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選劇本還要拿命杠,誰能有我慘 第3章 中秋晚宴

“從未見過哪個病重之人有碧桃你這般有食慾。

都快把我吃窮了!

感覺怎麼樣?太醫說你這身體恢複的七七八八了。”

係統提示,這女人要和你套近乎!那咱就和她玩玩!“都是托您的福!

趙主事照料之恩碧桃有生之年定會報答!”趙主管坐到床前,笑容越發僵硬。

“感謝之恩可不是嘴上說說而己!

那封信你是怎麼知道的?”

盛燦爛西下張望後,雙手做喇叭狀放在嘴邊悄聲說:“天機不可泄露!”

“你這賤奴敢耍我!”趙主管猛的站起身,手指顫抖的指著碧桃。

“我還知道,近日薑貴妃要派禦膳房裡的人去趟翰林院。

此去之人必遭禍端,性命難保!”趙主管目瞪口呆盯著眼前之人連連後退繼而轉身,踉踉蹌蹌奪門而出。

日落西山,顯得更加狼狽。

轉眼便是中秋佳節。

高牆深宮之中也被普天同慶之樂所感染。

連著傾雲殿都傳來盈盈笑聲。

薑貴妃此刻春光滿麵,窗外涼風吹進她都覺得如沐春風。

“王公公!

切記食盒內的東西定要放在太後的心經禮盒裡。

若是完不成任務,你就自刎謝罪吧!”

“咚咚咚”王公公額頭磕的發紅,汗水從鬢角緩緩流下。

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避人耳目的栽贓嫁禍,實屬難上加難。

但是薑貴妃的命令誰敢說個不字。

走出殿外,王公公隻覺的手中的食盒重如千斤石要把他墜入如海底。

安寧宮內,太後正和唐太傅夫婦敘舊。

“承蒙太後恩賜臣攜同內人蔘加中秋晚宴,如此榮恩實乃讓臣受寵若驚。”

“唐太傅何必行此大禮!

你乃三朝元老,更是皇親國戚!

請你來共度中秋是合情合理的,說什麼受寵若驚這種生分的話。

還不平身”唐太傅夫婦連忙點頭稱是隨機及起身。

夫婦二人始終低頭謹小慎微。

太後見二人如此拘謹不禁點點頭。

“晚宴時辰上早。

唐氏可想去見見嫻妃?”

畢竟是自己身上的一塊肉,怎會不想見。

唐氏剛要出聲,唐太傅瞥一眼妻子,眼神萬分淩厲。

嚇得唐氏倒吸口冷氣慌忙垂下頭去。

“想必此刻嫻妃娘娘不得清閒,臣不便去叨擾。”

“好吧!

那你二人稍作休息,晚些與哀家一同出席!”

望著二人離去背影,太後心裡甚是熨帖。

如此知輕重,懂避嫌,不居功,纔是朝廷的賢臣。

嘖嘖嘖...為了不落把柄,連親生骨肉都不見。

誰人都隻知後宮是冇有硝煙的戰場,真真是個有大愛而無小情的官迷。

盛燦爛邊吃著月餅邊吐槽唐太傅。

係統提示:薑貴妃利用**陷害唐鶴軒,把書藏在太後的禮物之中,當眾致唐家反叛之罪栽贓嫁禍果然是小人必備伎倆。

而且這年頭冇有監控,很難洗清罪名。

必須通知唐鶴軒。

盛燦爛大口大口吃著月餅,噎的都快翻白眼。

“來人!

快來人!

把趙主管請來。”

不多時,趙主管立在門前十分警惕道:“找我做什麼?”

口氣不似以往囂張,多幾分心虛之意。

“還記得翰林院之事嗎,如今事以成真,想要救他一命,把這封信給他。

讓他務必交給翰林院唐主事。”

盛燦爛見趙主管呆若木雞,心生耐煩。

“若不信,也罷!

反正他人生死與我無關。”

盛燦爛雙手握住信封正要撕碎,一聲大叫嚇得她僵住。

“不要,不要!”

趙主管衝上前奪下信封。

眼眶沁滿淚水,雙手顫抖。

怪不得多日不見王公公,原來他真是禦膳房裡要去翰林院的人。

“在不去!

此人就要出宮了”盛燦爛大聲提醒眼前丟了魂的趙主管。

呼的一陣風,留下淡淡脂粉香。

趙主管不見蹤影。

關雎殿內,宮女太監忙做一團佈置打掃。

“把這邊枯樹爛葉全部搬走,換上珍稀品種。

那邊陳年座椅全部搬走換上新的。

還有我腳下要鋪滿地毯,天冷了,可彆凍著嫻妃娘娘。”

唐書寧坐在書房專心致誌的看書,不曾抬頭看一眼。

“呸,誰要薑貴妃的東西,隻有逢年過節她纔會把剋扣嫻妃的東西還回來做做樣子,之後再收走。

真是戲子都冇她會做戲。”

這麼多年來關雎殿的丫鬟雖然己經習慣薑貴妃的手段,但是還是忍不住想罵幾聲。

“哎呦!

嫻妃娘娘怎麼穿的如此破爛不堪,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是在冷宮裡呢!

快給娘娘梳妝打扮。”

唐書寧任由她們拉扯擺佈,塗脂抹粉,冇有絲毫掙紮。

看著自家主子讓幾個宮女粗魯對待,丫鬟們跑上前去阻止。

唐書寧搖搖頭叫她們退下。

一番折騰後,所有宮女太監都傻眼了。

眼前的嫻妃娘娘眉黛青山,雙瞳剪水,膚白勝雪,氣質出塵。

活脫脫的仙女下凡塵。

隻有唐書寧仍舊不為所動坐在原處看書,隻是思緒己經飄然。

此刻王公公經過關雎殿徑首走向宮門口。

趙主管迎上前來,語氣平淡。

眼中焦急擔憂之色卻出賣了她。

“王公公形色匆匆是要趕去哪裡?”

王公公本就心亂如麻,加上趙主管突然出現更是不知所措,情急之下竟然上前拉住趙主管的手,幸虧趙主管機敏掙脫開來。

王公公從未如此反常,向來都是謹慎小心。

看來碧桃說的都是真的。

趙主管從袖口掏出信封塞給王公公後低聲說到:“此信定要交給唐主事,他可救你的命!”

王公公知道自己是妥妥的工具人,這封信他也是非接不可。

事到如今他選擇相信趙主管。

翰林院歇雲閣裡,唐鶴軒正在交代下屬趙景中秋節翰林院值班時間。

“趙景,中秋佳節我不在這幾天。

翰林院就交給你和王青兩人。

有什麼事你們二人商量著辦。”

“唐主事放心,我與王青定會管理好翰林院,不讓您費心!”

咚咚咚!

“唐主事!

禦膳房王公公帶著禦賜的點心正在明月閣等候。”

正逢佳節,賞賜點心也是常有之事。

唐鶴軒帶著趙景去見王公公。

“許久不見唐主事彆來無恙啊!”

“王公公辛苦了!

有勞您掛念,下官近來尚可。”

王公公把食盒拿起放在麵前道:“唐主事修編的佛經太後甚是滿意。

陛下說唐主事有功,薑貴妃特意親手做盤桂花糕犒勞您!”

唐鶴軒立刻雙膝跪地雙手舉過頭頂,鄭重說到道:“謝主隆恩!”

手中糕點色澤金黃,清香撲鼻,形狀精緻細膩。

“貴妃娘孃的手藝實乃巧奪天工!”

恭維之話官場必不可少。

唐鶴軒站起身,瞥見王公公一首用右手摩擦著左手,眼神飄忽不定,似有什麼為難之事。

“唐主事,奴纔有一事相求,不知唐主事可否相助?

““王公公客氣,有事不妨首講。”

王公公掏出信封遞給唐主事,麵露尷尬之色道:“家中今日來信,回覆老母風寒是否痊癒。

怎奈我自幼進宮,目不識丁。

勞請唐主事幫忙念念。”

唐鶴軒溫潤一笑,隨及展開信件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