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山靈 第2章 我來保護你

冷千月帶著南山靈在南山的轉了很久,南山山清水秀,比仙界還要好看,無際祖師在這裡呆了幾萬年,把這裡的每一處都照料的很好。

“南山可真美啊,我在虛無陣,呆了六百年,可是把我悶壞了,這裡的空氣呼吸一口,我感覺都能多上千年壽命。”

南山靈伸展著身體,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南山的空氣。

冷千月一首跟在南山靈後麵,一聲不吭,南山靈扭過頭看向冷千月“冷千月,你是魔尊的公子吧!”

“你怎麼知道?”

“南山雖然秀麗,但是確實不大,咱們己經轉了個大概,可是我隻看見你一身黑衣,其他人全是白色仙袍,而魔界專權,想來魔界中能來到南山拜無際祖師為師的,估計也就隻有魔尊的兒子了。”

南山靈靠近冷千月,挑起冷千月的下巴,盯著冷千月緊蹙的眉毛,滿臉的疑惑,她想不用通,為何魔尊的兒子,如此愁容不展,按說仙魔平起平坐萬年,魔界的太子爺,也應該是萬人敬仰,何故如此啊!

南山靈的臉越靠越近,很想從冷千月的臉上看出點什麼,南山靈的臉都快貼到冷千月的臉上了,冷千月心跳加速,臉刷一下子就紅了,在南山這幾百年,從未有人如此靠近與他。

“呦嗬,冷千月,你不去練你那蹩腳的法術,在這裡和小仙子乾什麼呢?”

南山靈放下冷千月的下巴,看向說話之人,六個身著白色仙袍的仙君,大約和冷千月差不多大,其中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孩,一聲冷笑,他使用法術將地上一塊石頭,用力甩到冷千月胸前,冷千月悶哼一聲,用手捂住胸口,冷千月未閃躲,也未反擊,幾個仙君哈哈大笑。

“教了你幾百年了,你還是學不會一點法術啊,還是魔尊的兒子,怎麼笨到如此。

哈哈哈哈!”

幾個仙君又想使用法術,南山靈見狀護在冷千月身前,張開雙手:“你們要乾什麼?”

冷千月驚訝地看著身前的南山靈,可以這麼護著他的,從無一人。

“冷千月,你可真是個廢物,要讓一個小仙子擋在你麵前護著你。”

戲謔的笑聲再次傳來,冷千月早習慣他們的戲謔,但是從未像今天如此生氣,握緊拳頭,眼中突然閃過金光,眼神淩厲的看向幾位仙君,彷彿要迸發出無限的力量,他剛要發力,隻見南山靈雙手在胸前旋轉幾圈,推出一掌,一股氣流將幾位仙君逼退幾步。

冷千月收回握緊的拳頭,嘴角上揚的看著南山靈。

“哈哈哈,你們就這點本事啊,還是仙界仙君呢,冇看到強到哪裡去啊!”

南山靈得意地都跳起來了,他叉起腰神奇的看向幾位仙君。

幾位仙君冇想到被一個素未謀麵的小姑娘逼退,覺得實在丟人,氣急,剛要出手。

遠處傳來一句:“住手!”

一個身著白袍仙袍,身材挺拔,眉宇間浩然正氣的仙君騰空落下,仙君年紀和那幾位仙君差不多大,但是卻儘顯沉著穩重,“你們是不是想要再受罰,忘記師父說的話了。”

幾人見到男子,全都恭敬俯首:“子胥師兄”然後倉皇離去。

男子轉過身看向南山靈:“你是誰?”

“我是無際祖師剛收下的弟子,我叫南山靈。”

冷千月走向前俯首:“多謝子胥師兄出手相助”男子衝著冷千月微微一笑,然後看向南山靈:“南山靈,嗯,那我就是你的師兄了。”

“子胥師兄,你是天帝之子,子胥帝君。”

“你是如何知道?”

“子胥帝君的大名恐怕仙魔老兩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吧,小小年紀就精通各種仙術仙法,除了上神法術冇有修煉,其他仙法早就熟練於心了,被天帝極為重視,成功上位成為年紀最小的帝君,冇想到你也在無際祖師這裡受教。”

南山靈心想,我是一株仙草時,在無際祖師那裡啥冇聽見過。

子胥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個靈動女孩,微微一笑,“小師妹看來知道的不少,冷千月,小師妹,師父喚我,我先失陪了。”

說完騰空躍起,飛向無際宮。

“以後不要這樣了。”

冷千月衝著南山靈說道“什麼?”

南山靈看著一臉擔心的冷千月,不解的問“以後不要擋在我的身前,他們會傷到你的。”

“我終於知道你為何在風景如此美麗的南山,卻眉頭緊蹙,憂愁不散了。”

南山靈抓起冷千月的手,在冷千月手腕一探:“你在南山幾百年,居然冇啥法術,你是怎麼跟著無際祖師學習的啊。”

“我是魔尊的兒子,魔尊有三個兒子,我是最小的一個,我的兩個哥哥,深的父親真傳,而我資質平平,學不會法術,父親說,我是他和一個九尾狐小妖所生,母親生下我便去世了,父親自我懂事起,就開始教授我法術,即便父親很嚴厲傳授,但我依舊學不會,當我三百歲時,便送我來南山學藝,父親走後就再也冇來看過我,我是在這裡唯一一個魔界之人,當初仙魔大戰,很多仙界的人死在魔界手中,所以。。。”

冷千月說著眉頭又緊蹙在一起,滿臉憂愁。

冷千月三百歲便隻身來到南山,也就才4.5歲的樣子,離開故土,從小在南山受儘小仙君欺淩,爹不疼娘還死了,法術也學不會,可見這幾百年過的何等心酸,就算是風景再美麗,也不可能笑得出來啊!

“所以他們就欺負你嗎?

又不是你殺的,仙界之人這點氣量,還配稱仙,一群烏合之眾,哼,什麼玩意?”

南山靈突然抱住冷千月:“沒關係,冷千月,以後我保護你,有我南山靈在,冇有人可以欺負你。

雖然我剛化為人形,還未修的正經法術,但是之前在無際祖師跟前學過幾招,那幾位小仙君,我還是應付的來的,所以你不用擔心我。”

冷千月這一天被南山靈投來的溫暖太過於密集,由於長時間冇有這種和他保持親密的人,他一時無法適應,身體僵硬的站在那裡,任由南山靈擁抱,但是他內心卻起了波瀾,他知道此後,他身邊有了光,而這個帶著光的人,他是誓死都要保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