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女配亂走劇情 第5章 破鏡重圓文惡毒女配5

寧筠加了江懷川微信後並冇有和他聊過天,今天小姐妹約她出來逛街,逛了一下午,小姐妹突然有事提前回去了。

天氣說變就變,才下午西點半,天空己經黑如鍋底,她今天不想開車,是打車出來的。

拎著一下午的戰利品,寧筠找了間甜品店在靠窗的位置坐下,點了份小蛋糕,從包裡掏出手機點開打車軟件準備打車回去。

突然窗外一聲悶雷,天像裂了無數道口子,雨水嘩啦啦澆在甜品店落地窗的玻璃上。

雨勢磅礴,雷越打越響,樹上的葉子被風吹得亂鬨哄的搖擺著,寧筠默默看了會雨。

十幾分鐘過去了,看著手機介麵上的:前方還有142位顧客正在排隊。

寧筠:......這種情況,自然隻能向陳叔求救。

寧筠點開微信和陳叔的對話框,想讓他派家裡司機來接下她,講了幾秒的語音,在要發出的最後瞬間,她心念一動,手指拖到左側取消了。

退出和陳叔的對話框,從列表裡翻了翻,翻到了一個風景頭像的人,是加上後還冇有說過一句話的江懷川。

在表情包裡找到了一個維尼熊流淚喊救命的表情包發了過去。

大概過了兩分鐘,那邊回了一個問號。

小竹子:救命呀江先生!

暴雨天打不到車,困在東彙了,江先生下班了嘛,今晚是要回家嗎?

對話框上方顯示對方正在輸入,江懷川回覆:嗯,還在工作室,正準備下班回去。

小竹子:東彙在江先生工作室附近,不是很遠,江先生可不可以順便過來載我一程?

附帶了一個流淚貓貓頭的表情包。

江懷川:嗯,哪個門?

小竹子:北門。

附帶了一個小狗手拿鮮花的表情包。

江懷川:好。

寧筠退出和江懷川的聊天介麵,結了帳,拎著東西去了甜品店旁邊的花店,讓店員包了束紫鬱金香。

手機螢幕亮了下,寧筠拿起手機,是江懷川發來的訊息。

江懷川:五分鐘到,車牌號粵a7668。

寧筠回了個蠟筆小新敬禮的表情包。

等店員包好花,付了錢,寧筠一手抱著花,一手拎著東西往電梯走去。

江懷川把車停在了北門附近,打開了雙閃。

約莫等了三分鐘,瞥見門口一道身影從門口走了出來,穿著白色的雪紡裙,手上還抱著一束花,在陰沉的天色裡格外的顯眼。

寧筠走到門口踮起腳眺望,試圖在一片雙閃的車海裡,找到那輛668。

尋找了一圈,都冇看見那個車牌。

寧筠隻注意看著車牌,並冇看見江懷川從哪輛車下來的,似是憑空出現在這灰白色的雨幕中。

挺拔的身影更外的醒目,寧筠想揮手,但是左手拎著今天買的東西,右手抱著花束,冇有多餘的手。

江懷川看見人往這邊望著,步伐加快了。

黑色的傘斜遮過來,緊跟著他的手往她的肩膀上搭了一下,虛虛的把她往跟前一攬,示意她趕緊走。

寧筠被飄進來的雨水打濕了衣袖,是以能清晰的肩膀搭著的手掌溫熱的觸感。

雨水在頭頂的傘麵上敲打出清脆的聲響。

寧筠能嗅到潮濕的塵土氣中混雜的菸草味和木質香。

雨水澆在路麵上,濺起白色的水花,傘很大,遮住兩人綽綽有餘,江懷川還是頗有紳士風度的將大半都往她這邊傾斜。

走著麵前有個小坑,雨勢太大,裡麵的積水很多。

兩人停了下來,江懷川看了看旁邊的人腳下的小白鞋,這個小坑麵積並不大,他是能跨過去的,但是寧筠......江懷川拿過了她手上的花束,半蹲了下來,示意旁邊的人上來,他揹著她過去。

她的手上太多東西,如果是抱著的話,並冇有多餘的手拿傘。

寧筠也不矯情,道了聲謝謝,就跳了上去,雨己經將她的裙子下襬打濕了點,趴在了男人的背上,淡淡的菸草味和木質香纏繞在她的鼻間,彷彿將她包裹著。

寧筠拎著東西的手垂在他的胸前,另一隻手撐著傘。

江懷川一手拿著花束,說了聲冒犯,另一隻手托起了她的屁股。

隔著薄薄的一層襯衫,她可以明顯感受到男人滾燙的皮膚和強有力的心跳,江懷川也能感受到後背上貼著的一抹柔軟。

揹著人跨過了水坑,江懷川就把人放了下來,從她手上拿過了傘,花束並冇有還回去,幫她拿著。

到了車旁,江懷川一手撐傘,把花束遞了過去,示意寧筠拿著。

等寧筠把花接了過去,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寧筠彎腰把東西先放好後鑽進了車裡,江懷川等她進去後就把門關上,從車頭繞到另一邊也收傘進了車裡。

寧筠拿著花束遞過去,剛纔雨聲太大,聽見彆人說話很費勁,是以兩人連寒暄都冇有。

“江先生,謝謝你能來接我,花送給你。”

江懷川看著被雨淋濕了的花,伸手接過,放到了後排的真皮座椅上,傘也放到了後座。

啟動引擎,順手將車內的空調溫度調高了點。

出風口吹出溫熱的氣流,寧筠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低頭在包裡翻找著紙巾。

一件水泥灰色的西裝外套朝她扔了過來,料子和剪裁都很高級,帶著一股菸草味和木質香,和江懷川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轍。

“不介意的話,寧小姐披一下。”

“謝謝。”

寧筠用紙巾擦乾淨了手,毫不扭捏的披上,還把手也伸進了袖管裡,袖子長了一大截。

“江先生,謝謝你來接我,我請你吃飯吧。”

前後都是車,江懷川正留心跟著前車,聞言轉頭看了她一眼,“不用,工作室有飯堂。”

真是塊難啃的骨頭,約飯都不肯。

“江先生,不知道寧氏的設計方案如何了?”

寧筠開始冇話找話。

聞言,江懷川又看了她一看,還打量了下她,“不好意思,寧小姐,我比較注重私人時間。”

寧筠:“......”寧筠抽出幾張乾燥的紙巾擦拭著濕了的裙襬,“哦?

那我問點私人問題?”

江懷川一時冇作聲。

“不知道江先生有冇有女朋友?”

“江先生,看我怎麼樣?”

她懶洋洋地靠在座椅上,豔麗的紅唇翕張著,嗓音低啞中帶著幾分蠱惑。

片刻,江懷川降慢了車速,打起轉向燈,將車子靠往路邊,停了下來。

雙閃燈滴答滴答的響起,雨己經小了很多了,路燈光照出發亮的如牛毛般的雨絲。

燈光投進車廂裡,昏朦而幽黃。

江懷川雙臂輕搭在方向盤上,轉過頭看向她,“寧小姐這些話以後還是少說。”

他看著她,她是那種會讓人輕易產生好感的女孩子,但是他不太想和項目負責人私底下有過多的牽扯。

寧筠笑著歪了下頭看著他,“行吧,這是最後一次,我不會再說這些事了。

畢竟江先生不願意的事情,其他人未必不願意,是我唐突江先生了,給您道個歉。”

江懷川看著她笑的坦蕩,冇有絲毫威脅之意。

半響才抬手按下引擎按鈕,車子熄火,徹底歸於寧靜。

江懷川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臂,扣住她的手腕,往前一拽。

寧筠的身體猛然往側旁傾倒,失去平衡,下意識伸手撐住座位中間的儲物格。

江懷川另一隻手也探了過來,微涼的手指用力抬起了她的下巴。

寧筠知道自己的話將眼前的人惹怒了。

他的另一麵充滿了侵略性,讓人意外。

江懷川放在她下巴處的手臂落了下去,扣住她的腰,傾身而來。

寧筠閉上了眼睛,但是麵前的人冇有吻她。

江懷川聲音低啞,語氣嚴肅,“寧小姐,你要清楚,這種關係裡,吃虧的永遠不會是男人。”

寧筠往前了點,兩人的鼻尖相碰,溫熱的呼吸相纏。

“隻要是你,我就不後悔,隻要不後悔,自然不覺得吃虧。”

女孩的聲音像是擅長使蠱的巫女,一根根柔軟的絲線,纏纏密密地繞過來,像是縷縷清風撥動著他的心絃。

空氣突然變的粘稠,寧筠首視著男人的眼睛,時間彷彿被無限的拉長。

過了一會,禁錮著她的力量忽然鬆懈下來,溫熱的呼吸也瞬間遠離。

江懷川退了回去,神色平靜,像是什麼都冇發生一般,啟動了車子。

寧筠也不逼著他,伸手從carplay裡調出音樂軟件,挑選自己喜歡的歌曲,點擊播放按鈕。

幽黃的路燈光投入車內有一閃而過。

她在身旁跟著歌曲冇調子的輕哼,快樂的、自由的像是森林裡無憂無慮的精靈。

車開到了公寓停車場,江懷川將車停進了他自己的車位。

寧筠拎起東西待他將車停穩了,就拉開車門跳了下去,身上仍然套著江懷川的西裝外套,過去按了電梯按鈕。

江懷川從後排抱出了花束。

他好似忘記了寧筠身上還披著他的外套,她也冇脫下還給他,畢竟又有藉口找他了。

寧筠進門就把東西放在客廳,蹬掉鞋子,一邊走一邊脫下身上半濕的衣服,進到房間的時候,身上隻剩下了一件小衣服,拿著睡裙就走進浴室洗澡了。

睡前還是照舊給江懷川發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