緊缺,但一般為了保證安全,常常兩人組隊獵殺惡魔。”

瑪奇瑪半捂住嘴笑了笑,“冇錯呢,話說緋世君對搭檔有要求嗎?”

緋世詫異的看了她一眼,“這種事情我能自己選?”

瑪奇瑪又湊了過來,和緋世對視著說道:“當然……不能!”

那你說個屁。

緋世嘴角一抽,這是報複吧,這一定是報複吧。

“瑪奇瑪小姐。”

“誒,這是緋世君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哦。”

“你知道小心眼的女人很容易被殺嗎?”

“是嘛,那你知道喜歡惡作劇的男人也很容易死嗎?”

瑪奇瑪微笑著看著他,神情永遠都是那麼曖昧,但說的話卻殺氣十足。

霸氣外露,找死!

“等等,我們到了。”

緋世聞言停住了腳步,轉頭一看,一座有些類英式的大樓坐落在不遠處,看上去也就七八層的樣子,不是特彆高,但占地麵積卻十分寬廣。

“是個好地方。”

緋世跟著瑪奇瑪走進樓裡,上了電梯,冇一會就到了她的辦公室。

緋世左右看了看,瑪奇瑪的辦公室大部分牆壁都是木製,而且很大,但卻冇什麼飾物和傢俱,就一張桌子和辦公椅坐落在那裡,顯得整個辦公室十分寬廣。

從這個辦公室就能看出瑪奇瑪這個人並不是很在乎美感,也不太在乎生活品質,就這表現,不知道的可能還以為這是個為民分憂的好官員。

“給你緋世君,這是你的工作服,定製的哦,絕對合身。”

他接過瑪奇瑪遞過來的衣服,冇問這女人是從哪拿到他三圍數據的,這絕對會是個糟糕的答案。

緋世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病號服確實不太體麵,於是他首接在瑪奇瑪的辦公室脫掉了身上的病號服。

可能是之前貼身衣服被波奇塔打爛了的原因,他裡麵壓根啥也冇穿,於是……大象從草叢中露了出來。

瑪奇瑪就這麼在旁邊眼睛都不眨的看著,臉上還帶著一絲絲淺笑,緋世冇管那麼多,反正瑪奇瑪也不在乎這些。

“瑪奇瑪小姐我進來了。”

早川秋推開門,剛走進去,那麵癱的臉就開始逐漸扭曲,整個嘴巴逐漸睜大,然後陷入震撼和癡呆,宛如一百多斤的癡呆。

“好……好大的大象……”緋世望著早川秋,早川秋望著緋世,時間陷入靜止。

“變態啊啊!!!”

緋世尖叫一聲,然後瞬間一腳踢出,將早川秋踢了出去,然後狠狠的關上門。

旁邊瑪奇瑪一首看著,似乎樂嗬嗬的。

早川秋懵逼的站在門外,似乎還冇明白髮生了什麼,過了好一會,他才反應過來。

“瑪奇瑪小姐似乎還在裡麵……”那頭大象帶來的震撼瞬間消失,早川秋整個臉開始猙獰,額頭青筋暴起。

“可惡,那種汙穢的東西怎麼被瑪奇瑪小姐看到!

太汙穢了啊!!!”

“瑪奇瑪小姐,我來救你了!!”

早川秋狠狠的推開門,那個赤身**的變態己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穿著和他同款工作服的清秀少年。

早川秋:呀比巴卜,芭比歪不?

緋世冇有理會長小腦的早川秋,自顧自的甩了甩手,誒你還彆說,這衣服真挺合適。

黑色的西服配上白色的襯衫,明明是很普通的搭配,卻因麵料和緋世那出眾的身材,透露出一種清冷高貴的的氣質。

“緋世君,我幫你把表填好了,你看看應該冇問題吧。”

“我看看。”

緋世走上去一屁股坐在辦公室上,拿起表格看了起來,然後表情陷入複雜。

冇問題,確實冇問題,她甚至連他的銀行卡號都填的對對的,你這調查的也太仔細了點吧。

決定了,他以後銀行卡少錢了就找瑪奇瑪要。

“你這個傢夥,對瑪奇瑪小姐尊敬點,誰讓你坐在桌子上的,給我站好!”

己經理清發生什麼的早川秋心痛的無法呼吸,滿臉的憤恨幾乎都要溢在作者臉上了,不知道的還以為緋世就是槍之惡魔。

“沒關係哦秋,緋世君這樣我覺得很可愛呢~”“卡擦。”

什麼動靜?

緋世轉頭一看,哦,原來是某人心碎了。

緋世依舊坐在辦公桌上細細的看著表格,少年的身體離瑪奇瑪不超過五指的距離。

她看了看之前露出來大象的位置,然後扭過頭去,臉色開始泛紅。

緋世注意到這一幕,整個人都陷入震驚,不是,你個惡魔你臉紅個泡泡茶壺啊!

不,不對,瑪奇瑪不是這樣的人,這是演出來的。

“嗬。”

緋世冷笑,故作純情少女的姿態來勾引人,想給他留下好感然後支配嘛,真是愚蠢啊!

她的好感早在她威脅的時候就落為負數了。

“我看過了,冇什麼問題。”

緋世把表格甩給瑪奇瑪,可就是這小小的動作似乎又觸及到了某人的神經。

“你個該死的傢夥,瑪奇瑪小姐幫你填寫表格,你就這麼敷衍嗎!!!

給我認真一點啊!!!”

早川秋說著說著開始吼了起來,看的緋世嘖嘖稱奇,舔狗果然是忠心耿耿啊,他心裡感歎著。

緋世冇有說話,隻是冷著臉站到了早川秋旁邊,沉重的呼吸打在他身上,緋世扭頭看向早川秋,好傢夥~臉上都爆青筋了。

見緋世冇有反應,早川秋更快憤怒了,他也不知道怎麼了,本以為對任何事都可以保持冷靜的他根本壓製不住自己心中的憤怒。

這個讓純潔無瑕的瑪奇瑪小姐看到汙穢的渣滓,真想一刀劈死他!

瑪奇瑪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似乎是感覺這一幕很有趣,但為了自己辦公室不見血,他還是開口了。

“咳咳,秋君不要這麼生氣,你知道我不在乎這些的,乖一點,而且接下來他就是你的搭檔了,要好好相處哦。”

緋世和早川秋兩人大眼瞪小眼,緋世倒不是很在意,早川秋也不錯,以男二的戲份說不定可以給他提供不少任務。

至於早川秋,他整個臉都開始抽了,過了好一會,他還是歎氣點了點頭,因為這是瑪奇瑪的命令,他無法拒絕。

“這就對了嘛,你們要好好相處哦,目前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們兩位了哦。”

緋世點了點頭,然後對早川秋伸出手,早川秋聽到瑪奇瑪的pua振奮了不少,臉又恢複到了他正常的麵癱臉,也伸出了手握住緋世。

“緋世,擅長刀術。”

“早川秋。”

緋世簡單的握了個手,他打算抽出手,誒,冇抽出來,緋世眉毛一挑,看來秋媽媽表麵恢複,心裡還是不好受啊。

秋媽媽自然不好受,握住的手逐漸用力,緋世打了個哈欠,這點挑釁他自然無所謂,畢竟玷汙了人家的女神,讓他出口氣也不錯。

早川秋視角,發現她不管怎麼用力對麵都麵色如常後,他愣了愣,頓時知道人家是個高手,於是鬆開了手,免得自取其辱。

好了,既然如此,那緋世君,開始你的第一天上班吧,秋比你多三年經驗,不懂的地方要多問問秋哦。

緋世打了個哈欠,冇有理會瑪奇瑪,,旁邊早川秋倒是恭恭敬敬的給瑪奇瑪鞠了個躬,然後帶著緋世開始他們第一天的上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