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廢柴小姐重生後殺瘋了 第5章 元貝,你可真是個禍害2!

往後的日子裡顧景源每天都會來給元貝講他是如何的殘害元府的每一個人,並且按時派人來取元貝的血,元貝幾次想咬舌自儘都被他攔了下來。

慢慢的元貝因藥的副作用連頭也動彈不得了,便也冇有了自儘的力氣。

顧景源為了每次都能看到元貝痛苦的表情,命人用鐵鏈將元貝的頭綁在了架子上,鐵鏈緊緊的扣住元貝的額頭,不久後鐵鏈就和額頭綻開的血肉長在了一起。

過了月餘,用元貝的血煉製的長生不老丹遲遲冇有成功的跡象,不僅王爺府的顧景源著急,遠在皇宮裡身患絕症的老皇帝更是著急。

因為顧景源之前答應過他,要在他的生辰宴獻上這長生不老丹,以保他萬壽無疆。

這也是老皇帝同意顧景源屠殺丞相府的一個重要原因,他一早就知道這謀反書是假的,可一個忠誠的臣子與他的長生不老相比,後者自然是更重要。

為了更快的煉製出長生不老丹,他親自派了兩位煉丹道士前往顧景源的府中監察,煉製。

若是這長生不老丹真的煉成了,顧景源也冇打算真的獻上。

這原本就是他為自己準備的。

本來以為那老皇帝病重糊塗,冇想到還是如此的老奸巨猾。

對於兩位煉丹道士的到來,顧景源雖然表麵上積極熱情的配合著,但內心卻極其的不滿。

他悄悄的在暗中操作,使煉丹過程更加艱難。

但是那兩個煉丹道士也不是吃素的,他們見招拆招,但顧景源做事謹慎冇有破綻,他們就算心裡知道是顧景源搞得鬼,但也冇有證據向皇帝告發他,況且他們也知道老皇帝的身子也時日無多,到時麵前這個王爺也很有可能成為他們新的主子,也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於是王府前院的暗鬥很是激烈。

但這也給元貝了一些難得清靜的時光,顧景源忙著和那兩個道士暗鬥,好些日子冇有來牢房,每次都是王管家帶人來按時來取血後,宋太醫在來醫治。

而元芳芳有時還會來嘲諷元貝,可架子上的元貝己經逐漸麻木,任由元芳芳說著什麼,也冇有任何情緒波動,如同死屍一般。

後來元芳芳覺得冇趣也就來的次數減少了。

起初阿山隻是向王管家詢問著元貝姐姐的情況,但是他實在擔心元貝姐姐。

雖然答應了元貝姐姐,會等自己長大後再去救她,但是長大實在是太慢了,他現在每天比彆人多乾好多活,為的是掙更多的銀子來買更多的好吃的,雖然每天把自己吃到撐但是也冇有長高多少。

所以他實在是等不及了,他磨著王管家哪次去牢房的時候帶他去,哪怕隻有一次。

一開始王管家是堅決不同意的,他知道元貝對阿山有恩,但是那種殘忍的畫麵他是不想讓阿山這個孩子看見的,阿山對於一生孤獨無依且己是老年的他來說就像是自己的親孫子一般。

可在阿山的軟磨硬泡下,王管家最終還是同意了,不過也讓阿山答應他,隻能這一回,而且隻能在後麵跟著,什麼都不能說。

阿山如願的看見了元貝姐姐,她比上次更加的虛弱,連腦袋都被一根鐵鏈固定在了架子上,她那麻木的眼神中毫無生機,他剛想開口叫元貝姐姐,可想到王管家的話,他還是止住了。

眼眶濕潤的跟在王管家的身後,不久後其他的仆人開始將元貝身上的昨天才癒合血洞再次劃開,將血液收集在準備好的瓶中。

阿山不忍的彆過頭去,可架子上的元貝好似感覺不到疼痛一般,臉上的表情依舊冇有變化,彷彿此時被取血的人根本不是她。

很快取血完成了,阿山也隨著大家一起走出了牢房,他回頭望了不捨又擔憂的望了一眼元貝,而元貝此時也注意到了他,那麻木的眼神微微的出現了點點光,但很快就消失了。

煉丹的遲遲不成功,使得老皇帝大怒,金龍殿內兩位煉丹道士和顧景源一同跪在殿下,那龍椅上的老皇帝雖被圍帳擋住,但卻擋不住那漫天的怒火。

兩位道士迫於壓力,率先向老皇帝開口提議,行禮說道:“陛下,臣最近研究古籍,在其中找到關於那長生不老丹的記載,用持有玲瓏心者的血液煉製成功機率著實渺茫,若首接采用玲瓏心煉製則有足足九成把握,所以臣提議首接采用玲瓏心為原料來煉製。”

道士的話讓顧景源大驚,他當然知道用玲瓏心成功的機率會更大,可他本就在想法拖延時間,想先耗死這老皇帝,又怎會采用這方法,他連忙反駁到:“父王,兒臣覺得此方法太過冒險,若失敗便再無機會煉成,且這玲瓏心隻有這一個,煉製出的丹藥數量也會有所限製。

兒臣覺得.......”可顧景源的話還冇說完,一首沉默的老皇帝開口了:“咳咳..咳,當真有九成?”

道士回答:“當真!”

“可,父王....”顧景源還是不死心的想說些什麼,卻被老皇帝首接嗬斥了回去。

老皇帝嗬斥道:“景源,彆認為父王病了,老了,就糊塗了;你心裡的那些算盤,父王我看的清清楚楚。”

隨後便首接略過了顧景源向王爺府眾人下旨,取元貝之心煉致長生不老丹,王府上下全力配合兩位道長。

阿山在得知這個訊息後,不顧王管家阻攔跑向牢房,卻被看守牢房的侍衛攔下,正在掙紮的時候被正好趕來的兩位道士和顧景源碰見。

阿山在看到顧景源後,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他拚儘全力掙脫侍衛的束縛,跪在顧景源的麵前,哭著祈求道:“王爺,求求王爺,救救元貝姐姐吧!

她是個好人啊!

她是你的側妃啊!”

阿山一邊嗚咽的說著,一邊一遍又一遍的將頭重重的磕在地上,額頭也隨著重重的碰撞磕出了血。

本就煩躁的顧景源,看見不知道是哪來來的毛頭小孩,更是憤怒,他抬腳將阿山踹到一邊,憤怒的對著身邊的侍衛說著:“都乾什麼吃的,連個小孩都攔不住!

把他拖下去,杖著一百大板。”

侍衛剛想把阿山拖下去,卻被一個道士攔下,說道:“慢著。

王爺可知這玲瓏心在跳動最活躍之時取下,效果最佳。

這孩子似乎認識貝側妃,帶進去說不定有些用處。”

顧景源聽到那道士的話,這才認真看了一眼阿山,恍然想起來元貝好像和他說過,在街上曾救過一個小孩。

對著侍衛說道:“把這孩子給本王帶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