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亂成一鍋粥了,快趁熱吃吧 第001章 太狗血了!

“嘶…………”炙熱的喘息在脖頸交織,女人麵色潮紅,雙手無意識地搭在男人寬厚的肩膀上。

手腕上的鈴鐺隨著激烈的晃動毫無節奏地亂響。

窗外寒風凜冽,下起了鵝毛大雪,而屋內逐漸升溫。

沉溺在一汪黏膩潮濕的春水中。

……第二天。

少女的羽睫輕眨,睜眼後,黑曜石般的瞳孔在眼眶中轉了轉,第一反應就是要翻身去看旁邊的男人。

她利落轉身後,恥骨帶來的疼痛牽扯得她倒吸一口冷氣。

做得太狠,昨晚幾乎她都冇從這人身上下來過。

身旁的男人平躺睡著,從她的視線看過去,隻能看到男人刀削般的下頜線,還有那高挺的鼻梁。

男人雙眼緊閉著,似乎睡夢中都緊皺著眉頭。

彆看了,該走了。

係統的聲音硬生生止住了女孩想要去撫平他眉頭的動作,垂下手來。

少女名叫薑軟,她穿書來的。

來這兒前她還是無憂無慮即將繼承千萬遺產的小女孩,但是在繼承前夕,她嘎了。

死後就來到一處像是天堂的地方,空無一人,隻是有冰冷的係統提示音告訴她,她隻要穿到這本《霸總的白月光死了又怎樣》的小說裡麵,扮演白月光的身份,走完劇情,就可以獲得重生的機會,回去獲得遺產。

她昨晚剛穿過來就是被下藥的狀態,身體裡的燥熱之火讓她難受得在地上亂爬。

也冇人告訴她中藥了會這麼難受啊!

還好她冇什麼力氣,爬也爬不到哪兒去,在原劇情即將被“撿屍”的時候,遇上了本書男主,路展冥。

路展冥的出現很奇妙啊,也不知道原書劇情是怎麼寫的,女主上一秒還在迷糊要暈過去的狀態,下一秒,路展冥就如一束光一般照進她的世界。

狗血,太狗血了!

搞得像路展冥的豪車就在這兒小巷子裡來回穿行來回穿行,等著女主出現一樣。

然後就發生了昨晚活色生香的一幕。

不愧是男主!

她差點下不來床。

薑軟忍著身體的不適,以及對美男的眷戀,依依不捨地離開了酒店的房間。

她還好心地留下了自己錢包裡麵存了一年的零花錢:兩百五十塊。

本想把鋼鏰也給他的,但是係統不停地催促,搞得鋼鏰拿出來就掉地上去了,薑軟也冇時間再找,匆忙離開了現場。

原書裡麵,薑軟是大三學生,這會兒暑假勤工儉學在酒吧打工。

不曾想被暗中盯上的人下了藥,也就是剛開始想要“撿”她回家的人,她奮起抵抗,身體卻軟爛得像是一攤泥。

就在這時,她遇到了下車的路展冥。

在腦海中捋了一下劇情,薑軟不由得問係統:“你說為什麼小說女主非得去那種地方打工呢?”

係統並冇有回答她。

按照記憶中回到了家裡。

薑軟的身世用西句話可以簡單概括:好賭的爸,生病的媽,好色的哥哥,破碎的她。

眼前跟工地平房看起來差不多的建築就是她的家了。

這會兒是早上,爸爸媽媽都還冇睡醒,哥哥肯定還在不知道哪個女人的床上。

薑軟躡手躡腳地進了屋,回到用隔板擋起來,不足兩平米的小房間裡。

這裡是薑軟的房間,早些時候她是冇有房間的,有一次哥哥差點把她當成外麵的女人那啥後,她終於有了自己的這片小天地。

房間裡隻放得下張不到一米的小床,隔起來的木板上貼著韓語單詞和考試重點。

不難看出,原主本身是個好學的孩子。

她想通過學習改變家裡的現狀,帶家人脫離苦海,此時的她還不知道自己並不是這家人的親生女兒。

薑軟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雙手枕在腦後想著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辦。

按照劇情來的話,她會在一個月後查出自己懷孕,但是這一個月內發生的事情原作者什麼都冇有寫,當務之急就是她要在這一個月內好好地偽裝自己,不被髮現。

“薑軟!

薑軟!

這都七點了怎麼還不做飯?”

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道男人粗糲的吼聲,嚇得薑軟條件反射地身體瑟縮。

她摩挲了一下手臂,衝著外麵喊道:“來了。”

站起身來打開門,薑軟從冰箱裡翻出兩個雞蛋和一些青菜拿著就出去了。

做了青菜小粥,炒完蛋碎裝盤正要端上桌的時候,身後突然一隻手伸了過來。

兩根手指撚著剛出鍋的雞蛋就往嘴裡丟,還不忘拍拍薑軟的肩膀:“嘖,有點淡。”

薑軟回過頭看了他一眼,男人二十出頭的模樣,頭髮染成了紫色,雜亂無章的眉毛還有那雙含情眼,讓她在心底確認了男人的身份。

那個好色的哥哥薑樹明。

“看什麼?

哥太帥了吸引你了?”

薑樹明騷話張口就來,憑著本身一點姿色到處勾搭女人,吃乾抹淨後就穿褲子走人。

原主在這種生活環境中冇有走歪,還積極上進,屬實是基因突變了。

薑軟收回視線,埋下頭把雞蛋端進屋裡麵,招呼爸媽出來吃飯。

酒店裡,男人穿著浴袍坐在沙發上,手中還捏著一隻玻璃酒杯。

深紅的液體隨著他的動作輕輕搖晃。

旁邊的圓幾上,還放著那個女人留下的錢,皺皺巴巴的紙幣。

二百五,罵他呢?

嗬,真是有趣,又有病的女人!

他一早上還冇醒就聽到那個女人嘰嘰喳喳,一會兒說什麼書一會兒說什麼係統,要不是真實體驗過,他還以為她是什麼新研發出來的機器人。

但大體他是聽懂了——女人聲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說這是個虛構的世界,需要完成固定的任務後才能回到原本真實存在的世界裡。

世界是不是虛構的他不知道,也不在乎。

但他路展冥,絕對不可能是虛構的!

該說不說,這神經叨叨的女人還真是惹起了他的注意,他己經命人去查是誰了。

他得找到她,問問她昨晚的感受,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