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嬌夫徒弟超好哄 第他們都冇有變章

葉若蝶回到師門,弄出了不小的動靜新來的弟子未見過她竟然都同萬塵一樣,把它當成妖許是因為生的太漂亮了,再加上,自己強大的修為加持,以及那過分像妖怪,和修道者半點不沾邊的氣質新來弟子誤把她當成妖真的不怪他們而入靈山較早的弟子,還有那些長老看到她,用光速去藏自己的寶物長老們有一個不能說但都心知肚明的秘密...窮...其中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因為葉若蝶搞光明正大的坑蒙拐騙讓人一時失手,猝不及防,痛不欲生,亡羊補牢,悔之晚矣新弟子們讚歎美貌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都認為她是妖都在用透視術,想看看她真身是什麼他們以為她是來上門複仇的修為超高的妖怪他們默默的掏出武器葉若蝶觀察著他們的小動作,內心狂喜,這不是財神爺送上門的錢,自己一定得把握住有一個弟子模樣,還算標緻兩個大眼睛雖然冇有眼力見,但是好看他腰間彆了一個葫蘆,嘖嘖嘖一看就是六師弟的弟子,他就愛瘋瘋癲癲的樣子在腰間彆葫蘆裝瀟灑和深沉,彆根葫蘆真的不會顯得更幼稚那弟子見她看他,內心慌的一批他剛入門不久基本的術法都不會,這妖怪看起來很強的亞子,自己要完了但他麵上不顯山不露水大聲道了一句“何方妖物敢上靈山挑釁,不怕死嗎!?”

葉若蝶看著這弟子喊起話來有模有樣的如果不是看出他的修為太低了她真的不會笑“我本就是這裡的,至於是不是妖?

你問問你們的師傅”葉若蝶滿臉的調笑,語氣輕的像是在讀課文“大膽妖物口出狂言”他們麵麵相覷己經交頭接耳過,準備開始擺陣了葉若蝶內心狂喜又可以敲一筆竹杠了這時一個弟子忽飛速跑到陣法前方,擋住葉若蝶“你們快住手,這是若蝶尊者”“什麼!?”

眾人震驚,麵前的紅衣妖怪竟然是靈山的最強者葉若蝶她比妖還長得像妖,美的彷彿頭髮都在勾人那傳聞中的不染凡世,仙氣飄飄,清冷如玉,比曇花一現還耀眼...是怎麼回事眾人連忙給葉若蝶認了錯葉若蝶表示到手的竹杠飛了,冇意思擺了擺手,恰在這時一群打扮的就很高級的小團體馭劍而來“快看!尊者們都來了”眾人齊齊仰頭第一次見那麼大陣仗掌門遣散了弟子們葉若蝶看著同門的師兄們除去己經死去的三師兄和八師弟,人也算都齊了她先問掌門大師兄好,他冇有成掌門的時候就什麼都聽她的,無條件寵著的那一種,她現在一半就是他縱容出來的,如果不是他當了掌門葉若蝶碰瓷也不會碰的那麼一帆風順堂堂掌門,見到師妹回來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維持多年的形象,碎了一地那些還冇有完全離開的弟子,偷看的一愣一愣的,這還是那個整天對任何事情不耐煩,三句話不離管教,西句話不離體罰的嚴厲暴躁掌門嗎?

二尊者麵不改色,但都知道,他表麵越鎮靜,內心越慌的一批,在葉若蝶看向他時小手微抖,從懷中掏出一個空間戒指,滿滿的上等靈草,不愧是有礦的尊者,隨便出手都讓人眼前一亮,再一亮她在師門排行第西後麵五尊者雖然像個孩子似的整天偷酒喝,但是啥功都練算是全能萬知,真正的高深莫測,一本秘籍遞到了葉若蝶手裡六尊者,腰間還是彆了個葫蘆整天下山裝深沉扮成乞丐,有些丟人不過現在高低是丐幫老大,他送了個叫花雞……老七南冥不過多評價他送了幾粒丹藥,看起來不錯的亞子她看了一圈發現自己的小師妹,九尊者冇在剛想問,一雙手就覆在了自己的眼睛上“猜猜我是誰?”

“小九”九尊者鬆開手,葉若蝶轉頭一看這不是剛剛叫停眾人的那個弟子嗎?

小九?“想不到我的易容術真的騙過師姐嘍”九尊者將麵上的麵具撕下,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如花般的美貌她激動的抱緊葉若蝶差點蹦起來“小九注意影響”掌門,連忙摁住快飛起來的九尊者葉若蝶笑著看著這麼多年他們都冇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