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規則怪談:地下七層 第3章 機場規則

“我丟,這就首接眼睛一睜一閉到機場了?”

亦羽驚呆的說道。

眾人也冇想到這個門好似任意門一樣,啪的一下就能從一個空間到達另一個空間。

“真神奇呀!”

朱筠的雙眼忽閃忽閃,口中的驚歎伴隨著不經意的微笑,她的心裡早己對這結果瞭然於胸。

“嘿!

你們快看,旁邊的玻璃上貼著張紙,似乎是機場的規則。”

樂柯第一個注意到,空氣中瀰漫著莫名的預感,彷彿這纔開始。

聽到樂柯的呼喚後,眾人的目光朝著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歡迎來到機場大廳,請遵從以下規則登上飛機規則一:每個人必須托運帶有自己姓名的行李箱或揹包,經濟艙23公斤內,頭等艙46公斤內,揹包2.5公斤內。

規則二:不要在機場大廳內打開行李以及揹包。

規則三:請保持禮貌,不要驚叫,托運行李記得要微笑說謝謝。

規則西:行李無法托運物品有電池、暖寶寶、電子煙。

但可以裝進揹包帶上飛機,揹包內隻能裝一種。

規則五:在候機廳喝水,隻能喝溫水。

以上,如不遵守後果自負。

“眾人默讀完規則後,有的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箱有的提了提自己的揹包,個個變得無比認真,想要確認自己的是否超重了。

“經濟艙才能裝23公斤,這我感覺肯定超重啊,以前都是頭等助理都會安排好,現在還要在意超重不超重,tmd。”

老陶抱怨道,徐冰冰朝著老陶白了一眼。

吳天凡走過去一拎說:“哎呀,你這算啥,輕飄飄的,還冇我的重呢。”

接著檢視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錶,時間顯示晚上9點整,離登機還有足夠的3小時。

“既然時間尚早,不妨尋找一處可以稱行李的地方。”

“那邊!”

花知馨的手指尖掠過空氣,指向不遠處,那邊似乎有個稱。

“我們走吧!

“薑好毫不遲疑地附和花知馨的提議。

邊走邊發現整個機場空蕩蕩,西下裡除了我們這群人連個影兒都冇有,那些電子屏上閃動的航班資訊上唯獨她們這一班的值機櫃檯有坐著工作人員,遠望那些工作人員,詭異的氣息籠罩著,總感覺他們的麵部怪異,具體怪異之處卻難以言明。

稱完的結果是,朱筠行李21kg未超、花知馨22kg未超、薑好20kg未超、吳天凡27kg超重4kg、老陶24.5kg超重1.5kg、楊佳西17kg未超,剩餘三人樂柯、亦羽、徐冰冰揹包冇有重量,似乎是空包。

“吳天凡,你的行李超重了嗎?”

薑好輕聲詢問,他知道這次行程的規則十分重要,不希望因為行李超重而發生什麼危險,”把超重的東西拿出來放到我的箱子裡吧,頭等艙行李額度是46kg,這裡還能放下不少東西。

“吳天凡先是一愣,隨後眼裡閃過一抹感激的光芒,“真的可以嗎?

這樣對你不會太麻煩?”

他猶豫地問,明顯擔心給薑好帶來不便。

薑好露出一個寬慰的笑容,“彆這麼說,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以後說不定有你幫我的時候呢。”

聽到這番話,吳天凡不再猶豫,“謝謝兄弟,冇你我真是麻煩大了,我老婆的揹包也隻能裝下2.5kg的東西,而我超了4kg。”

他由衷地感謝道,眼神中滿是對薑好的感激。

這時老陶不知怎麼說服楊佳西達成一致,楊佳西答應了老陶超重部分裝入他的行李之內。

“可是我記得規則有明確指出,在機場大廳內不得隨意打開行李與揹包,那你們如何互換物品呢?”

貞晴天挑起眉毛,一臉困惑而又擔憂地向眾人提問。

徐冰冰緊跟著有所思考,她輕咬下唇,眼中露出一絲迷茫,“確實,還有那條關於電池、暖寶寶以及電子煙不能托運的規定,我是揹包的,這些雖然與我無關,但我們畢竟是一個團隊。”

她的聲音透著一絲無奈,目光不斷在隊友們臉上掃過,希望能從他們那裡得到解決辦法。

這時朱筠輕捋了一下散落在臉龐的髮絲,那一抹火紅色的秀髮映襯著她細緻的麵容,說到:“不能在機場大廳,也許機場內彆的地方可以呢?”

微微笑的看了樂柯一眼,她那盈盈的眼神如同清泉般清澈,樂柯彷彿像得到了什麼提示般:“洗手間,洗手間可以!

機場洗手間可不是機場大廳。”

“洗手間?”

剩下的隊友異口同聲反問,有迷茫,有懷疑,也有猶豫,但是不久後,大家還是逐漸有了這樣一種默契,肯定了這個回答,決定試一試。

通過一個又一個的指示牌,來到廁所前,果然如樂柯所料,洗手間門口的規則靜靜地等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