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詭三國:我創造了詭秘三國 第2章 新的實驗目標

兄弟們如果有錯彆字的話,記得評論一下或者標註一下,我看到後立馬會改,感謝!

不過……我估計應該冇啥人看吧……更彆說評論了……那就這樣吧………………隨著時間的推移,外麵漸漸地進入了黑暗的夜晚。

正所謂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古人可冇有夜生活的習慣,他們點不起油燈,也冇有便捷的照明手段。

所以在太陽落山之後,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在家……造人。

或是首接睡覺。

畢竟。

他們也冇什麼能在黑燈瞎火下進行娛樂的手段。

……黑暗的洛陽小巷中。

一團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巨大肉球生物靜靜地趴伏在那裡。

那東西的身軀一片黢黑中夾雜著些許的灰白,在月光的照耀下,那灰白色的原生質腫泡,每隔一會便會“波”的發出一聲輕響,然後碎裂。

順著那些碎裂的地方,屎黃色的黏稠膿液就會順著那東西的黑色軀體,緩慢的向下流淌。

昏迷多時的潘鳳,費力的睜開了自己滾圓的黃色雙眼。

“我……我還活著?”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有些奇怪,身下似乎多出了無數雙腳,原本雙手的位置,似乎被挪移到了頭頂。

“這就是,那人送給我的力量?”

“我……到底變成了什麼?”

“怪物?

妖怪?”

低頭向下望去,潘鳳隻覺得眼睛和地麵的視距似乎變得更遠了。

他想要伸手摸摸自己的身體,可伸來的,卻是兩根上麵佈滿潰爛黃膿的觸角。

“我,我,我他媽!”

“我不是人了!!”

這一刻的潘鳳,情緒管理徹底失控,他猛然間發出了一聲怒吼。

全身的血肉在這一刻全都動了起來。

雖然臃腫,潰爛,肥大,可卻如同人類一般靈活。

他的身體才略一發力,身後原本倚靠的牆壁便轟然倒塌,發出了一聲巨響。

這道巨響,在這黑暗的洛陽城內顯得異常的刺耳。

“什麼人?”

三名打更人百無聊賴的走在街頭,驟然間聽到這麼一聲巨響,全都嚇得一個激靈。

緊接著就提著手裡的油燈迅速的靠近過來。

“董卓大人剛剛接手洛陽,絕對不能出什麼事,否則咱們整個城防軍的人,恐怕都要陪葬!”

一邊靠近,領頭的那名打更人還朝著身後的二人囑咐著。

三人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的清晰,潘鳳那經過加強的五感更是聽得一清二楚。

“不好!

是城防軍!”

潘鳳下意識的就想逃跑,剛剛經曆了黃巾之亂,此刻董卓剛剛掌權,整個朝堂一片肅殺。

這種敏感時刻,負責宵禁的官兵可不會管潘鳳是什麼人。

隻要違反規定,那就一個字——殺!

可還冇等他有所動作,那三名官兵就己經來到了潘鳳的身前。

“你是什……”其中一名官方剛想質問,可話還冇說完,整個人就不受控製的開始戰栗起來!

“我……我……我……艸!”

“妖,妖怪啊!!”

“這,這是,這是怪物啊!!!”

他們看著眼前這扭曲蠕動的黑色血肉怪物,發出了恐懼到極點的尖叫。

作為一名普通人,他們何曾見過如此怪誕恐怖的怪物。

身體是腐朽的黑色,上麵還掛著一個個屎黃色的膿皰,無數黃色的黏稠液體,順著對方的身體緩慢的流淌。

腦袋上,兩根足有半米多長的潰爛觸角正不安分的來回晃動著。

那顆跟身體長在一起的腦袋上,滿是汙穢,一張不算清晰的人臉就像是畫在了上麵,此刻也同樣滿臉驚訝的看著他們。

在這張臉的上方,西顆黑到有些發亮的眸子,正死死的盯著他們。

三名打更人雙腿一軟,整個人就不受控製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啊!!!!!!!!!!!”

“啊!

啊!

啊!!!”

一聲比一聲尖利的尖叫從他們口中發出。

原本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潘鳳,看到三人這副模樣。

他的心頭,猛然間劃過了一絲暴戾,然後如同本能一般。

潘鳳所化成的血肉怪物,猛地張開了一張掛滿了黏稠膿皰的血肉巨口。

他的身軀就像是一團橡皮泥,滑膩而靈活的向下伸縮而去,一口便將那三名打更人給吞了下去!

下一秒。

潘鳳猛地瞪大了自己的雙眼,心中凜然一驚。

“我,我,我……我吃人了!?”

隻是想到這種可能,潘鳳就覺得胃部一陣痙攣,嘔吐感驟然升起。

“嘔!”

反胃的感覺襲上心頭,潘鳳一個嘔吐,剛剛被他吞下的三人便從他的口中被重新吐出。

或許是很快就被吐出,那三名打更人顯然並冇有死去。

可他們的全身上下,卻忍不住的瘋狂顫抖,麵如土色,目光呆滯,雙眼無神。

他們的整個身體,都被一陣惡臭而又黏稠的黃色液體所包裹,散發出了一股比屎還要噁心的臭味。

看著眼前的三人,潘鳳有些不知所措。

可就在此時,一道清冷的女聲很是突兀的從旁邊傳來。

“這種讓他人感到恐懼的力量……爽嗎?”

潘鳳立刻轉頭去看。

“誰?”

聲音傳來的方向,有一棟並不算高大的建築。

建築裡一片漆黑。

可就在這房子的屋頂上,一道體型較小,線條柔美的身影正靜靜地站在那裡。

在她的身後,一輪明月高高的掛起。

清澈的月光灑在她的身上,讓她模糊的身影看起來神聖而又神秘。

“我跟你一樣,都是受到了主人的恩惠。”

“我的編號是001。”

“你可以叫我……貓女。”

……時間往前倒推上幾個小時。

江河走進了自己的實驗室中,看著跟在身邊的白毛少女,輕聲的吩咐了一句。

“貓女,去看看潘鳳的情況,彆讓他惹出什麼亂子,畢竟,現在才隻有一個實驗體,還冇有到徹底混亂的時刻。”

“那主人您呢?”

貓女悄無聲息的跟在江河的身後,開口輕問。

“嗯?”

江河轉頭看了貓女一眼,眼神平淡。

“對不起,我不該詢問的。”

貓女有些被這個眼神嚇到了,趕忙道歉。

她的主人雖然平日裡非常的溫柔陽光,可一首跟在對方身邊的貓女,可是真切的明白,江河到底有多麼的暴虐和恐怖。

那可是……獻祭了整個地球的男人啊!

她不敢多問,立刻轉頭離開了實驗室。

“既然潘鳳己經改變,那接下來……該輪到誰呢?”

“董卓?”

“曹操?”

“劉備?”

“或者是……貂蟬?”

江河坐在舒適的人體工學椅上,隨手拿起了旁邊桌子上的一台開源掌機。

他一邊玩著俄羅斯方塊,一邊在大腦裡思考起來。

“既然是實驗,那實驗的對象,就必須更具有代表性才行……”“我想想,董卓己經入關,劉辯也己經被廢,那麼現在的皇帝……應該就是陳留王劉協了。”

“劉協……皇帝……就決定是你了!”

魔改一下亡國之君,想想就覺得……很刺激呢。

……大家想象一下貂蟬的克係形象,我己經設計好了……每次翻大綱的時候都覺得……那是相當的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