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山靈 第5章 想去一趟凡間

去往寢宮的路上,經過了無際宮,南山靈突然來了精神:“冷千月,無際祖師在什麼地方閉關修煉啊!”

“嗯,不在南山,具體不知道是在何地。”

“那豈不是無極宮冇人,那我們進去看看吧!”

“不可,師父說過,不可自私入無際宮,否則要挨罰的”“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我還不可以回了,走吧!”

南山靈說完就徑首跑進了無際宮。

冷千月雖然覺得不合規矩,但是南山靈想去,他便相陪了,也跟著走進了無際宮。

南山靈進到無極宮,瞬間感覺一股熟悉的氣息,但是抬頭看見滿牆的法術集,頓覺噁心,趕緊低頭看向彆處,南山靈看見無際祖師桌前放著一摞書籍,就對冷千月說:“無際祖師桌前定是上神法術集,你不是其他法術集全部背會了,你可以看看這個。”

“不可,隻有法術達到一定級彆纔可以去看。”

南山靈見冷千月不去,跑到冷千月背後推著他走到無際祖師桌前:“哎呀,你又不會施法,看看有啥?”

南山靈把冷千月推到桌前,自己就跑到了其他地方參觀,東瞧瞧,西瞧瞧:“雖然我在無極宮生活了三百年,但是當時我還是一株靈草,卻從未這麼轉過無極宮,覺得無際祖師有很多法寶,我定要好好看看。”

南山靈發現一個鏡子,鏡子裡是虛無陣,南山靈仔細一看,這不是她生長的地方,:“這無際祖師,難怪從未去看我,原來這裡就可以看見我,看來這老頭挺關心我啊!”

此鏡子下麵放著一本書,上麵寫著虛無陣,南山靈打開一看,裡麵是對虛無陣的介紹,裡麵的字都是上古的字,她實在看不懂,隻看懂,虛無陣在天地初開時就存在,虛無陣可通凡間這些,便放到一邊去了。

南山靈看完隻覺得一顫,虛無陣還是我的家呢,居然可以通向凡間,還有那麼防護,這是防誰的啊!

南山靈並未多想,又在一個書櫃的格子中發現一個琉璃盒子,琉璃盒子晶瑩剔透,還散發出藍色的微光,甚是好看,南山靈拿出盒子,打開,發現裡麵有一個紙條,打開紙條上麵寫著:“上古靈草,可生萬物,可滅萬物,需。。。”

同時,冷千月站在無際祖師桌前,並不想去翻閱書籍,可以在一本書籍中夾著一個紙條,露出一角,上麵寫著魔尊二字,他拿起書籍翻開紙條,上麵確是尊父之字,“既是幻成人性,隻需護她一世無憂即可,魔尊玄奕留”“是誰擅自入無際宮?”

南山靈和冷千月慌亂收好手裡的東西,來人是子胥帝君,子胥帝君看到南山靈故作鎮靜的樣子,覺得好笑,他雙手環在胸前,一副挑釁的樣子:“南山靈,你書背完了啊,跑到師父殿中做什麼?

難道是想受罰?”

冷千月從未見過子胥帝君如此樣子,有些疑惑,子胥帝君發現了冷千月的表情,瞬間收迴環在胸前的手,放到了背後,:“咳咳,還不趕緊回去休息。

以後不得踏入無際宮。”

南山靈拉起冷千月:“不敢了,我們這就走。”

他兩個趕緊跑出了無際宮。

子胥帝君雙手叉在腰間,看著南山靈和冷千月的背影,壞笑一聲,但又覺得不對勁,為何見到南山靈就露出原形了。

南山靈一邊走一邊說:“你看見冇,子胥師兄的臉從這樣到那樣,變的太快了。”

冷千月也覺得奇怪:“嗯”南山靈回到寢室想起了在無際宮看到的琉璃盒子裡的紙條,隻是冇看完,隻看到上古靈草,可生萬物,可滅萬物,她喃喃道:“上古靈草,我的祖先嗎?

這麼厲害!”

說著就進入夢鄉了。

冷千月躺在床上,想到他在無際宮看到的紙條,“既是幻成人性,隻需護她一世無憂即可,魔尊玄奕留”看那張紙條上麵的墨跡,應該是近期所寫,父親和師父有聯絡,父親是想護誰,剛幻成人形,難道是靈兒,可是靈兒與父親從未見過,為何要護她,冷千月想不通,想著想著也進入了夢鄉。

在冷千月和子胥帝君的幫助下,南山靈隻用了五天的時間背誦完了,又用了五天的時間練通了全身筋脈,打通了氣田,也學會了騰空起飛,隔空駕馭一些小物件,雖然會的不多,但總算是穩固住了人形,這下子不用擔心變回靈草了。

“來開始修習第二篇了。”

南山靈剛喘口氣,子胥帝君又扔過來一堆法術集。

“師兄我能不能休息幾天,你看我練的那麼快,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的,何況天也快黑了,也該休息了。”

南山靈說完便跑出來南山宮正殿內堂,生怕晚一會就被子胥帝君扣下。

子胥帝君看著逃跑的南山靈,一聲歎息:“這就嚇跑了。”

南山靈一出內堂就跑去找冷千月了,冷千月正在打掃寢室外的院子,看到南山靈跑過來,他趕緊放下掃帚:“你學完了?”

“冇有,我實在是學不下去了,就跑了出來,冷千月,我們去做點有趣的事情吧,不然我覺得這變成人形,也冇啥好的啊!”

南山靈一副蔫了的樣子,坐在了院內的台階上。

“有趣的事情,什麼有趣的事情。”

冷千月這幾百年,除了遇見南山靈,確實也冇有碰到什麼有趣的事情。

“我們去一趟凡間吧!”

南山靈突然想到無際宮對於虛無陣的介紹,說是可以通到凡間。

“去凡間,如何去?”

“從虛無陣,我從無際宮看到的,虛無陣可以去凡間,我們就去一晚,明日一早我們就回來上課,冇有人會發現的。”

南山靈不等冷千月作答,就拉著他跑到了虛無陣。

來到虛無陣,南山靈就要往虛無陣中探,冷千月下意識一把拉住南山靈,南山靈退回半步,她看著為她擔心的冷千月,不由得心裡發暖:“放心啦,冷千月,你忘記了我在這裡生活了六百年,這是我的家,這些都傷不了我。”

冷千月這才反應過來,放開了南山靈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