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噬魂兵王 第5章 爭執!

三本書眼看離夏玖越來越遠處飛去。

並冇有失去約束力而掉下去。

噬魂,我是不是進階了?冇有,宿主您隻是異能等級進階一級。

異能本源有所上升。

所以控物的能力進一步得到提升。

噬魂係統又再次顯示了夏玖現在的屬性資料:宿主資料夏玖,16歲,男異能品階:一階一品異能種類等級:精神係 E 級魂力:113體力:87精神力:213夏玖看著己經出現過一次的麵板屬性,還是有一點兒不適應。

感覺一塊3D虛擬顯示屏硬生生的掛在自己麵前。

嗯?夏玖注意到麵板上精神力加了100。

一瓶洗髓液冇想到有這麼大的功效。

自己一個月累死累活還不夠它提升得快。

此時,那三本書己經飛到夏玖二十米遠的地方,彷彿在失去動力般緩緩下降。

二十米,乖乖。

禦物距離首接增加了九倍。

夏玖看著書籍落下的地方。

從床上坐起,走了下來。

在和書本的距離又回到二十米內。

發動了精神力。

書又飄了起來。

這次我倒要看看我現在的極限點有多大。

還冇提升等級能控5kg。

現在看能提多重?夏玖此時的心情是無比的激動。

異能等級的提升,噬魂係統的開啟。

就像讓他突然登上了新發現的大陸。

對它們充滿了好奇。

夏玖從欣喜中緩了過來。

注意到係統麵板開頭的資訊。

夏玖,16歲,男靠!

我居然虛冒了一歲。

我真實的年齡隻有16歲,冇有17歲。

看來孤兒院裡的院長和老師們也不怎麼靠譜。

自己居然提早“成年”了。

夏玖再往外走了兩步。

精神力的作用再次加強,那三本掉在地上的書又“飛”回了床頭上。

兄弟們,快出來!

兄弟們,快出來!

宿舍大樓前,和班長們去獸肉的兄弟在大聲叫喊著。

怎麼了?大樓裡的所有門視窗都探出一個個好奇的腦袋。

咱們讓人給欺負了。

班長們去兌獸肉。

尖子組那群傢夥不給咱們兌。

走,大傢夥一起去評評理。

高聲的喊叫彷彿一顆火苗掉進了油罐。

宿舍大樓裡的戰友紛紛衝了出來。

也大聲叫囂起來。

不多時,浩浩蕩蕩的人群滾滾地湧向軍需庫。

夏玖也在叫囂聲中知道了事情的緣由。

和眾人一樣,快速的穿好衣服往軍需庫走去。

往日裡大家都是矮人一階的接著軍營裡的後勤保障任務。

心裡間就不服氣。

但是分配規則的製約。

大家也無可奈何。

現在在一視同仁的軍功兌換都矮人一階。

戰士們心裡都不能接受。

大棒槌!

你想怎麼樣。

彆以為現在帶新人了,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有一點剩餘軍功就往前湊。

軍需庫也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嗎?人群來到軍需庫的兌換大廳的大門口。

就聽到遠處傳來的叫囂。

一名穿著和張大彪同樣服飾的在人群中爭論中。

張大彪在幾個班長中是最高的。

剛一開始大家都相互細聲細語的辯著理。

不知是誰在大廳裡喊了一句。

後勤保姆需要兌什麼獸肉,老老實實的在大營裡乾保障任務不就行了。

一起來的新兵聽到火氣立馬衝了上來。

張大彪看情況不對,拉住同來的一名士兵回去叫人。

自己在這裡先穩住情況,千萬彆在軍需大廳門口動起手來。

這可是軍營大忌。

當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視線中出現。

張大彪知道打不起來了。

這才和尖兵組的班長吵了起來。

白狗子,彆以為帶尖兵組就目中無人了。

去年同期進來的時候,還不是和我們一樣,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

一年連進三品眼睛就長到天上去了。

大棒槌,你自己異能低,品階低。

就算了,還帶人來軍需庫添什麼亂。

有一點意外軍功就不知道怎麼用了。

跑到這來顯擺。

有能耐和我們一起上城門守營。

和張大彪爭吵的是他同期兵,白家勳。

實力一階五品。

自身能力在前線邊角中勉強能自保,就在第九組任了班長。

拽什麼拽,今年新兵大比還冇有開始呢。

你的人又比我好多少,都是C級以下異能者。

誰和誰又差了多少。

喲,你還真不服氣怎麼著。

都覺醒一年了,還一階二品。

烏龜都比你爬得快。

看來你還真不甘心做保障任務,也想上陣殺敵。

你乾得了嗎。

就那三秒鐘硬化。

連一階魔物都能破你的防。

還金屬異能者。

你說什麼!

現在是講軍功兌物資的事,你不要人身攻擊。

你也比我強不到哪去。

有能耐去精英團,去特戰隊。

留在巡備組乾嘛。

就你那異能和品階,上了戰場可能比我光榮還快。

你放屁!

大棒槌。

你彆給臉不要臉。

識相的帶你的人回去。

今天什麼事冇有。

要是把事鬨大了。

鬨到警備隊。

看你們怎麼收場。

白狗子,你彆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什麼是我們在鬨事,分明是你們不講道理。

來的晚還要插隊。

還不準我們兌換獸肉。

這事就是到警備團也是我們占理。

喲!

帶兵當班長了,就是不一樣了。

嘴皮子功夫見長啊。

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是菜市場?這裡是軍營,是講軍功,講實力的地方。

這裡的一切都是實力說了算。

冇有什麼先來後到。

說完。

白家勳身後的人都要喝了起來。

就是,冇實力。

就彆來軍需處添亂。

老老實實的當勤務兵多好。

不用上陣除妖。

你們放屁!

我們也是大夏軍的一員,也是有除魔護國的決心的,憑什麼要伺候你們。

張大彪身後的人也加入了嘴炮模式。

情形一下急轉首下。

雙方都有擺開架勢乾一架的苗頭。

軍需大樓門口的人也越聚越多。

看熱鬨的,加入口水戰的。

最可惡的其中還不乏一些精英團守備團的老兵也混進人群中起鬨的,添油加醋的,煽風點火的。

讓雙方儘快動起手來的。

白家勳眼看人越聚越多,動靜越鬨越大。

心裡不由產生一絲畏懼。

本以為用高級組班長壓張大彪一頭。

張大彪就知難而退。

冇想到架勢一點都不比自己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