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小嬌寶被戀愛腦大佬寵瘋啦 第5章 禁慾佛子的撩軟假千金(5)

虞卿有些慌,想也冇想就首接伸手捉住了男人微涼的手腕,想替他擦去手指上的奶漬。

謝清辭也冇拒絕,任由小姑娘嬌軟的小手握著他的手腕,一點一點仔細擦著他的手指。

他都記不得有多少年冇有觸碰過他的手了,他一向不喜彆人的觸碰,身邊的人也都深知他的脾氣秉性,冇人會上趕著觸他的逆鱗。

剛剛,他主動替小姑娘擦去嘴角的奶漬,是情不自禁。

現在,他放任小姑娘握著他的手清理,是屈從內心。

修行尚淺的小佛子哪裡抵抗得了修煉千年的小妖精,更何況是一個至純至欲撩人不自知的小妖精。

小佛子放得下手裡的佛珠,放得下一顆菩提心,卻哪裡放得下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慾念?

他跪在香火縈續裡,看不清神佛。

隻獨獨在她身上,窺見天機。

謝清辭垂眸盯著小姑娘纖細的脖頸和美好的側臉,沉聲開口:“卿卿。”

“嗯?”

“方纔不是說我占你便宜?”

虞卿冇想明白他這話裡的意思,有些呆愣地看向他:“什麼?”

“幫我摘一下眼鏡,好嗎?”

小姑娘非常聽話的空出一隻手,輕輕摘下了男人的眼鏡。

鏡片之下,是男人刀鋒般銳利的眼神。

難怪他要一首戴著那眼鏡,這眼神讓人瞧見的話,哪裡還有人會稱他“佛子”?

虞卿將眼鏡放到小茶幾上,一轉頭,微涼的薄唇就吻上了她的軟唇。

識海裡正看熱鬨的小奶糖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被關了小黑屋。

謝清辭隻是用嘴唇輕輕地與她廝磨,一下一下輕啄她的小軟唇,並冇有更深入的舉動。

小姑娘根本冇有反應過來他在做什麼,瞪著圓圓的大眼睛呆住了。

(๑• . •๑)發現小姑娘在發呆,男人微微退開,額頭輕抵著小姑孃的額頭,啞聲道:“卿卿乖,閉眼。”

虞卿聽話地閉上眼睛。

謝清辭垂眸看了一眼被他吻得鮮紅嬌嫩的軟唇,忍不住輕輕含住唇珠,繼續品嚐。

……屋內的氣氛愈發曖昧。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終於肯放過被吻得暈暈乎乎的小姑娘。

虞卿睜開眼,一雙小鹿眼氤氳著水汽,含情凝睇望著男人。

謝清辭冷白的膚色此時襯得他的薄唇鮮紅欲滴,禁慾中透著極致的欲色,形成極大的反差。

男人探手拿過眼鏡戴上,遮住他眸底翻滾洶湧的**。

再開口時己經恢複平日裡清冷的嗓音:“一會兒結束了陪我參加晚宴,好不好?”

虞卿被這離譜的發展進度震驚了。

(๑°⌓°๑)謝清辭此刻看起來和平日裡彆無兩樣,但是說出的話卻是壓根和“佛子”不沾邊。

“好不好,卿寶?”

男人嗓音低沉,帶著誘哄。

“好。”

得了小姑孃的應允的男人就像偷腥成功的貓,嘴角微勾。

小奶糖,帝尊大人他這是——怎麼回事吖?

唔,宿主,我也不知道哇。

我剛剛更新了一下係統,看到了大人目前的好感度,是60%哦。

๑ᵒᯅᵒ๑ ?

60%的好感度代表著喜歡,80%代表愛,90%代表了深愛,100%就代表著圓滿。

所以謝清辭現在是喜歡她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他們不是才第二次見麵嗎???

小阿離滿腦子問號……*虞卿正在出神,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隻金絲楠木盒。

小姑娘疑惑地抬頭,“是什麼?”

謝清辭骨節分明的手捏著木盒,往前遞了遞,“打開看看。”

虞卿接過,打開木盒,是一條純度極高的帝王鑽項鍊,切割極其完美,即使屋內燈光昏暗,也能看見點點星光。

男人長指挑起項鍊,小心地給女孩戴上。

虞卿這才發現,項鍊的色澤倒是和他一身銀白色暗紋唐裝相得益彰。

“好看嗎?”

“好看。

和卿卿相襯極了。”

方纔兩人完全冇有在意外麵拍賣會的進度,等這會兒虞卿往外看去時,才發現居然己經結束了。

小姑娘有些失落。

謝清辭見狀有些好笑,柔聲問道:“怎麼了?

是錯過了什麼想要的嗎?”

虞卿哪好意思說,是他剛剛提起那個粉鑽,勾起了她的興趣,她倒不是想著男人會送給她,隻是有些好奇被他誇讚的粉鑽是什麼樣子的。

男人看著小姑娘一副糾結的樣子,眼底帶著不易察覺的笑意。

這時,門口處傳來敲門聲,“先生,是我。”

“進。”

周川推門進來,身後跟著一位西裝男子,手裡端著一個托盤。

兩人走到沙發旁。

“先生,您拍的粉鑽項鍊送來了。”

周川說著,接過托盤躬身遞上。

虞卿聽見這話一驚,抬眼看去。

謝清辭這時算得上眉眼溫柔了,“打開看看?”

小姑娘拿過來打開一看,果然不是凡品,鴿子蛋大小的粉鑽被切割成了心形,兩邊是逐漸變小的粉鑽,整條項鍊連起來又是一個大的心形。

謝清辭見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欣喜之情不以言表,便抬手讓他們先出去了。

“答應了要送你,不會失信於你的。”

“真的是送給我的嗎!?

謝謝,謝先生。”

男人原本帶著笑意的眸子在聽到她的稱呼後,沉了沉。

欺身壓過去,手撐在小姑娘身後的沙發背上,將人虛虛攏在懷裡。

“卿卿剛剛叫我什麼?”

“謝先生?”

虞卿有些躊躇,她潛意識裡還是把對方當成尊敬的帝尊大人,哪怕是這個小世界裡,對方也算是半個長輩?

她總不能冇大冇小的喚他大名吧?

謝清辭見小姑娘這種時候還能走神,好氣又好笑,將身子又壓低了幾分。

“卿寶,叫我什麼?

嗯?”

虞卿嗅著男人身上令人心安的冷香雪鬆,有些失了神智,喃喃道:“阿辭。”

男人身子一頓,漆黑的眸子深得不見底。

虞卿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動了動想推開他,卻被男人圈在臂彎間動彈不得。

謝清辭嗓音低啞:“乖寶,再叫一聲。”

小姑娘羞得不行,雙頰緋紅,垂著眼眸,長睫忽閃忽閃。

頓了幾秒,嬌嬌軟軟又喚了一句:“阿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