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山靈 第4章 如此枯燥

正課完畢,子胥師兄留下南山靈,把他帶到南山宮正殿內堂,子胥師兄讓南山靈找一個地方坐下,然後從滿牆的書籍中取出十本,扔到南山靈麵前:“這是基礎法術,全部背誦,之後我再教你施法。”

南山靈打開書籍,看著每一本都有上百文字,而且晦澀難懂,足足十本,她嚥了咽口水:“子胥師兄,全部背誦下來,得背到什麼時候?”

“每個南山弟子都得先背誦法術集,纔可以學著施法,否則氣運錯了,豈不會倒行逆施。”

“我不用背,子胥師兄,我肯定不會運錯氣的,我天資聰靈啊!”

“不可以!

早點背下來早點施法,背不下來,休想施法。”

子胥師兄說完,揹著手走出了南山宮正殿內堂。

南山靈拿起第一本開始默唸起來,唸了一遍實在不過腦,她惱怒的丟在第一本法術集“這都是什麼呀,我根本念不通順,雖然跟著無際祖師認識很多字,真是我認識它,它不認識我啊‘’南山靈站起身,走出南山宮正殿內堂,想要去找冷千月,剛出內堂,就被子胥帝君攔住‘’想逃!

‘’子胥師兄,你冇走啊!

‘’師父交代了,你得看好了,而且需要讓你儘快修煉基礎法術,基礎法術可以打通身體的各個經脈,可以幫助你穩固人形,否則會因為氣不足,難道你?

‘’子胥帝君歪頭對上南山靈的臉,子胥帝君身著白袍,高高束起的馬尾,少年感十足.淺紅色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壞壞的笑容。

頓了一聲之後:“想重新當回一株小靈草”要是換做彆的仙子,麵對這樣挑釁的帝君,恐怕早就臉紅心跳氣絕身亡了,可南山靈滿腦子都是,難道想重新當回靈草這句話,她用手撇開子胥帝君的臉,跑進內堂,還一邊唸叨‘’啊,我可不想回虛無陣了,我不要當靈草了,我這就回去背誦‘’子胥帝君從仙界到南山,每個仙子見到他,都是端莊從容,他作為帝君也要表現的沉著冷靜,如今碰上如此好玩的人,還不是仙界之人,不自覺的就想逗上一逗。

南山靈坐到桌前拿起書來就開始大聲朗讀,子胥帝君雙手環在胸前,低頭看著南山靈,邪笑了一下‘’你這麼背得背到什麼時辰?

‘’‘’那怎麼背,我記得無際祖師就喜歡念出來。

‘’‘’你還想和師父比啊!

‘’子胥帝君彎腰拿起法術集第一本,在南山靈前麵的位子上坐下‘’我幫你批註釋義,這樣,就好背了。

‘’說完,子胥帝君拿起筆就在法術集上開始批註。

南山靈走過去,在子胥帝君背後彎腰去看,烏黑的秀髮落到子胥帝君的肩頭,子胥帝君先是一驚,但隨即一笑。

子胥帝君很快就批註完,他扭臉看向南山靈,但由於南山靈靠的太近,他的鼻尖碰到了南山靈的鼻尖,兩人都愣住了,停留了片刻,子胥帝君到底是青春年少,如此近距離接觸女孩,內心狂跳,慌張的扭過頭,拿起法術集給了南山靈。

南山靈也有些不知所措,她接過法術集,看見子胥帝君如此慌張,又覺得好笑,子胥帝君到底是帝君,很快從剛纔的情緒中出來,又裝作一副正經樣子,站起來對南山靈說‘’快背吧!

南山靈看見子胥帝君這臉變的那叫一個快,瞬間覺得有點可怕,打了個冷顫,坐到了原來的位置。

南山靈看了子胥帝君的批註,瞬間理解了其中含義,‘’子胥師兄,這樣真的就很好背了。

‘’兩個時辰過去,天色有些暗,南山靈終於背會了.子胥帝君在南山靈背誦的時候,把後麵9本全部批註好了,他檢查完南山靈的背誦,又拿起第二本,扔給南山靈‘’明天一早要檢查。

‘’說完就離開了。

南山靈看著第二本,癱軟的趴在了桌子上,雖然加了釋義,確實好背,但甚是枯燥無味啊!

但又想到會變成靈草,她又立馬坐起身來,開始背誦.子胥帝君走出內堂,看見冷千月站在外麵,剛還走路甩起的手,趕緊一手在前一手在後,端了起來‘’冷千月,你為何在此‘’冷千月趕緊低頭作揖,“師兄,我來找靈兒”子胥帝君看了冷千月一眼“靈兒”冷千月趕緊解釋:“南山靈”子胥帝君看了眼冷千月,隻覺得,南山靈被叫做靈兒,倒是挺符合南山靈靈動的樣子的,不自覺的說出一句:“甚好”說完,子胥帝君便走了,冷千月不知甚好的意思,但是也並未多想,首接走進了內堂。

“靈兒”冷千月看見南山靈正背對正門坐著背誦南山靈聽見聲音,回過頭來,也並未覺得冷千月叫自己靈兒有何不妥,她飛奔過來,抱住冷千月:“冷千月,你是如何背下這麼多法術集的,救救我吧!”

冷千月己經習慣南山靈的熱情,他把懷裡的南山靈扶好,我來幫你”他走到桌前坐下,拿起一支筆和一個空白紙張,南山靈挨著領冷千月坐下。

“每一句都代表著一個動作,一個運氣的方位,我給你畫出來,你便可以更好的記憶了。”

冷千月一邊說,一邊畫,一個個小人從他的筆下飛快的生出,南山靈看呆了:“冷千月,你居然畫的那麼好,太好了。”

冷千月畫了半個時辰,南山靈一邊看法術集,一邊看圖,冷千月畫完,她也就背下來了。

“冷千月,我背下來了,這麼快就背下來了,哈哈”南山靈站起來開心的跳起來,冷千月看著她,露出了姨母笑。

開心倒是開心,但是南山靈感覺渾身痠痛,還打了個哈欠,學習果然是個苦差事啊!

“我們回去吧!”

冷千月看見剛還歡呼雀躍的南山靈,突然蔫了,便想著讓南山靈回寢室休息。

“嗯”南山靈拉著冷千月的長袖,往寢宮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