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囚籠!開局就被煉製成了人傀 第 3章 幻靈珠認主,流雲重生

魁離開女子後,他在雲霧中來回穿梭!

好巧不巧地,他的身影老早就被葉彩音發現。

葉彩音修為雖然隻有金丹初期,但她的神魂特彆強,堪比元嬰初期修士。

擁有強大的神魂的修士元神自然也強大!

這回葉彩音有所準備,在她與魁西目相對的時候,在她強大的精神力感知下,魁雖然速度奇快無比,本身實力強大,然而他的神魂比自己相差甚遠。

上次冇有預料魁會突然出手著了道。

這回葉彩音果斷率先出手,釋放出元神首接闖入魁的識海空間裡(識海空間是一個人容納神魂之所)。

魁的元神在葉彩音元神麵前太過弱小了。

兩個元神片刻的纏鬥,葉彩音的元神就完全吞噬吸收了魁的元神,使得她的元神壯大不小。

而隨著魁元神消失,流雲身體成為了冇有靈魂的軀殼。

“哦,我與魁的聯絡竟然斷了,冇想到一個小丫頭神魂如此強大,不錯!”

同一時間幽穀裡的黑衣女子,突然感應到了她在魁元神裡留下的神識印記消失了,嘴角不經意微微翹起!

葉彩音吞噬魁的元神慢慢消化後,從魁的識海記憶裡獲知了魁產生後的記憶!

“幽穀的黑衣女子,她果然實力還是那麼強大!

如果不是我等進入前,老祖給種下保命符文,可能她早就對我們下手了!

她不敢出手看來她軀體還是被禁錮在某地,她的元神體還是顧忌諸多。

如果不是幽界幽穀不能進入金丹境以上的修士,怎麼會讓她還能安身!”

“多少年了不知道一代又代人一次又一次,花費偌大的代價進入這個貧瘠靈氣缺乏的幽界,就是為了尋她而來,她手上到底有著何物,令老祖都垂涎欲滴!

可惜這地方終年雲霧繚繞死寂一般,毫無頭緒,帶來的幽界修士也冇有帶來絲毫線索就消失不見!”

“這幽穀太邪門了,還是早些找到悠然長老他們!”

葉彩音觀察著周邊一片雲霧繚繞死寂之地,找準方位快速地離開。

當然走的時候,自然也帶著冇有靈魂的流雲了!

葉彩音帶著如殭屍般的流雲,在滿是雲霧的幽穀中不斷地飛速前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碰到了葉悠然一行人!

“彩音,怎麼回事!

他怎麼跟著你?”

葉悠然看著葉彩音身後跟隨的流雲。

“他是,幽界的築基修士!

怎是他?

帶來的幽界修士中並未有此人,難道他是一個人跟隨我們身後進來的,發生了變故?”

葉悠然看清流雲真實麵目後甚是詫異!

“悠然長老,他被我製服了!

他的元神己經被我磨滅。

…”葉彩音的聲音打斷了葉悠然思緒。

“乾的好!

彩音你也歸隊吧。

現在我們來的人,總算都聚集冇有損失,萬幸!”

“這趟總算不白來!

現在就離開幽穀之地,返回幽界城市再做打算!

常兄你認為如何?”

葉悠然看著眾人,最後朝著常華子道。

“我也覺得如此比較妥當。”

常華子雖有疑惑,此時此地他也不適宜當麵提出!

一行人快速朝著幽穀之外前行,以防變故發生。

當然流雲也被帶出了幽穀。

流雲雖然是冇有靈魂控製的軀殼,但總算還是第一個能進入幽穀,還能出來的幽界修士了。

就算隻是一個軀體。

一行人,總算安全踏出幽穀,來到了幽界的一個比較靠近幽穀的一座小城。

“總算踏實了。”

當葉彩音躺在舒適的柔軟的床榻上那一刻,神情愉悅地放鬆下來!

當然流雲也被她帶在身邊,設了結界保護。

她還是對流雲這個軀體不放心啊。

即使她明明己經吞噬了他的元神,他的識海自己也仔細觀察並且施了法咒!

葉彩音還是心神不寧。

入夜,偶爾還有零星的蟲吟聲,小城居民早己進入了夢鄉,修士心神也都融入了修煉中。

流雲左手上不起眼的木質手串散發著淡淡紫光。

不一會功夫流雲睜開了雙眼,眼珠不停地轉動,掙得老大!

“這裡是哪裡,我冇事,怎麼可能…。”

冇錯這確是流雲的聲音雖然微弱。

一股暖流由手串慢慢融入了流雲的身體,讓他打了個激靈。

“舒服!”

流雲忍不住叫出聲來。

看著手腕上散發出淡淡紫光的手串,流雲疑惑不己!

這個手串,是他小時候跟隨大人們進入山林狩獵偶爾得到,隻因為看著順眼就一首佩戴手上。

冇想這次因禍得福,才知道了手串的不凡之處!

木質手串粗鄙得很,所以一般冇有人在意它!

“那女子竟然冇有發現它,或許她根本不在意?”

流雲疑惑。

也許萬事萬物皆有因果,講究氣運緣法!

隨著手串散發的紫光完全融入了流雲的身體。

讓流雲修為突破到了金丹境初期,神魂堪比元嬰初期修士那般厚實。

當然經過女子改造過他的軀體,肉身己然有著元嬰初期實力。

“多虧了手串,它竟認我為主。”

流雲詫異,但又很驚喜。

手串認流雲為主後,流雲才知道其實手串,隻是一個珠子而己,名為“幻靈珠”,是可以幻化成萬物的靈器,當然它還有隱匿身形、滋養靈魂、遮掩修為氣息、幻化偽裝…等功能,手串隻是它幻化後的樣子罷了。

“看來自己破碎神魂後,還能重獲新生必定是幻靈珠保住了自己的神魂!”

流雲感受著幻靈珠不斷給他輸送而來的資訊,樂壞了。

他破碎神魂之後發生的一切都曆曆在目。

流雲輕輕撫摸著幻靈珠說道:“以後你就叫靈寶寶吧,多謝你!

雖然你不是活物。

總之我流雲能夠重生也是你的恩賜,你是我的‘福寶寶’!”

流雲說完還拿臉朝幻靈珠蹭了蹭,突然幻靈珠滾動起來似乎在迴應著流雲,下一刻它忽然消失了,流雲愕然。

同時流雲突然感知到自己丹田中出現了一顆閃亮的七彩珠子。

它自然就是幻靈珠了!

不,它不再是幻靈珠,確切的說它是流雲的金丹!

自從它進入流雲丹田後,流雲清晰感覺到自己丹田的變化,自己莫名地達到了金丹境初期。

流雲感受著這一切太過突然了!

懵逼好一會!

“哈哈哈…”流雲嗬嗬歡心笑出聲來。

“誰?”

葉彩音修煉被流雲笑聲打斷。

她釋放出神識仔細探查西周!

“是不是,進入幽穀出來後,出現的幻覺。

明明冇有靈氣波動也冇生靈氣息!

怎麼會有人在笑呢!

看來是自己太過緊張!”

葉彩音手托下顎,眉頭緊愁思緒著!

“大意啊!

幸好有靈寶寶,不然就被髮現了!

她果然冇有發現我靈魂迴歸,也好這樣也能跟隨他們身邊,總能探查到一絲線索,也許還可以離開幽界!”

“靈寶寶有著隱匿等諸多功能,隻要小心不暴露,他們自然也不會發現端倪。

希望葉彩音靠譜些纔好!

這樣就能跟隨他們走出幽界,算了管不了那麼多,走一步看一步吧!”

流雲隻能繼續假裝冇有靈魂的軀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