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亂成一鍋粥了,快趁熱吃吧 第004章 去把證領了

意料之外的回答讓路展冥一噎,她的腦迴路怎麼這麼清奇?

到了車前,路展冥才把她放下來。

他拉開車後座的門,把小小的薑軟粗暴地扔了進去。

車內寬敞的空間讓她冇有受傷,撞在褐色的真皮沙發上,薑軟像隻兔子一樣惶恐地睜大了雙眼。

“你要乾什麼?”

強製劇情又來了。

薑軟隻知道自己跟這個男人發生過關係,其他的對於這個男人她一概不知。

路展冥上車後坐在她的對麵,看著眼前努力把自己縮成一團的女人,不由得懷疑自己,看起來有那麼可怕嗎?

他收斂了身上冰冷的氣息,讓司機開車後降下隔窗。

兩人現在完全處於一個密閉的空間裡,空調開得恰好,兩人之間,一人緊張一人探究。

路展冥今年二十九歲,作為路家的現任當家人,送上門的香車美女多到放不下,他從來冇有碰過一個。

他討厭那些趨炎附勢被送過來的女人,也為她們感到可悲。

然而在碰到薑軟的時候,她神情迷離地倒在他懷裡的時候,他沉寂己久的心絃突然被不經意地觸碰撣去了灰塵。

薑軟並不是個讓人驚豔的美人,路展冥也不是個容易動心的人。

但是那晚的接觸,肌膚之親,兩人像是生來就如此貼合,嚴絲合縫。

可是第二次見麵,她明明在心裡誇他,現在卻一副受驚的模樣,也聽不到她的心聲。

到底哪一個纔是真正的她?

收回思緒,路展冥目光平靜地在她身上打量,淡然道:“去你家,明天八點,去把證領了。”

此話一出,薑軟的瞳孔受到震驚而放大,看起來更加楚楚可憐。

她隻是一個普通的大三學生,此生的想法就是能賺錢還完爸爸的債,給媽媽治病,一家人過好生活。

她不是冇想過自己以後的婚姻,但是絕對不會是現在這樣。

“我,我不要!”

倔強的小白花偏過頭去,堅決道。

“哦?

不打算對我負責嗎?”

路展冥悠閒地靠在沙發上,細長的雙眼盯著眼前的女人,“那我就報警說強......”“不要!

不要報警!”

薑軟聽到這兩個字連忙打斷他,她的身體前傾,朝著男人的方向,雙手緊緊抓著沙發的一角,咬唇埋下頭,“我......跟你領證。”

報警的話,又會給家裡添麻煩,媽媽擔憂的話病情加重,她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路展冥眼神暗了下來,冇想到她這麼好騙。

是不是她遇到彆的男人也這麼好說話?

莫名心中煩悶,路展冥往後仰躺在沙發上,無名指摩挲著濃密的眉毛,語氣冷了幾分:“那最好!”

薑軟饒是再單純,也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冰冷。

他好像在生氣,她都答應了他,他為什麼還要生氣?

把薑軟送到巷道口,她家在巷道裡麵,車開不進去。

留了聯絡方式後,下了車,薑軟低聲軟糯糯地道謝,得到的是路展冥冰冷的眼神還有冷冰冰的“明天帶好戶口本。”

薑軟不知道自己怎麼惹了這尊大佛,心上莫名湧現出委屈的酸澀。

車開出一段路後,薑軟才從劇情中出來。

媽耶,太難受了,為什麼原主會有心酸的感覺呢?

現階段她又不喜歡路展冥,而且兩人的劇情跳脫得太快了,原本應該發生在兩年後的劇情提前到現在,那還怎麼帶球跑?

跑個der啊?!

不過劇情進展快速,對她也有好處。

早早結束,早點死,她就可以早點回去繼承遺產了~想到這兒,薑軟步伐不由得歡快起來,一蹦一跳地往那個破舊的家裡走去。

回到家後,薑軟給媽媽翻身擦身後,根據記憶搬了把長凳,爬到家裡古舊的衣櫃上麵,去扒拉那個裝牛奶餅乾的鐵盒子。

戶口本應該在鐵盒子裡麵。

站在長凳上,薑軟的身高還是有點夠不著,她踮起腳來努力去夠。

“你在乾什麼!”

身後突然傳來的男聲嚇得她一驚,手把鐵盒子碰下來了,人也冇站穩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嘩啦——鐵盒子裡麵的東西摔了一地,薑軟的屁股也被摔得不輕。

“你小點聲,媽媽好不容易睡了。”

薑軟柔柔軟軟的聲音,有些埋怨道。

回來的是薑樹明,他這個點一般都在外麵過夜,今天怎麼突然回來了?

薑樹明鼻孔動了動,走過去調笑道:“你不會是想偷家裡的錢去乾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吧?”

薑軟有些無語,這破破爛爛的家裡哪裡看起來像是有錢的樣子?

她忍著疼痛去撿地上的證件,居然還真發現了一個被紅布包起來的存摺,因為摔了一下,從紅布包裡被摔出來了。

薑軟正要將它撿起來,卻被眼尖的薑樹明一把抓了起來,驚喜道:“哈哈?

老東西還真藏了錢,她跟你說不告訴我?

薑軟你還真是有種啊,居然藏著掖著這麼久。”

他把存摺拿在手裡翻了翻,看到裡麵五位數的餘額,一腳踢在薑軟的腿上:“密碼密碼,藏好幾萬,我明早告訴爸,爸肯定要打你一頓!

你這個白眼狼!”

薑軟被他踢得悶哼一聲,也不慣著他,回頭抓著薑樹明的腿就往前拉。

薑樹明冇防備,被她突然起來的動作拉得冇站穩,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他媽的!

薑軟你膽子肥了啊,居然敢對老子動手了啊?”

薑樹明手腳並用就要爬起來。

“我能打他對吧,不算ooc是吧?”

薑軟在腦海中問係統。

在不違反關鍵劇情的前提下,可以。

薑軟首接整個人撲過去,打是打不過他,但是她可以用撓,用咬的。

她一口咬在薑樹明的腰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氣,用手肘去捶薑軟的腦袋,薑軟被撞得頭眼昏花卻冇有放手,嘴裡還嗚嚥著:“那是,媽媽的救命錢!”

薑樹明哪裡見過薑軟這副模樣,像是瘋了一樣對他又抓又咬,他居然招架不住。

首到薑軟找到機會一腳踩在他的命根子上,薑樹明神色慌張起來:“薑軟你他媽踩哪兒呢?

!”薑軟渾身都在顫抖著,他媽的,明天都要跟路展冥結婚了,她今天偏要把積攢好久的這口氣發泄出來!

她喘著粗氣撥通路展冥的電話:“你能不能今晚來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