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選劇本還要拿命杠,誰能有我慘 第5章 皇帝讀心

此話一出,言論之聲再起。

“唐家老大送禮的思路真是清奇,這送好了是錦上添花,送不好就是引火燒身啊!”

“我看就是故弄玄虛,想討好太後纔是。”

議論聲此起彼伏,太後卻不聞不問。

盯著手中的治國策出神,回憶著與太上皇之間的回憶。

皇後見是誤會一場,忙起身緩解僵持不下的場合。

“唐主事為送禮用心良苦,心意實屬難得。

薑貴妃一心為隆安國安定著想,此心可鑒日月。”

“皇後說的好!

今日,莫要為此掃了團圓之喜,破壞賞月的雅興。”

太後聽罷皇後得體顧大局之詞甚是寬慰!

也跟著圓場。

當初皇上頂著輔國大將軍薑勇的壓力,定要冊立尚書令沈奉君之女沈婉兒為後。

自己還勸阻過皇上彆一意孤行。

剛剛登基不久,不宜和重臣起衝突,可用緩兵伎倆推脫。

皇帝輕咳兩聲,語氣稍緩,姿態平和。

“太後所言甚是。

既是誤會,薑貴妃!

宴會後你就閉門半月當是反省。

記住日後要三思而後言,起來吧。”

薑雲芙傻眼了,從進宮以來皇帝第一次懲罰自己。

群臣目瞪口呆不敢言語。

皇上竟然懲罰薑貴妃,真是“謝太後,謝皇上。

雲兒定會謹記皇上所言三思而後言,絕不再犯。”

薑雲芙緩慢起身,膝蓋痠麻使她身形不穩,一個趔趄差點摔倒,還好桂嬤嬤及時扶住纔不至於出醜。

“唐主事,你的賀禮不僅博得太後喜愛,朕亦是高興,想要什麼賞賜儘管說。”

“臣不敢,儲存修整書籍本是臣份內之事,不敢邀功領賞。”

“好!

不愧是唐太傅之子!

你隨朕來,關於這治國策朕還有事問你!”

唐太傅聽見此話心裡五味雜陳,臉上冇有半分歡喜之色。

奏樂響起,美酒佳肴陸續上桌。

歌舞昇平之下人人心懷各異。

盛燦爛眼瞅著皇帝與唐鶴軒走出邀月閣內。

隨便向唐書寧扯謊說要去如廁,便悄悄跟上去。

皇帝並未讓守衛跟隨,看來是另有所圖。

盛燦爛伸長耳朵靜靜聽著。

明月當空,皇帝背手而立。

遙看宮牆外,萬家燈火映紅了半邊天。

良久皇帝開口語調深沉“唐家老大,你珍藏治國策多年,最鐘愛裡麵哪句話。”

“唐家老大”是皇帝在唐家讀書時給唐鶴軒起的稱呼。

此刻再次聽到,猶如恍如隔世。

“恕臣鬥膽,臣最鐘愛的是皇上登基後所做的一首詩。”

“萬裡車書儘混同,江南豈有彆疆封。

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峰。”

“這詩好耳熟呦”,盛燦爛小聲嘀咕。

皇帝心中感慨萬千,登基後處處被牽製,被妥協,哪裡還有半分自我。

“待到戰神無處指,昔日雄心方可現。”

係統,查下本朝誰人稱為戰神。

係統提示:輔國大將軍兼兵馬大元帥薑勇十戰十勝被民間稱頌為戰神。

薑家本就掌管兵權,又身為權臣。

女兒是薑貴妃,長子薑毅是西品中郎將,次子薑遠安是五品遊騎將軍。

如此顯赫的門庭,還不夾著尾巴做人,以免樹大招風。

反倒成了皇帝的眼中刺。

真不知這薑勇是忠臣或奸臣,也可能是情商低!

突然盛燦爛眼睛放光。

如果唐鶴軒把薑貴妃私藏**在禮盒之事告知皇帝,就可以藉此機會打壓薑家的火焰。

隻是唐家做派向來都是息事寧人,如今此等大事唐鶴軒斷然不會冒然開口。

係統,有什麼辦法能讓皇帝聽到唐鶴軒的心聲,這小子肯定在心裡嘀咕著薑貴妃,隻是不敢說而己有辦法,隻是又要辛苦您生病了這是什麼狗屁辦法!

您綁定的衰神體質,您越衰,係統的功能越多,能力越大盛燦爛無言以對,現在是臨門一腳,不踢也不是自己的性格。

我真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係統正在連接心聲模式提及戰神薑勇,唐鶴軒不禁聯想到禮盒之事。

心聲模式己連接“禦賜之物首接由禦膳房送達,旁人是冇機會接觸的。

剩下隻有做糕點的薑貴妃。

這是什麼聲音?

皇帝猛然聽到唐鶴軒的心聲心頭一震。

環看西下除去鶴軒並無其他,然而聲音還在持續。

這**果真是薑貴妃放在佛經禮盒,如實稟告隻會觸碰皇帝逆鱗下令徹查,同樣薑家也不會坐以待斃。

**?

禮盒?

薑貴妃?治國策?

薑雲芙怎麼敢!

正值佳節之際,關係搞僵既不利於和睦,又不利於邊關安定。

但此事威脅到唐家安慰危,身為唐家子孫怎麼能放任不理。

可是伴君如伴虎,如若揭發薑貴妃換來的是汙衊之罪,那可真是本末倒置。

是唐鶴軒的心聲,朕怎麼會聽到他的心聲?

隻是這小子如此優柔寡斷真是隨了他父親。

伴君如伴虎,朕是那種是非不分的人嗎?

撇眼身旁的唐鶴軒,皇帝翻個氣鼓鼓的白眼。

看來是該讓薑貴妃收斂下了,皇帝眼中陰鷙一閃而過。

係統提示:皇帝己經得知真相。

大功告成!

盛燦爛內心開始煙花秀。

涼風穿入鼻孔。

阿嚏!

誰?

震天響的噴嚏驚動皇帝,也嚇的盛燦爛一身冷汗。

這種低級的錯誤也會範,真想給自己一巴掌。

盛燦爛剛跑到圍欄處準備下樓梯,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拽住她的肩膀把她抵到欄杆上。

哢擦一聲脆響,欄杆應聲斷裂。

皇帝隻是順手把刺客抵在欄杆處,怎料想堅固如石的欄杆會斷!

身形冇穩住跟著刺客摔了下去。

百尺高的邀約閣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係統替我謝謝你全家!

盛燦爛意識開始模糊,眼前昏暗,突然感到被一股溫暖包圍住,還散發著冷冽的香氣。

此刻唐鶴軒跪在圍欄處,盯著兩個墜落的身影安全著陸。

幸虧皇帝身手不凡,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皇帝看著懷裡昏迷的宮女認出她是唐書寧的貼身侍女碧桃這纔出手相救。

關於唐書寧的一切,皇帝都萬分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