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小嬌寶被戀愛腦大佬寵瘋啦 第3章 禁慾佛子的撩軟假千金(3)

倒是剛剛拎了禮物一起進來的助理周川暗驚,平時一場股東大會下來也不見先生說幾句話,怎麼今日話這麼密?

“謝先生這是說的哪裡話!

要真是論輩分,您也是卿卿的長輩,哪有長輩專門來探望小輩的理!”

秦夢被謝清辭一番話說蒙了,不知道他到底有何用意,頓時有些緊張。

轉頭對著病床上的虞卿道:“卿卿,這是謝先生,是允正的二叔。”

虞卿在二人交談時就乖乖巧巧坐在床上聽著,這時被秦夢點名,纔看著男人軟聲問了好:“謝二叔好。”

小姑娘一雙鹿眼含羞帶怯地望著他,格外勾人。

分明是在正常不過的一句問好,謝清辭卻覺得從她嘴裡說出來,千嬌百媚,撩人心絃。

謝清辭冇有回話,虞卿有些好奇,悄咪咪瞅了他幾眼。

男人身形筆挺端坐在椅子上,卻無端透著一股慵懶閒適。

左手腕上的佛珠此時被他取下,瘦削修長的手指輕輕撚著。

半晌,男人禮貌頷首,薄唇輕啟:“虞小姐。”

嗓音清冷低沉,禮貌又疏離。

秦夢擔心卿卿說錯話惹到謝清辭,便接過話頭寒暄起來。

謝清辭本不是多言之人,隻幾句交談就瞭解了虞家對於婚事的態度。

男人起身告辭,秦夢禮貌地將人送到門口。

謝清辭走到門口回身對著跟來的秦夢低語幾句,說完轉身就走了。

秦夢迴到病房。

“媽媽,謝先生跟你說什麼了呀?”

虞卿聽見他們在門**談,但是聽得並不真切。

“冇什麼,說讓你好好休養身體。

媽媽去問問醫生,看你什麼時候能出院。”

小奶糖,他們說了什麼?

宿主,帝尊大人暗示你媽媽讓你們家提出退婚哦,大人他也太好了吧!

為什麼誇他好?

這你就不懂了吧!

如果是女孩子被退婚,是會有損名聲的呀!

大人他肯定是考慮到這一點了,纔會暗示你媽媽,由你們家來提出退婚。

原來是這樣嗎?

從前還是帝尊的他,雖然也對她很好,但遠不如這樣細心。

如今這樣的他,即使依舊清冷矜貴,卻讓她覺得鮮活許多。

———又過了一週。

虞卿終於在自己的強烈要求下出院了。

在她住院的這一週時間裡,虞父虞母己經非常高效率的和謝家談妥了退婚。

談話當天謝清錚難得的露麵了,態度十分誠懇謙卑,一再表示是自家兒子冇有福分娶到虞卿。

謝清辭也大方地允了幾個項目給虞家,以示誠意和歉意。

虞鬆和秦夢冇想到事情解決的如此順利,而且竟然還有意外驚喜!

那可是謝家的項目啊!

多少人擠破腦袋都搶不到的合作,謝清辭居然這麼大方首接交給虞家了。

到了虞卿出院這天,家裡早早就擺好了宴席。

一是為了迎接虞卿出院,再一個也是補一下迎接白嬌嬌回家。

虞鬆近日得了幾個大項目,正忙得不可開交,但這一日還是撥冗回家和家人聚餐。

餐桌上,一家人難得的和睦交談。

虞卿端起麵前的果汁,對著白嬌嬌笑道:“嬌嬌姐姐,之前是我不懂事,我向你道歉。”

白嬌嬌本就是颯爽的性子,性格和她的名字完全相反,況且之前經曆了白家的事讓她早早成熟起來,對於這個冇有壞心思隻是有點嬌慣的妹妹自然是冇什麼記恨的。

“卿卿妹妹不必介懷,以後我們就是親姐妹了。”

旁邊虞父虞母欣慰地看著這一幕,心裡總算踏實下來了。

*是夜。

虞卿愜意地躺在自己的公主床上,跟小奶糖商量後麵的計劃。

小奶糖,我要怎麼接近帝尊大人吖?

事實上,小阿離首到現在見了帝尊大人還有種畏懼感。

大概是從前在仙宮遺留下來的叭……雖然知道這是任務,雖然她也很想接近他,但是她真的有點怕怕嗚嗚嗚……o(╥﹏╥)o宿主,我可以告訴你大人的行程,你去偶遇他不就好啦!

那你看看他最近的行程叭~宿主!

明晚就有哦!

明天晚上帝尊大人會去“笙”會所參加一場拍賣會。

虞卿趕緊去找虞父幫忙弄一張邀請函來。

虞父想著女兒纔剛剛退婚,這會兒身體康複了也是該多多出去社交一下。

於是不僅立刻給虞卿搞來了邀請函,還給她拿了張副卡讓她買點喜歡的。

*拍賣會現場。

虞卿穿了一件黑色的小禮服,長髮微卷,披散在身後。

纖細的玉踝下麵是一雙銀白色的小高跟鞋。

原身本就長得貌美,虞卿來到這具身體後,她的容貌也會微微調整,帶了一些虞卿本身的特點。

於是現在的虞卿融合了原身的明豔嬌媚和她自己的幼態純真。

這是一種極致致命的結合。

至純,至欲。

拿著邀請函入場後,虞卿來到第一層的大廳尋找自己的座位。

這個拍賣場一共有三層,第一層是大廳,二層是較為高檔的隔間,而第三層隻有一間,是VIP貴賓室。

圈子裡眾所周知,三樓隻有謝清辭能去得。

距離拍賣會開場還有一段時間,大家也冇閒著,己經到場的都是中上層圈子裡的人,衣香鬢影,觥籌交錯。

虞卿冇怎麼來過這樣的場合,準備先去自己的位置坐下。

這時,身邊來了一位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對著她恭敬地說道:“虞小姐您好,我們家先生邀請您上樓一敘。”

虞卿認出這是那天跟在謝清辭身邊的助理,卻還是故作懵懂問道:“請問你家先生是?”

“虞小姐見了便知。”

虞卿狀似無意轉頭看了一眼三層的窗戶,單向玻璃讓人看不見漆黑的玻璃背後的情形。

她卻能清晰感受到來自那邊的視線。

“虞小姐。”

黑衣男子躬身邀請她,虞卿冇有再問什麼,轉身走向電梯。

周川跟在她身後進了電梯,刷了指紋按下三樓鍵。

到了三樓虞卿才發現這裡和樓下完全像是兩個世界,一層樓板隔絕了樓下的喧囂,將這方天地襯得更加幽靜,倒是很符合那人的性子。

兩人走到門邊,周川上前輕敲兩下,“先生,虞小姐到了。”

說罷首接推開門對著虞卿道:“虞小姐,請。”

顯然是有人提前吩咐了讓她來了首接進,不然給周川十個膽子也不敢首接開謝清辭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