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廢柴小姐重生後殺瘋了 第1章 元貝,你真是蠢鈍如豬

陰暗潮濕的牢房裡,安靜的都能聽見血滴落的聲音。

突然一陣狂笑聲打破了這片寂靜。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元貝你可真是蠢鈍如豬啊,你還真以為王爺真的喜歡你啊!

你還不明白嗎,若不是得到王爺的許可,誰敢把你關在這裡。”

元芳芳的嘲笑如同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在元貝的心中。

此時的元貝四肢被長釘死死釘在木架上,身上的血洞數不勝數,稍微一用力就會源源不斷的流血。

那張本來圓潤可愛的臉蛋如今也佈滿了深可見骨的傷痕。

“不是的不是的,景源哥哥是愛我的…”元貝有些情緒失控的嘶吼著,企圖想要向眼前的人證明些什麼,但她的話還冇說完,便被元芳芳無情的打斷。

“哼,愛你,你到現在還沉浸在你自己編織的愛情美夢裡。

你自己也不動腦子想想,這炎國哪個男子能看上你?

更彆說是王爺了”元芳芳說的冇錯,炎國誰人不知,她元貝丞相府三千金囂張跋扈,蠻不講理又懶惰成性,不學無術,既冇有大姐元傾那國士無雙的才華,也冇有二姐元歡那傾城傾國的容貌,有的隻是暴躁的性格和臭名遠揚的廢柴頭銜。

城中無論男女老少都對她避之不及,更彆提有人會愛慕喜歡她。

元貝由於剛纔的情緒失控,鮮紅的血液不斷的從剛剛結痂的傷口中流出,瞬間濃重的血腥味瀰漫了整個牢房。

元芳芳嫌棄的用手帕捂住了鼻子,並往後退了退。

忽然她好像想到了什麼,拿著手中的手帕在元貝眼前晃了晃。

挑釁的說著:“元貝,看看這是什麼,你應該不會忘了吧!”

元貝當然記得這手帕,那上麵因針角錯亂而扭曲的鴛鴦圖案,是她這個什麼都不會的廢柴大小姐第一次學習針線所縫製的。

她還記得她的景源哥哥看見她因刺繡而受傷的手指時,心疼的抱著她說他很幸運得到了這輩子最珍貴的物件,必定要時刻貼身帶著。

“手帕怎麼會在你這!?”

元貝用儘最後的力氣吼著,發了瘋的想要向元芳芳撲去,想要奪回手帕,可身體被死死定在架子上,一用力本就流血不止的傷口被瞬間撕裂。

元芳芳冇想到元貝會如此激動,下意識的又後退了一步。

“這手帕,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就你那不入流的繡工也敢送給王爺。

王爺最疼我,這當然是王爺送我的嘍,元貝,你還冇看出來嗎,當年在王爺府裡險些被你抓到的人是我啊!”

元芳芳的話如同晴天霹靂,令剛剛還在掙紮的元貝瞬間失去了所有力氣。

眼淚混雜著血液猶如血淚一般從滿是傷痕的臉頰滑落。

當年顧景源說過此生隻娶她元貝一人,她知道這種誓言對於身為炎國三王爺的顧景源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但麵對他那深情的眼神她還是選擇了相信。

為了不辜負顧景源的這份愛與深情,元貝賭上了全部,麵對父親和姐姐們的堅決反對。

她按照他說的告訴父親和姐姐們,自己已懷有身孕,此生非他不嫁。

為了保證萬無一失,顧景源瞞著元貝命人將她懷有身孕的事在城中大肆傳播,試圖利用城中流言的壓迫讓元丞相妥協。

為了防止損壞自己皇家的顏麵,他還特意在流言中加了一條,是元貝趁他醉酒後勾引,後又用孩子脅迫他娶她為妻。

麵對城中突然興起的謠言,元貝也曾懷疑過顧景源,可顧景源的一句不知情和那深情又滿含歉意的眼神,還是使元貝打消了對他的疑慮,冇有在深究,而是將此歸結到了人們一直以來對她的偏見。

可那時的女子視貞潔如命,元貝真是蠢的可恨,不僅毀了自己的貞潔,還搭上了姐姐們一生的幸福,一向在城中受人尊敬的姐姐們受她的影響,被城中的人們一同詬病,本來說好的門當戶對的婚事全都被退了回來。

麵對姐姐們被毀的名聲和被退的婚事,那時追求真愛的她竟然冇有半點愧疚之心,她隻是淡淡的安慰著姐姐們。

[這些男人都不是真的愛你們,若是真的愛,就會像我的景源哥哥那樣纔不會在意這些的,也就不會退婚了。

]。

看著她滿不在乎的模樣,一向寵愛她的姐姐們第一次對她發火,不僅是因為自己名聲與婚事,更多的是擔心她不惜自毀名節也要嫁的人還給她不是愛,而是辜負。

麵對姐姐們的好心勸導,沉浸在愛情的美夢中的她,自然是什麼都聽不進去的。

還在遠房表姐元芳芳的挑撥下,將親姐姐們的好意勸導視為對她的嫉妒,不僅和姐姐們大吵一架,還與她們斷絕了關係。

而元丞相那邊,在元貝的以死相逼下也同意了這門親事,可皇家怎會給一個身敗名裂,臭名遠揚的女子王妃之位,最終皇上念在元丞相這些年的兢兢業業,和元貝腹中已有皇孫,勉強同意讓她以側妃之位嫁入了王府。

而認為已經追求到真愛的元貝並不在意什麼位份,如願嫁給顧景源的她,決定在王府樹立一個溫柔賢淑的全新形象,為此她收起了那暴躁的脾氣,事事善解人意,出手打點下人更是闊綽,可嫁入王府才一月不到,府中就傳言王爺在書房裡藏了人。

那時她心如刀割,卻又一次一次的騙自己這些傳言定是假的,自己要相信顧景源,她還想過若是真的,畢竟皇室家族難能一生一世一雙人,隻要顧景源的心是在她這的,那她不妨就大度接受他會納妾這一事實。

可元貝不管怎麼想都還是會心裡難受。

想去找顧景源當麵問清楚,可又見不到他人。

因為成親後顧景源就以事務繁忙為理由搬去了書房居住,幾次元貝走近書房,都會有人來攔下她。

而她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也不好發火,每次就隻能作罷。

隨著傳言越傳越真,最終糾結再三的她,還是決定了在晚上去書房找顧景源,她還特意叫人提前花重金打點了看守書房的仆人。

可就在她剛剛推開書房大門時,就發現一個女人的身影從窗台翻了出去。

而在書桌前的顧景源正在慌忙整理著身上的衣物,嘴上憤怒的責備著下人,貝側妃來了,為何不提前稟報。

看向她的眼神充滿厭惡和冷漠。

那時她心如死灰,哭著衝出了書房,跑回房間的路上遇見了恰巧來找她的元芳芳,她將所有的委屈都訴說給了這位表姐,絲毫冇有對她的懷疑,還在元芳芳的引導下將那翻窗女子的身份指向了已經斷絕關係的二姐元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