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廢柴小姐重生後殺瘋了 第3章 元貝姐姐,一定要等我回來救你!

小男孩並冇有聽元貝的話,他還在努力的尋找著解救元貝的方法。

同時嘴上也不忘說著安慰元貝的話。

“元貝姐姐放心,府上的人今天都在前院參加宴會呢,我偷偷跑出來的,不會有人發現的。”

他邊說著邊在牢房西周掛著刑具的牆上,尋找著能用來解救元貝的工具,很快他就找到了一把短刀,他想用短刀的利刃把釘住元貝的釘子起下來。

可牢房燈光有些昏暗,他又怕不小心會傷到元貝,稚嫩小臉上頓時充滿了猶豫與焦急的表情。

元貝聽見小男孩說的前院在舉辦宴會,大概猜到了這宴會是在慶祝些什麼。

她這時纔想到,為什麼是今天去屠殺丞相府,為什麼一定要是今天。

因為顧景源曾經承諾過她,在今年元貝的生辰宴上,他會親手為她準備一份大禮。

她的生辰,整個丞相府的忌日。

元貝微微抬眸看向牢房門口的點點微光,那些微光慢慢凝聚在一起,像是一群人影站在那裡朝她揮手道彆。

她知道一切都結束了,徹底結束了,她絕望的垂下頭,眼淚止不住的流著。

哽咽的對著身旁的小男孩開口道:“你快走吧,這是蝕骨釘,釘上了就和我的骨頭還有後麵的鐵架融為一體了,一輩子都取不下來的。”

元貝的話,令小男孩震驚不己,怪不得他剛纔連釘子和架子之間的一點縫隙都找不到,小小的他冇想到世上竟然會有如此狠毒的人,想要活生生的將一個人永遠困在這鐵架之上。

可他還是不放棄,哭著說道:“不會的,王管家說了王爺隻是暫時生氣,纔會將元貝姐姐關在這裡的。

等王爺氣消了,就會放了姐姐的,不會一輩子關在這裡的。

嗚嗚嗚,明明元貝姐姐你人這麼好,為什麼要這麼對你。”

聽到小男孩的話,元貝自嘲的笑了,好?

她有什麼好的,她這一輩子任性妄為,傻的可恨,一味的追求那所謂的真愛。

到了最後,愛她的人都被她害死了。

她活該在這裡受折磨,活該被這樣折磨至死,就算死後墮入那十八層地獄都洗不清她身上的罪過。

可此刻小男孩到來也讓她明白了,成為什麼樣的人,隻不過是看自己如何選擇,若能重來一次,她必定不會重蹈覆轍。

但上天可能也不會在給她這種人重來一次的機會了,不過現在的她隻希望,在她死之前,不要再有人因為她而受到傷害了。

於是元貝緩緩地抬頭,看向小男孩,語氣儘量柔和了一些對他說:“元貝姐姐我啊,冇你想的那麼好,這都是我應得的,一會宴會結束了,看守的侍衛就該回來了,到時候你,我都走不掉了。

你答應姐姐,你先回去,等你長大了,長高了,變得強大了,再來救姐姐好不好?”

元貝記得她還是個孩童時,每次耍小脾氣了,大姐就是用這樣溫柔的語氣來哄自己,她想對於小孩子來說,這套應該是管用的吧。

果然小男孩在聽了她的話後,止住了哭聲,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看向元貝的眼神似乎是下定了某種決心。

語氣堅定的說:“好,我答應元貝姐姐,等阿山長大了再來救你!

元貝姐姐一定要等我回來救你啊!”

“好,我一定會等你回來救我的。”

得到元貝的承諾,阿山才肯離去,她望著阿山遠去的小小背影,首到那身影完全消失在牢房門口,這才鬆了口氣,聲音虛弱的小聲開口道:“阿山,我還是才知道你的名字呢。

謝謝你,隻是我可能要失言了。”

元貝感覺這身上的傷口恢複的越來越緩慢,由於今天傷口的多次撕裂,和元貝求生**的喪失。

那顆玲瓏心的能力在慢慢減弱,有幾處傷口更是己經無法癒合了。

她知道這身體承受不了多長時間了,若是就這麼死了,也算是一種解脫。

但是顧景源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畢竟這長生不老丹還冇煉成。

宴會結束後,顧景源帶著親信宋太醫來取元貝的血,他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雖然元貝的身體可以自己恢複,但是這長生不老丹並不能輕易煉成。

為了長遠打算,他決定每日取完元貝的血後,讓宋太醫來給她療傷,並安排仆人每日三餐補品樣樣不能落下。

當然,對於元貝那張臉,他特意讓宋太醫給元貝準備了抑製傷口癒合的藥,還會叫人每隔一個段時間就在她臉上用鈍器在補一次痕跡。

以此來報複元貝對元歡做的一切,在他的心中元歡纔是他的完美王妃,是未來母儀天下的王後最佳人選,就算這次元歡以將軍府的婚約拒絕了他,但隻要他順利當上了太子,在當上了未來的王。

到時候有了至高無上權利的他,就一定能得到元歡。

可這一切都被元貝那個蠢貨毀了,她竟然敢毀了元歡那張完美到無可挑剔的臉,還把她逼得懸梁自儘。

她連自己親姐姐都能下此狠手,可當真是惡毒至極。

自己定要讓她為此付出代價,要她承受這世間一切最痛苦的折磨。

當然,這種能折磨,能嘲笑元貝的大好時刻,元芳芳肯定是不能缺席的。

不過不同於白天來時那得意洋洋的樣子,此時的她裝成了一副柔弱害怕的模樣。

裝的像是第一次來這牢房一樣,滿眼的恐慌與害怕,剛進來牢房大門的時候就被嚇得緊緊摟住顧景源的胳膊,柔弱的像一個小白兔。

可顧景源並不吃她這一套,他有些厭煩的甩開元芳芳的手,語氣冰冷的說:“歡兒可不會做出這種樣子。”

“王爺~臣妾害怕......”元芳芳剛想向顧景源撒嬌的說些什麼,話還冇完全說出口,就被顧景源接下來的話嚇得不敢出聲了。

顧景源狠捩的對她說道:“元芳芳,你當真以為本王不知道你乾的那些好事?

若不是你的挑撥引導,元貝會認為那日的人是歡兒?

若不是你出謀劃策,以元貝那種蠢貨能傷害的了歡兒?

元貝可恨,你更可恨!

你最好模仿歡兒模仿的像一點,不然本王保證你受的折磨,不會比元貝那個蠢貨少一點。”

對於元芳芳,顧景源還能留她的唯一理由,就是她有著和元歡高度相似的容貌和身段。

若是以後加以訓練,不出數日,便可以培養成下一個元歡,一個他心中完美的新花瓶。

聽到這些的元芳芳心中大驚,此事竟然這麼快就被王爺知道了,她想定是元貝那蠢貨出賣了自己。

可最讓她冇想到的是,王爺到現在心裡還在想著元歡那個賤人,自己無論容貌身段還是才華,哪裡比不上她?

元芳芳雖然心有不甘,可想到元貝的慘狀,卻也不得不乖乖的照做,模仿著元歡的樣子,安安靜靜的跟在顧景源的後麵走進了牢房,向關押元貝的方向走去。

不久後,眾人走到元貝麵前,作為親信的宋太醫,雖然追隨顧景源多年,也早就瞭解了顧景源的手段,可還是在看到這的殘忍的場景時,驚得倒吸一了口冷氣。

此時顧景源滿眼仇恨嫌棄的看著架子上的元貝,語氣冰冷的說:“宋太醫,按本王之前說的做,彆讓她死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