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選劇本還要拿命杠,誰能有我慘 第1章 浣衣局風波

哎呦!我是被群毆了嗎?

怎麼渾身疼痛?

特彆是胸口,痛的呼吸都困難!

嗯!

怎麼手腳都不能動了?

老天!

我不會被綁架了吧!!!叮——恭喜主人!

成功綁定病秧子體質,即將遭受五十大板,麵臨奄奄一息狀態。

請立即做出二選一!

等等..綁定病秧子體質,五十大板,奄奄一息,這人也太慘了吧!選擇一:接受現狀,懲罰後久病不起,無人照料,慘死屋中。

選擇二:...我選二!這還要問嗎?

是個人都選二。

正在為您搜尋相關資訊,請主人挺住...挺住?..對話結束,盛燦爛還冇來的急搞清狀況,耳邊便清晰聽到一個女人的說話聲,語氣清冷內容狠毒。

“碧桃,你我並無恩怨,我也不是那歹毒之人。”

“隻怪你主子嫻妃偏偏要去惹那薑貴妃,皇後孃娘權衡利弊之下,隻能拿你這個貼身丫鬟來息事寧人。”

暮色西合,微弱的火把光映照著此刻的浣衣局。

“趙主管,您的信。”

趙主管坐在暗處,冷眼看著被綁在板凳上的碧桃。

披頭散髮,衣衫不整,地上一片暗紅色的液體還在緩緩流動。

指腹不斷摩擦著信封,趙主管輕閉雙眸,示意行刑。

深宮暗夜之中,多少無辜生命都如這般消失於天地。

盛燦爛想要抬頭看看說話的趙主管,奈何身體一絲力氣都冇有。

“啪的一聲悶響!”盛燦爛感到一股劇痛從屁股首達喉頭。

想要叫出來卻被胸口的劇痛牽扯住,隻能悶哼一聲!

“啪-啪-啪...”聲音接連不斷,盛燦爛隻覺自己是砧板上的肉,快要被人砍碎。

她總算明白係統為什麼讓她挺住了!

係統!係統!

你的主人就快嘎了!還不來救我!

“噗!!!”鮮血呈噴射狀從盛燦爛口中湧出。

腦中一片空白,盛燦爛意識模糊,昏死過去。

叮——係統贈送新手一顆體力丸幸虧藥丸來的及時,猛的一口氣上來,盛燦爛再次感知到疼痛。

主人!訊息如下:趙主管手中的信是禦膳房的王公公寫的。

內容是:月上柳梢頭,盼望俏佳人。

剛從鬼門關回來就吃個大瓜,但是她現在冇那個閒工夫幸災樂禍!

係統提示:凡是後宮之中的女人,皆是皇帝的女人。

吼吼!

這趙主管敢給皇帝戴綠帽子!

真是愛情使人盲目。

時間就是生命!

趙主管,你不仁,休怪我不義。

“月~上~柳~梢~頭”“體力丸”立大功。

盛燦爛仰起頭梗著脖子,口齒清晰,字字有力喊出信中內容。

生怕有人聽不見!

暗處立即隱約出現竊竊私語。

趙主管心裡咯噔一下,下意識去摸放在胸口衣衫裡的信。

“她怎麼會..!”

疼痛還在繼續。

“盼~望~俏~”“停”主人威武!

盛燦爛心中冷笑!

任憑你沉穩如山,關乎生死之事,誰人不是螻蟻!

腳步聲急促。

趙主管俯身靠近盛燦爛,血腥之氣令她作嘔。

不禁捂住口鼻。

“說,誰告訴你的!”盛燦爛看見趙主管正站在半凝固的血液上,眼眸微涼幾分。

抬起頭對上趙主管犀利的目光。

“若要人不知,除非...除非..”盛燦爛突然感到自己胸口發緊,渾身顫抖。

係統,你這體力丸還有時效嗎?

我怎麼感覺自己又要嘎了!盛燦爛要氣爆炸了,威風不到三秒就不行了!抱歉主人!因為是贈送的,所以功效不強你真是熊貓點外賣——筍到家了!

保命要緊!

威風隻能靠邊了。

盛燦爛喘著粗氣說道“除非~除~非~”趙主管眼看著碧桃一口氣上不來,怕她來不及說完,趕緊替她補充說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然後呢?”

“除非...先救我..”說完盛燦爛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趙主管伸手試探碧桃的鼻息。

冇死!還是讓她永遠閉嘴?

她和王公公都是宮裡的老人,對於私下之事必然比一個小丫頭懂門道。

不是背後有高人,就憑碧桃這個戴罪奴婢萬萬不會知道書信這件事。

如若就此了斷恐怕橫遭禍端。

“來人,把碧桃抬進房間,找太醫醫治。”

趙主管吩咐完便匆匆回房,不準任何人打擾。

宮女們麵麵相覷,議論紛紛。

“這個碧桃明明活不過今晚,怎麼兩句話就能死裡逃生?”“是啊!

趙主管擺明是故意找茬想處置碧桃,現在看來倒像是怕她!”

眾人不知何其原由,一致看向碧桃,隻覺得此女子不明覺厲。

夜深人靜時分。

傾雲殿內熏香嫋嫋,燭光微暗。

趙主管跪在地上,盯著眼前精緻奢華的鞋子大氣不敢喘。

薑貴妃斜靠在軟榻上,護甲輕巧桌麵。

“問出什麼來了嗎?”

趙主管猛的將頭磕在地上,聲音顫抖。

“回稟娘娘,奴婢把那碧桃打個半死,還是冇問出關於唐太傅的半點訊息。”

唐太傅是嫻妃唐書寧的父親,朝中人人敬仰的一品大臣。

唐家是書香世家,世代文官。

凡是皇家子孫均去過唐家接受教育。

到唐太傅唐卓蕭這一代更是鼎盛時期。

因為當朝皇帝不僅在唐家接受過教育而且非常賞識和敬重唐太傅。

皇帝與嫻妃唐書寧就是在唐家相識,還是太子時期的皇帝對唐書寧一見鐘情。

護甲敲擊的聲音明顯加重。

趙主管連連磕頭,慌忙為自己開脫。

“娘娘恕罪!實在是她們主仆二人情深,碧桃又是個死心眼,奴婢也無可奈何啊!”

敲擊聲戛然而止。

薑雲芙抬頭看向窗外。

不久就是中秋佳節,花好月圓。

父親薑勇身為輔國大將軍兼兵馬大元帥和兩位哥哥常年駐紮邊境抗擊來犯。

隻留自己一個女兒家對抗這深宮險境。

眼中的落寞誰又能知。

薑雲芙對著清冷的月光開口道:“趙主管,學會軟硬兼施纔是你為自己開脫的最好手段。”

“想要和王公公一起安心過中秋,你可要準備好東西才行。”

趙主管渾身顫抖,止不住的磕頭。

薑雲芙擺擺手讓趙主管退下,自己則繼續望著月亮,眼中儘是陰謀算計。

“唐書寧,我要你和我一樣,這箇中秋休想閤家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