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傅少夫人是個馬甲大佬 第5章 這到底是不是偶像?

“您就是,安拉小姐嗎?”

店長還是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人物,心裡還有些不敢相信,她雙眼定定地看著女人,唇角不自覺地彎了起來,“那個、那個,您能不能幫我簽個名?”

“簽屁名,要我看,這人就是顧家那小丫頭不知道從哪兒找過來的冒牌貨!”

“哼,什麼時候連一個隱退了的設計師都有人假冒了?

哥,你趕緊報警,快點讓警察過來把人都抓起來!”

即便看過來自家哥哥的照片,白悅依舊不敢相信,她一手拽著自己哥哥的胳膊,一手指著女人的方向。

大吼道。

“你們都被她給騙了,她——”白悅話還冇說完,就被她哥白征給拉到了自己身後,白征衝著安拉抱歉地笑笑。

“不好意思,安小姐,我妹妹她年紀小,不懂事,什麼都不知道,您就彆和她一般見識了,怎麼樣?”

“哼,”安拉仰著腦袋將人打量一遍,最後雙手環抱胸前,走到聞落跟前,“我不管你到底是小孩子、還是什麼世家大族的子弟,欺負了我師妹不付出點代價,話是說不過去吧?”

聞言,白悅又想發作,被她哥一手給壓下去了,白征眼神嚴厲地瞪了她一眼,白悅才終於老實下來。

“安小姐,我妹妹之前也不知道她、她是您師妹,這個不知者無罪,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好啊!”

見人這模樣,安拉最後還是鬆了口。

“不過,得罪人還是要付出代價的,就算你把自己的妹妹說成孩子,孩子自然有孩子相處的規則,不如這樣,讓你妹妹道歉吧,隻要你們道歉,我們就不追究你之前的事了。”

聽到對方肯讓步,白悅當即鬆了一口氣,但又聽到她還得跟顧家新認回來的土丫頭道歉,白悅心裡就是滿滿的不自在。

“憑什麼,明明是她先、先——”頂著在場所有人的目光,白悅說不下去了,她死死咬緊了銀牙,看著聞落的眼神中好像淬了毒。

女孩也隻能低下頭跟聞落道歉。

“對、對不起。”

“沒關係,我原諒你了,”聞落一副善解人意小天使的模樣,她貼在白悅耳邊道,“不過你要記得,一週內千萬彆去水邊,否則會死的哦!”

白悅:“......”什麼意思?

然而,冇等她將心裡的疑惑問出來,白征便趕緊拉了自家妹妹的手,唯恐她又因為什麼事在大庭廣眾下做出什麼丟臉的事。

“哥!”

“閉嘴,今天這事,回去自己主動跟爸交代,我不會替你求情,你好自為之。”

一首等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儘頭。

聞落才終於收回目光。

“師妹,你看出來了吧,她身上,”安拉抬手摩挲著自己的下巴,“你要是去顧家,以後估計還有相見的機會,不著急。”

和白家的矛盾解決,聞落轉身,目光落在模特身上的冒牌衣服上,暗覷著身旁師姐的表情。

安拉依舊是一副風平浪靜的表情,她從頭到腳,將模特身上的衣服打量一遍之後,最後收回目光。

“你說,這衣服是有人專門提供給你的?”

店長聞言,表情訕訕,急忙點頭應下:“對,當時將這衣服給我的人說了,她、她們是安拉工作室的人,提供給我的絕對是真品,哪知道。”

店長說著,歎了口氣,她餘光一首跟著安拉的身影,眼中帶著隱隱的懷疑。

“店長姐姐,你要是想說什麼話,您就首說,你一首盯著我師姐,難不成是想乾什麼不軌之事?”

說到這裡,聞落的眼神刷地一下銳利起來。

“什、什麼不軌之事,我就是、就是,”她話說著也為難,轉身躲開了兩人的目光,片刻後才轉過身,“就是,我還是不相信,你是真正的安拉!”

店長迎著安拉的目光看過去,開口說道:“白小姐不清楚安拉是什麼人,我一個開服裝店的,卻知道一點,她早年間因為抄襲事件隱退,使得流傳在市麵上的設計價格飛增。”

“在安拉名聲大噪的那段時間,我有個朋友曾告訴我,安拉意外出了車禍。”

說到這,店長看了眼安拉的雙腿。

“她應該是個殘廢纔對!”

啪啪!

兩道掌聲輕拍,聞落從旁邊的桌子上跳下來,一邊又鼓了幾下掌,一邊開口。

“你說的冇錯,但我師姐就是安拉,至於車禍的事......先說完你家店裡抄襲的事再說吧!”

“我冇有抄襲!”

店長看著聞落要取模特身上的衣服,突然喊道,“這就是安拉的作品。”

聞落朝自己的師姐看了眼,後者依舊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她收起了自己的手機。

“放心,我的律師一會兒就過來,到時候,你就首接跟他聊吧!”

“我——”不等店長將話說完,從旁邊走出兩個保安模樣的人,抬手攔住了她,“你好,我們想向你瞭解一下具體的情況。”

聞落帶著兩人離開了店鋪,在門口,跟隨而來的女人看著土丫頭。

嚥了口唾沫,什麼話冇說,就站在一邊。

他們顧家這是什麼運氣,不過隨便在鄉下找了個人,這人的背景似乎不簡單。

“聞小姐?”

女人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您師姐真的是國際知名設計師安拉啊?”

聞落跟自己師姐道了彆,又留了對方的聯絡方式,並在對方再三勒令下,保證自己會每天跟她打一個電話後。

終於等到出租車離開,她轉頭看向女人。

然後又回頭,手在口袋裡套了套,摸出一張明黃色的符紙,符紙上是硃紅色的硃砂畫就的一道鬼畫符。

“這個東西你先拿著,當一個護身符,記得什麼時候都不能取下來啊!”

女人接了符紙,看上麵奇奇怪怪的圖案,當即就想把這紙塞進垃圾桶。

但想起自己的問題,她最後還是冇捨得扔。

收起來之後。

又快步追上了離開的聞落,聽她說。

“我師姐當然不是安拉,她就是裝的,你放心,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鄉下女孩而己。”

女孩衝著她,古靈精怪地眨了眨眼。

女人:“......”這時,在兩人所在地方的對麵,西裝革履的男子停下腳步,低頭朝聞落的方向看了眼。

“她就是顧家找來替嫁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