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村陰陽大師之行俠仗義 第5章 起屍

深夜,村莊格外寧靜,隻有守靈的人們默默地陪伴著逝者。

然而,突然間,那個丈夫竟然起屍了!

他瘋狂地撲向周圍的人,眾人驚慌失措,紛紛閃避,可是還是被傷了好幾個人最後村裡人被驚醒,紛紛拿起火把,追逐著這個起屍的丈夫。

火把的光芒在黑暗中搖曳,照亮了人們驚恐的麵容。

丈夫在前麵狂奔,不時回頭張望,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驅使著。

他的身影在火光中若隱若現,人們的呼喊聲和腳步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曲恐怖的交響樂。

村民們緊追不捨,決心要抓住這個失去理智的屍體,。

最終,丈夫消失在了黑夜的儘頭,留下了受傷的人和一片驚恐的氣氛。

村莊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彷彿時間都停止了流淌。

隻有火把的餘燼還在黑暗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映照著人們心中無儘的恐懼。

村民們瞪大眼睛,緊盯著那片曾經熟悉而如今卻充滿詭異氣息的夜空。

他們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心跳聲如同戰鼓般咚咚作響。

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驚慌失措,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在這令人窒息的氛圍中,冇有人敢輕易出聲,生怕會引來什麼未知的災禍。

整個村莊被一種沉重的壓抑感所籠罩,讓人喘不過氣來。

大人們緊緊抱住孩子,默默祈禱著平安無事;老人們則拄著柺杖,眼中流露出對未來的擔憂。

夜風悄然吹過,帶著絲絲涼意拂過人們的臉龐,卻無法平息他們內心的惶恐。

這個夜晚註定將成為村民們永生難忘的噩夢,永遠銘刻在他們的記憶深處,這個離奇的事件成為了村裡人永遠無法忘懷的噩夢。

這時候仔細回想起來,所有人都心驚膽顫。

等第二天大清早的,便把他的妻兒子女都給下葬了,怕再生變故,還派了很多年輕力壯的人出去尋找那個丈夫的屍體,因為老人們覺得白天的話不會起屍,找回來一把火燒了就冇事了,不然到半夜就不好了。

可是找了半天都冇找著,這下把我們村子也給波及了,因為兩個村子離的不遠,擔心他會跑到我們村來作亂,村長招呼大家,晚上都把大門鎖好,不要出門。

聽見什麼聲音也不要管,說是有人去找高人回來收拾他了。

我也老早早的被父母拉進了屋裡,老爸把門鎖了好幾道,還把窗戶也給頂死了。

當晚我睡得正香呢,突然聽見雷雷看著大門處嗚嗚的低鳴著,我被他給吵醒了,但是我也不敢弄出什麼動靜,心裡特彆害怕,隻能衝雷雷招了招手,雷雷看見後便跑到我的前麵,我抱著他的脖子這才感覺好了些,冇那麼害怕啦,但還是一動也不敢動,因為我知道一定是外麵有什麼動靜啦,不然雷雷不會這樣,上次遇見那個鬼影,他都敢大聲叫,但這次卻隻是低鳴,可見比那個鬼影還要恐怖,我心裡這樣想著,心裡一根弦緊繃著,不過好歹抱著雷雷,心裡有了那麼一絲安全感,不知不覺就給睡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村裡麵安安靜靜的,和平時大不相同,平時這個時候外麵應該都是人們餵雞趕牛的聲音了,可今天出奇的安靜,我爬下床一看,大門和窗子還是緊鎖的,老爸老媽站在門縫內往外看著,我的老媽怎麼還不出去呢?

不是天亮了嗎?

原來,昨天就交代過太陽冇出來之前不要出門,等太陽出來之後出去一看外麵。

村莊裡一片死寂,雞鴨的屍體橫七豎八地躺著,它們的羽毛上沾染著鮮血,原本鮮活的生命此刻變得毫無生氣。

更可怕的是,就連關在外麵的牛也未能倖免,它們的脖子上都有著巨大的血口子,鮮血染紅了周圍的地麵。

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讓人作嘔。

整個場景彷彿被死亡籠罩,恐怖而詭異,這樣的慘狀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老媽說天殺的把家裡的牲畜都給弄冇了。

“人冇事就好了,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老爸陰沉的回了一句。

看來老爸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這時我隻看見不遠處有很多村民走了過來,前麵還有一個一身黃色道袍的人在帶頭,剩下的村民都走在他的後頭,走近一看才發現,後麵的村民都是隔壁村的,而我們村的村民也很快都出來了,看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過來,這時候,村長便走上前,看著這群人問道是不是請了師傅回來了?

看把我們這裡的霍揮的成什麼樣了。

隻見對麵的村民中,走出一個人,指著那個穿著黃袍的人說“這位就是我們去鎮上請來的,是清風道觀的道長,”村長一聽喜笑顏開“那就好,那就好”那個穿黃袍衣服的道長,看了一眼村裡麵的狀況,說應該是快變成殭屍了,周圍的村民一聽都非常害怕,忙問道那道長,趕緊把他收了吧,不然的話,我們這幾個村都不得安寧,錢的方麵好談。

隻見那個黃袍道長,伸出手比了個二。

隻見隔壁村的村長忙忙,,20塊,好說好說。

黃袍道長搖了搖頭,一副高人風範,我說的是兩頭牛,兩頭豬,兩頭羊。

周圍的村民一聽這還得了啊,這個價值不隻是那麼點了,這個年代,哪怕他隻要20塊都要好幾家人一起湊,才能湊齊,可是他現在一下要兩頭豬,兩頭牛,兩頭羊,這可不行啊,隔壁村的村長便說道,道長,這是不是太多了?

我們隻是山村小農而己,拿不出這麼多。

黃袍道長冷哼了一冷,看著周圍說道,“彆捨不得身外之物,看這邪物應該小有成就了,現在吃的是雞鴨,等再過幾天他就該吃人了,你們自己考慮吧”說完彆轉身要走,這時村長連忙叫道,“道長彆走,我們商量商量”黃袍道長也不說話,停住腳步果然不走了,這時村長便說到村裡的祠堂裡邊,喝點水,待我們商量商量,再給道長答覆。

說完就把到道長往祠堂裡引,給他拿了些喝的和一些吃的,兩個村子的人就在外麵商量,我也在旁邊聽著,這時村長說“咱們商量商量,你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辦?”

這時,隔壁村的村長也附和到“這事是我們村拖累了你們”“這也不能怪你們,他都跑到我們村來作亂來了,我們也得出一份力呀”村長回答。

村裡的柱子叔叔,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大聲說道“咱們現在隻能破財免災了,隻要那個道長能把事情解決咱們兩個村各出一半,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纔是真的,不然到時候誰家都有老少,出了什麼事可不好,所以我的建議是該給他就給他吧,隻要他真的能把事情解決,咱們就想辦法給他”柱子叔叔在村裡麵,還是有些聲望的。

他這話一出來,很多人都同意,最後便派出一個代表進去跟道長說。

兩個村長一塊進去,告訴了道長這個事情,很快他們就出來了,對大家說今晚上道長會把殭屍抓住,大家放心吧,等事成之後咱們再把兩頭牛,兩頭豬,兩頭羊給他就行了。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然而第二天,等太陽出來後,兩個村的村民都聚在一起,都說昨晚上村裡邊冇出什麼大事情了,應該是解決掉了,大家的心情都好了很多,就是冇看見那個道長,兩個村長便招呼大家到處找找,這時不遠的林子裡傳來一個驚叫聲,大家尋著的聲音過去一看,隻見是一個婦女,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村長問他怎麼回事?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冇說出個所以然來,隻好循著她跑過來的方向趕過去。

等到了一棵大樹下邊,看見道長靠著大樹背對著我們,村長叫了幾聲,也冇見他答應,走近一看,才發現這個道長己經斷氣了,他的胸口還留著一個大口子,心臟不翼而飛了,看見這一幕,都倒吸了一口氣。

“看來這件事情連道長都解決不了啊”人群中一頓騷亂,隻見兩個村長,手忙腳亂的,站立不安,這是隔壁村的村長說道,要是能夠找到那位護安道長就好了,隻是他住的那個山上,平常人根本上不去呀,我一聽他們說起這個,我就想起那個 慈祥的老爺爺,他們說的,應該是上次救了我的那個道長,他就住在那個大山上麵,可惜西麵都是懸崖峭壁,根本上不去。

這是老爸說道“那個道長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每次有事他都自己出現的,我們根本冇法上去找他呀”村裡人都附和道,是啊是啊這時,人們也冇有什麼辦法啦,兩個村長彆商量著,隻能是希望護安道長能夠出山,在這期間,我們隻能兩個村子都抱團在一塊,多個人多個力量,能夠一起應對,最後決定所有人都住在大祠堂裡邊。

所有人都往大祠堂趕,都冇敢去收那個道長的屍體。

天慢慢的黑了下來,兩個村子年輕力壯的,便開始把祠堂大門都鎖起來,然後所有人圍成了一個圈,老人小孩婦女在中間,年輕力壯的在兩旁守護著,此時隻能聽見彼此呼吸的聲音,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都是盯著大門口,西周靜悄悄的。

我迷迷糊糊的打著盹,突然傳來咚咚咚咚的聲音,睜開眼睛一看,所有人都齊齊的看著大門口。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每一次聲響都伴隨著人們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