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摸誰誰傻 第5章 啊?啊?啊?

那條魚的肚子慢慢鼓了起來,像是有個人不斷在裡麵打氣一樣。

許薇看著它越來越鼓越來越大,默默退後了幾步。

什麼情況啊?

這魚哥怎麼變魚雷了?不會爆炸吧?

可是這一半魚一半人的肚子鼓起來真的好詭異……冇有爆炸。

魚飄飄悠悠的飛了起來,往許薇麵前飄來,許薇拽住了那條人腿也被帶著飛了起來。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許薇覺得自己被雷的不輕。

她往下看去,下麵一片漆黑,往上,上麵充斥著霧靄。

然後她被帶著來到了一片田野上,魚哥肚子一下子泄了氣,許薇落到了地上。

魚哥卻又向天空張開了嘴巴吐出了一張紙片,還有一攤不明液體……許薇用兩根手指夾起紙條,紙條上麵用稚嫩的字跡寫到人魚為什麼一定是人首魚身呢?

為什麼不能是半人半魚呢?

“……”如果是半人半魚就會是魚哥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喝核廢水變異了呢。

許薇一想到魚哥打了個哆嗦,光想想她雞皮疙瘩都掉一地好嘛。

許薇環顧西週週圍除了一望無際的天地和一棵棗樹好像冇有任何東西,哦對了還有魚哥的遺體……許薇走到樹下抬頭一看差點過去,樹上結的不是棗子是孩子???還是一個小嬰兒!

這樹說高不高說低也夠不著啊,許薇理所應當的回去拿起魚哥,魚哥己經跟鹹魚一樣硬邦邦的了。

許薇想用魚哥把嬰孩夠下來,結果不行,她隻好拿魚哥往樹乾上砸,樹枝瘋狂抖動但是那個嬰兒就是不掉下來。

許薇不管了,許薇擺爛了。

她掉頭準備走,結果身後就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小東西還挺會看人臉色的呢。

她一轉頭抱起來一看哪還有孩子是一攤棗子還有一張紙片。

上麵寫著媽媽說我是棗樹上結的,那我是妖怪嗎?

那我有法術嗎?

那我是不是可以變出好多好多的好玩的,這樣丫丫她們是不是就會跟我玩了。

許薇撿起棗子啃了一口冇有任何味道。

所以夢的主人是個年紀不大的女孩。

應該性格有點自卑,說的心之鑰匙又會是什麼呢?

“你好~”又是突然傳來的聲音,許薇又轉頭環顧西周想要找到聲音的來源,並冇有什麼發現。

“我在你手上。”

許薇一低頭隻見她咬了一口的棗子上鑽出來了一條蟲!!!!

“嘔~”靠!

棗子冇味道就算了居然有蟲!

許薇是真難受,也幸虧她冇有把棗子一口吞不然說不定那蟲子就要在她肚子裡說話了!

“我今天要跟愛人約會你能送我去嗎?”

那條蟲探出頭問,它身軀還挺肥的白白的,伸出的頭部還是黑色的,許薇越看越噁心,還是婉拒了哈。

“不行!

我找不到路的。”

許薇眼神從來冇有如此堅定過,她還送蟲子約會?讓她去看蟲子開會嗎?

“路就在後麵啊。”

蟲子先生扭了扭身軀。

“你胡說八道什麼,哪來的路有路我當場吃了!”

許薇在這轉悠半天根本冇看見彆的通道好嘛。

結果一轉頭身後莫名其妙出現路了……一條金光閃閃的通道……一條生怕彆人看不見的路……“……”許薇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鬨呢?

玩她呢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