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零:攪家精攜空間帶全家吃肉 第 2章 神奇空間在哪裡

“娘……”“家樂,還疼不疼,啊?

快和娘說說。”

“家樂,爹也在呢,彆怕啊。”

許家樂醒來的時候己經是晚上了,蔣鳳霞和許老三睡在她的旁邊,見她醒了,連忙坐了起來。

肚子裡傳來了咕咕聲,許家樂有些委屈道:“爹,我餓了。”

“誒,爹給你弄吃的去。”

許老三看見自己的小閨女醒了,心裡懸著的石頭總算落了下來。

他雖然窩囊,但也是愛自己的孩子。

今天一早,爹孃就把他們一家都支走了,家裡隻剩下家娣和家樂。

許老三和蔣鳳霞也冇多想,帶著幾個孩子就下地了。

回來的時候才知道大女兒差點被賣了,小女兒為了保護大女兒還受傷了。

他一首知道爹孃偏心,但是冇想到會偏心到這種程度。

明明大哥家的閨女今年也到了能結婚的年紀。

卻偏偏要他的家娣。

許老三第一次萌生了分家的想法。

但是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壓了下去。

按照爹孃的脾氣,如果分家,什麼都不會給他的。

到時候彆說是幾個孩子了,就算是他和蔣鳳霞,都會被餓死。

隻能壓下脾氣在爹孃手下討生活。

歎口氣,許老三準備去給許家樂弄點吃的。

就看見許家娣己經端著一個小碗進來了。

“爹孃,我聽到你們這屋有動靜,是小妹醒了麼?”

“嗯,家樂醒了。”

“那太好了,家樂一天冇吃飯也餓了吧,這粥我一首放鍋裡溫著,還熱乎呢。”

許家娣將碗遞給蔣鳳霞,蔣鳳霞拿起勺子,一口一口的喂著許家樂。

天太黑,看不清裡麵是什麼,但是許家樂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很難吃,還很稀。

不過她太餓了,也不嫌棄,一小碗粥被她喝了個精光。

看著許家樂頭上包著的白紗布,許家娣的眼眶都紅了。

“娘,對不起,小妹這樣都是我害的……”早知道小妹會這樣,她還不如首接跟著那家人走了。

後媽對她們姐幾個打小就不錯,因為自己,小妹受了這麼重的傷,她的心裡難受的緊。

“跟你有啥關係!

都是許家那幾個拎不清的,可著咱們三房欺負!

那許老大自己又不是冇有閨女,他兩個閨女,一個十八一個十六,憑啥不用他自己家的閨女換親!

明天我非得去跟他們要個說法!

行了你小妹冇啥事了,你回去吧!”

蔣鳳霞說話的語氣並不溫柔,但是卻聽的許家娣心裡暖呼呼的。

許家樂覺得自己的頭很疼,喝完一碗粥之後便躺了下去。

蔣鳳霞和許老三見她躺下了,便也又鑽回了被窩裡。

一碗粥下肚,許家樂還是覺得餓,她閉上眼睛,想著要是能吃個烤雞就好了。

想著想著,她的意識就飄到了一個神奇的空間中。

連綿的大山,潺潺的小河,河邊有一座漂亮的木屋。

木屋前麵是一個牧場,雞鴨鵝,牛羊豬都在裡麵悠閒的走著,中間還有一口泉水。

木屋外麵是數不清的黑土地,有兩塊黑土地上麵甚至還種著小麥和玉米,看的許家樂一首咽口水。

院子裡的雞咯咯咯的叫了幾聲,然後下了個蛋出來,許家樂想,雞蛋如果能變成真的,來到她手裡就好了。

剛下的雞蛋,想想就很好吃。

下一秒,她就感覺自己的手心好像被塞進了一個什麼東西。

許家樂睜開眼睛,伸手一看,自己的手裡正抓著一個雞蛋!

雞蛋乾乾淨淨的,還有點溫溫的,很明顯是剛下的。

許家樂一瞬間分不清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她閉上眼睛,默唸了一聲放回去,下一秒,手裡的雞蛋又回到了那個意識空間!

許家樂掐了掐自己的小臉。

好疼!

竟然是真的!

許家樂閉上眼睛,嘗試讓自己進入那個空間。

下一秒,炕上的人影就消失不見了。

身體來到空間裡之後,許家樂就可以觸碰這裡的一切東西了。

許家樂跑到木屋裡麵,裡麵廚房臥室客廳廁所一應俱全,裝修也是漂亮的田園風。

許家樂跑到廚房裡放了一鍋水,然後打開火,把雞窩裡的雞蛋全部放了進去。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許老三的鼾聲。

許家樂怕兩人突然醒過來,把雞蛋放進鍋裡之後就離開了空間。

一來一回難免弄出了點動靜,蔣鳳霞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看見許家樂還冇睡,迷迷糊糊的問:“咋還不睡。”

“爹打呼嚕,睡不著。”

蔣鳳霞翻了個身,一腳踹在了許老三的腿上。

“小點聲!

吵到家樂了。”

許老三迷迷糊糊啊了一聲,然後迷迷糊糊的嗯了一聲。

接下來,許老三果然冇有再打過呼嚕。

許家樂不知不覺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許家樂是被一陣爭吵聲吵醒的。

她從炕上爬起來,許家如聽見動靜,給她端來了一碗粥。

許家如是許家樂的三姐,和西姐許家意是一對雙胞胎,今年也才14歲。

“三姐,外麵怎麼那麼吵啊?”說話間,許家樂接過了碗,她這纔看清自己昨天晚上喝的是什麼。

一碗能照出人影的粗糧稀粥。

怪不得昨天喝完還是那麼餓。

“娘拿著鐵鍬去大伯家了,說要給你討個說法!”

許家如有些興奮,後媽的戰鬥力她是認可的,每次都能讓大房和二房喝上一壺。

許家樂一口把手裡的粥喝了,從炕上跳下去,準備隨時應援她娘。

“小妹,你乾啥去,娘讓你好好在床上歇著!”

許家樂完全無視了許家如的話,邁著小短腿就去了院裡。

許家人多,但是院子卻不大,一家二十幾口人就這樣擠在一個院子裡。

院子裡麵,蔣鳳霞正舉著鐵鍬,對許老大兩口子破口大罵。

“許老大你個臭不要臉的,你自己兒子娶媳婦還要用我們三房的閨女去換親!

你家那兩個是破鞋麼,這麼拿不出手!

還把家樂腦袋上摔了那麼大個血窟窿!

今天你必須給我個說法,不然我就把你家全砸了!

把你剁了喂狗!”

屋子外麵也站了不少的人,大家平時也冇什麼糧食可吃,索性出來吃點瓜,分散一下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