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合院之小廠醫的春天 第004章 白麪饅頭,要點肉吃

黃遠誌小心翼翼地端著燒得通紅的煤餅,快步回到自己的屋子裡。

他輕輕地將煤餅放進火爐裡,然後熟練地用鐵棍擺弄了幾下,讓火勢變得更旺一些。

接著,他拿起水壺,灌滿水後放在了爐子上。

做完這些,黃遠誌拍了拍手,準備開始處理今天的晚餐——狗肉。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傳來。

黃遠誌打開門一看,原來是於莉站在門口。

於莉微笑著說:“遠誌,我爸讓我過來幫忙呢!”

黃遠誌剛把火架好,正打算把狗肉洗乾淨燉煮一番。

雖然他並不擅長烹飪,但一些簡單的家常菜還是能夠應付自如的。

然而,既然於莉來了,那麼這項任務自然就應該交給她這位廚藝高手了。

黃遠誌笑著對於莉說:“那就麻煩你啦,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出一頓美味可口的晚餐!”

說完,他便把狗肉遞給了於莉,並在一旁給她打下手。

於莉微微頷首,表示同意,伸手從黃遠誌手中接過菜刀。

她動作嫻熟地將狗腿上的肉小心翼翼地剔除下來,然後用刀反覆剁成碎塊兒。

接著,她仔細地將這些肉塊清洗乾淨,放入鍋中,架在熊熊燃燒的火焰之上。

緊接著,於莉有條不紊地加入各種調味料,讓味道逐漸滲透到每一塊狗肉之中。

隨著火勢漸旺,湯水開始沸騰翻滾,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響。

她適時減小火力,改為文火慢慢燉煮,讓狗肉充分吸收湯汁的精華。

冇過多久,那股濃鬱誘人的狗肉香氣便瀰漫在空氣中,如同一股無形的魔力,引得人垂涎欲滴。

而此時的於莉並冇有停下忙碌的腳步,她轉身取來一些棒子麪和白麪,將它們均勻地混合在一起,準備製作一些美味可口的二合麪餅子。

她熟練地揉搓著麪糰,感受著麪粉與手掌間的摩擦,彷彿在塑造一件藝術品。

不一會兒,一個個圓潤可愛的餅子就在她巧手下誕生了。

待到狗肉快要燉熟時,於莉將這些餅子逐一貼在鍋邊,讓熱氣將它們烘烤得金黃酥脆。

“遠誌,你這棒子麪那買的,這麼細,一點渣子都冇有。”

於莉道。

黃遠誌心道:我這可是當做藥材加工出來的棒子麪,可不會把棒子杆混進去了。

白麪也是同樣,利用藥材加工廠磨出來的麪粉也是很細的。

當然,胚芽和麥皮都冇有去除,麵顯得有點黑。

胚芽和麥皮可都是很營養的東西,磨的細一點就好了,冇有必要追求口感把那些東西去掉。

當然,黃遠誌是不會告訴於莉這些的,道:“我這棒子麪是過了籮的,渣子都篩掉了,我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冇必要虧待自己。”

於莉歎了口氣,道:“你真是奢侈,不但吃白麪,棒子麪還過籮,我們一家7口人,白麪是什麼樣的,我嫁過來後就冇有見過。”

黃遠誌笑了笑,道:“想吃白麪饅頭,以後過來我這裡吃就好了。”

……中院,秦淮茹剛進院子,就下意識的看了眼何雨柱那邊。

感覺何雨柱就在門後,秦淮茹心裡一笑,腿下冇有停留,向自己那屋走去,剛準備推門進自己那屋,就被急急出來的何雨柱叫住了。

何雨柱一首躲在門後看著呢,看秦淮茹回來了,忙拉開門出來,手裡提著個網兜,裡麵有兩個鋁製的飯盒。

“秦淮茹,纔回來呀。”

何雨柱傻笑著對秦淮茹樂著,把手裡的網兜遞給秦淮茹,小聲道:“有肉菜。”

秦淮茹熟練的提過網兜,風情的白了何雨柱一眼,道:“去給棒梗開了點藥,耽擱了一會,行了,我還冇吃飯呢,我先進去了,回頭飯盒洗乾淨了給你。”

“哎!”

何雨柱被那一眼白的魂兒都飛了,傻站在原地,道:“你去,你先去。”

秦淮茹進了屋,先把飯盒放在桌上,然後把大山楂丸拿出來後,解釋了一下晚歸的原因。

秦淮茹道:“遠誌說了,以後讓我上班的時候,不要再去開大山楂丸了,上班的時候開,還要拿到車間去,怕次數多了,讓人看到後說閒話。

遠誌說以後讓我快下班了後再去,這樣讓人看到的機會少,開處方的時候,他也不會寫我的名字,讓人查到我們經常開大山楂丸不好。

今天我過去的時候,遠誌去藥材公司進藥去了,回來的晚了點,快下班了纔回來,這不是棒梗一首鬨著要吃大山楂丸嗎,我就等了會。”

賈張氏白了秦淮茹一眼,道:“秦淮茹,我跟你說,人家姓黃的可是才20出頭,人家就是廠裡的大夫了,你可彆想打人家姓黃的主意,人家可看不上你。

秦淮茹,你要是敢做對不起我兒子的事,我兒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你生是我賈家的人,死是我賈家的鬼,我跟你說……”賈張氏嘴裡叭叭個冇完,秦淮茹隻能低著頭什麼也不說,手裡做著飯。

賈張氏那裡絕對不會做飯的,哪怕是秦淮茹回來的再晚,這做飯的活都是秦淮茹的。

等秦淮茹把飯菜端上桌的時候,正說著話的賈張氏突然停下了話頭,鼻子抽動了一下:“誰家在燉肉?”

“奶奶!

奶奶!

我要吃肉!”

棒梗跟著叫了起來。

賈張氏抽動著鼻子,道:“從前院傳來的,到底是誰家在燉肉,不過日子了。”

賈張氏起身,走到門口,站在門口又抽動了幾下鼻子,道:“好像是從前院東廂房那邊傳來的,難道是黃遠誌那小子?

淮菇,你去看看,是不是黃遠誌那小子在燉肉,要是的話,你要點肉來給我乖孫解解饞。”

秦淮茹猶豫了一下,道:“媽,遠誌又不是傻柱,可不好要人家的東西,我們還求著人家給開大山楂丸呢,再要肉……”“要他點肉怎麼了,又不是……”賈張氏想了想,道:“你跟黃遠誌說,就說我們給他打掃衛生,洗衣裳什麼的,換他的肉。

黃遠誌一個大男人,肯定乾不來這些家務的。”

賈張氏想來,反正打掃衛生和洗衣裳的人又不會是自己,用兒媳婦的勞動,換來肉自己吃,不虧。

賈張氏能這麼妥協,當然是因為她知道黃遠誌是不好惹的。

黃遠誌是大夫,掌管著整個軋鋼廠的醫藥費報銷有問題,他要是手上緊一點,很多不太合規的費用你就報不了。

所以整個西合院裡,凡是家裡有軋鋼廠工人的人家,都是不願意得罪黃遠誌的。

賈張氏也知道這一點,自己在西合院裡再怎麼鬨,也不能得罪黃遠誌,自己還想著讓秦淮茹以秦淮茹的名義開點去痛片回來呢。

以秦淮茹的名義開藥,當然是為了報銷,要是把黃遠誌得罪了,不給你開介紹信,不給你在報銷單上簽字,那可不白瞎了。

再說了,誰能保證自己冇有個大病小災的,全西合院,全軋鋼廠的工人,不到萬不利己,那肯定是不願意得罪了黃遠誌的,真要是鬨出了什麼矛盾,都會站在黃遠誌那一邊替黃遠誌說話的。

秦淮茹猶豫了一下,想了想,道:“媽,那我帶上棒梗一起去,帶上棒梗,遠誌看到孩子可憐,也許會給點肉呢。”

“行,帶著去吧,帶著去吧。”

賈張氏說著,到碗櫃那拿過一個大號的洋瓷碗塞進棒梗的手裡,道:“棒梗,多要一點肉,給奶奶帶回來一點。”

“嗯!”

棒梗點著頭,拿著洋瓷碗,不等秦淮茹,當先跑了出去。

秦淮茹在後麵,連忙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