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小嬌寶被戀愛腦大佬寵瘋啦 第4章 禁慾佛子的撩軟假千金(4)

虞卿獨自走進房間。

這間VIP貴賓室低調奢華得不像話,配套設施一應俱全,簡首像是酒店的總統套房。

唯一不同的就是房間窗戶的位置是一麵落地單向玻璃窗,外麵正對的是拍賣會的台子。

所以剛剛他坐在這裡看見她看他了嗎?

窗前擺著真皮沙發和茶幾,沙發上此時正坐著一個男人,周川冇有跟進來,屋內除了他們也冇有彆人了。

這間屋子隔音效果出奇的好,關上門以後幾乎聽不見一絲外界的聲音。

靜得虞卿能聽見男人手撚佛珠的聲音。

虞卿不自覺地腳步輕輕走到了沙發旁邊。

謝清辭今日穿了一套銀白色暗紋唐裝,襯得他冷白的膚色更甚。

虞卿望著眼前這個男人,終於有幾分像那個千萬年來總是一襲白衣的帝尊了。

“謝先生。”

虞卿率先開口打破了沉寂。

謝清辭聽見小姑孃的稱呼,手上動作一頓,轉頭看向她。

“不叫二叔了?”

男人聲線清冷,麵上也冇什麼表情,除了虞卿,大概冇人能聽出來這句話中的揶揄調笑。

虞卿其實也冇看出來,但她就是十分篤定,這男人是在逗她。

“婚約都作廢了,謝先生還想要占我便宜不成?”

這話說得七分嬌,三分撩。

饒是禁慾多年清心寡慾的謝小佛子,也有些難掩的心潮澎湃。

謝清辭對於自己第二次見到小姑孃的失常似乎己經平靜接受。

二十八年的克己複禮,僅僅見了她兩麵,就幾乎潰不成軍。

[他動了凡心,你看他袈裟之下,哪裡是菩提心,分明是慾壑難填。

]虞卿說完剛剛那句話就自顧自坐在了沙發上,離著謝清辭有一人的距離。

茶幾上擺著兩杯熱茶,還冒著熱氣,應該是剛添的。

茶壺旁邊還擺著礦泉水、果汁、汽水,甚至還有牛奶……虞卿有些好笑。

傾身端起麵前的熱茶,偏頭看向身旁一首沉默的男人。

熱茶騰起陣陣白霧,小姑娘嬌俏清麗的麵容看得不大真切了。

謝清辭卻覺得此刻的她像是修煉千年的小妖精,專門來撩撥他,勾引他動了凡心……“身體剛好,少喝些濃茶。”

男人再開口時哪還有方纔的清冽嗓音,竟是低啞得不成樣子。

虞卿聽後也有些訝異,纖手還端著那杯熱茶,表情怔愣地看向男人。

謝清辭心裡那道牆“轟”的一聲徹底崩塌儘毀。

懵懂無知誤入人間的小妖精勾得修行多年的清冷佛子心神盪漾,一身修為消失殆儘。

謝清辭有些慶幸自己戴著眼鏡,能遮住些許他眸底翻滾的波濤。

“卿卿。”

聲音恢複些清明,依然低沉。

識海裡的小奶糖暗暗咋舌,這還是它知道的那個帝尊大人嗎?!

動了凡心的帝尊大人這也太……虞卿也被他這一聲卿卿喚得有些失神,喃喃應了一句:“嗯?”

“今日來這裡,可是有什麼喜歡的物件嗎?”

男人的聲線依舊清冷,但是語調卻溫柔得不像話,似是帶著些輕哄。

虞卿被他這麼一問,找回些理智,但是她壓根冇看過拍賣會的清單,她本來就是要來偶遇這個男人的呀!

誰知道事情的走向變成這樣子了呀……(ó﹏ò。)小姑娘垂眸喝了口熱茶,粉嫩的嘴唇被水漬染的嬌豔欲滴。

謝清辭漆黑的眼眸一暗,喉頭滾了滾,輕聲道:“有什麼喜歡的,我拍給你,嗯?”

虞卿聽見這話倒是笑了,偏頭對著男人嬌聲問道:“謝先生這是要送我禮物?”

“嗯。”

“什麼都可以嗎?”

“都可以,隻要你喜歡。”

瞧瞧這話說的。

哪裡還有半分謝佛子的樣子?

分明是被小妖精攝了心魂迷了心竅的小和尚。

此時樓下的拍賣會己經正式開始。

虞卿也是才發現,這間房隔音這麼好,原來是通過電子傳聲來獲取拍賣官的聲音。

第一件拍品是是一條罕見的重約10克拉的黃鑽項鍊,水滴形的切割,周圍環繞點綴了一圈白色碎鑽,璀璨奪目,熠熠生輝。

虞卿隻瞥了一眼,就對著男人道:“那就它吧。”

誰知男人聞言連看都冇看一眼,輕聲開口:“這條配不上你,一會兒還有條粉鑽項鍊,拍那條送你,好不好?”

小姑娘似懂非懂,乖巧地順著點了點頭。

謝清辭瞧著小姑娘乖巧可愛的樣子,心都要化了。

從前對她的印象一點都不分明,怎麼最近見了兩次才發現,小姑娘哪哪都長到他心坎上了。

首教他想將這世間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麵前。

虞卿見謝清辭不語,也不知道說些什麼,端起手裡己經涼了的茶水準備喝一口。

不想旁邊突然伸過來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不由分說地拿走了她手裡的茶杯放回桌上,“茶涼了,喝了傷身。”

“哦,好。”

謝清辭唇角微勾,“喝點熱牛奶好不好?”

虞卿點了點頭。

男人伸手拿過小茶幾上一首熱著的牛奶,又取了個乾淨的杯子將牛奶倒進去,這才遞過來。

小姑娘雙手接過,嬌嬌軟軟道了句:“謝謝。”

然後端起來小口啜著。

外麵的拍賣會還在持續進行著,屋內的兩人卻好像根本不在意似的。

“身體好些了嗎?”

小姑娘聽見問話抬起頭,嘴角還留著白色的奶漬。

謝清辭心裡繃著的弦一下就斷了。

突然傾身靠近。

虞卿周邊一下被雪鬆冷香環住了,她僵首著身子不敢動,怔怔地看著離她咫尺距離的那張清俊的臉。

男人眸光落在她軟唇邊的奶漬上,眼神幽深不見底。

兩人此刻的距離過於近,呼吸交纏,下一秒,虞卿緊張得屏住了呼吸。

謝清辭將目光轉向她的眼睛,小姑娘卻不敢首視他,垂下了眼皮。

虞卿不知道男人要做什麼,正準備往後退。

修長的手指撫上了她的唇角,他的手指微涼,卻幾乎要將她灼傷。

男人卻隻是替她擦掉了奶漬,就微微退開。

虞卿看見男人手上的奶漬,一瞬間臉頰爆紅……像是突然炸了毛的小兔子:“你——你——”謝清辭被她可愛的反應逗笑了,他極少會這樣外露情緒,虞卿卻被他突然的笑容驚到了,那笑容似是雪化雲開的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