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陵容重生,不再自卑了 第5章 初見敬嬪

入宮後第二日,陵容便早早起來洗漱打扮,準備等下去給敬嬪請安。

此時存熙堂裡的沈貴人也在梳妝打扮,想著去見見菀常在,全然忘記了要給一宮主位請安的事,采月和采星初入宮中也許多規矩不太清楚。

至於存熙堂裡的其他奴纔有些是彆的宮裡安插進來的,有得又人微言輕,自是不便多嘴。

沈貴人收拾好便出門了,前腳剛出門,鸝兒便告訴陵容了。

於是,陵容也準備去拜見敬嬪了。

陵容出了聽雨軒,便走到存熙堂問了門口正在侍弄花草的宮女,說想要拜見一下沈貴人,得知不在後,便轉頭去了敬嬪處。

“嬪妾常在安陵容參見敬嬪娘娘,敬嬪娘娘萬福金安。”

陵容規規矩矩地行了個大禮。

“你倒是個懂事的。”

早在陵容進來時,敬嬪就知道沈貴人己經出去了,想必是不會來給自己請安的。

又見到陵容過來,不由得對陵容多生出些好感。

“起來吧。”

敬嬪抬了抬手示意著,“坐吧。”

“嬪妾謝過敬嬪娘娘。”

陵容安安分分的樣子看上去是個老實本分的。

敬嬪簡單的說了幾句後就讓陵容回去了。

另一邊的沈貴人正在和菀常在一起在碎玉軒賞著皇後送來的兩棵金桂。

兩棵金桂的香味十分濃烈,恰好掩蓋了旁邊樹下麝香的味道。

菀常在因著是自己獨居於碎玉軒且一來就住了主殿,自然也將入宮第二日要給主位娘娘請安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了。

隻是這一次緣著冇有陵容來打擾,二人閒聊的時間就多了許久,一首到了傍晚時分,沈貴人才戀戀不捨地回去。

菀常在剛送走沈貴人,便看到佩兒在金桂旁邊的樹下看螞蟻,但因為與沈貴人閒聊一天也是有點累了,便也冇當回事,隻是覺得宮人閒著無事罷了。

這邊沈貴人剛進存熙堂,便聽到有宮人來報說早晨安常在來過,於是乎,便又起身來到了安常在的聽雨軒。

“小主,沈貴人來了。”

寶娟見沈貴人過來,便立刻進殿稟告了安常在。

“好,快迎進來。”

吩咐完寶娟,陵容也馬上坐起來向門口走去。

“沈貴人吉祥。”

陵容規規矩矩地行了個禮。

沈貴人看了,便立馬扶起陵容“安妹妹何須如此客氣,我聽說今天早上你來找我,可惜我不在,所以現在來叨擾。”

“姐姐,先過來喝口茶吧。”

陵容將沈貴人帶到窗邊的軟榻上,又讓人上了些茶水。

“今早本想著和姐姐一同去向敬嬪娘娘請安的,隻是不巧姐姐不在,想必姐姐是早早請了安就出去了吧。

下次妹妹一定早些和姐姐一同前往。”

沈眉莊心裡咯噔一下“糟了,這兩日入宮事情繁雜,我今日又念著幼時情分去碎玉軒找了莞常在說話,未曾向敬嬪娘娘請安。”

見沈眉莊麵露焦急之色,陵容立馬拉著沈眉莊的手,安撫道“姐姐不必擔心,敬嬪娘娘是個十分溫柔親切的人,想必不會怪罪姐姐。

不過,莞常在也未曾向她宮裡的主位娘娘請安嗎?

不知道碎玉軒的主位娘娘是不是個好說話的。”

“菀常在一個人住在碎玉軒的,想必也忘記了吧。

那我現在就去向敬嬪娘娘請安,謝謝妹妹今日的提醒,那我先告辭了。”

“那妹妹送送姐姐。”

陵容看著眉莊離去的背影,就讓鸝兒拿來了些布料,想著繡個荷包。

存熙堂。

“好在敬嬪娘娘冇怪罪。”

眉莊緊繃的情緒逐漸放鬆下來。

“是啊,也多虧了安常在的提醒,不過小主,為何菀常在不曾向小主提起呢?”

采月站在沈眉莊身旁有些疑惑與不滿。

“想必是嬛兒忘記了吧。

“可是小主,你與菀常在畢竟己經多年未見,況且在這宮中,還是得多個心眼啊。”

“好了,不許再說這種話。”

沈眉莊皺起眉頭示意采月下去。

真的是嬛兒忘記了嗎?

我也忘記了,想必應該也是嬛兒忘記了。

好在安常在提醒,而且敬嬪也是溫柔可親不曾怪罪,還好冇犯下大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