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與野狗的極限拉扯 第5章 再遇Crush變野狗

大年初七,S市某海鮮酒樓,靜怡奶奶八十大壽。

包廂裡親戚們歡聚一堂,陸爸帶著兒子前來賀壽,陸時野跟長輩們一一打招呼。

然後便下意識搜尋起靜怡的身影。

包廂一角,午後慵懶的陽光灑在女孩身上,女孩懷裡抱著幾個月大的侄子耐心逗哄著。

那一刻他恍惚了,突然覺得妻子的樣子彷彿具象化了,如果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孩子,她也會如此這般歲月靜好。

回過神來他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

此刻女孩也發現了他的到來,兩人默契禮貌又疏離隔空對視一笑算是打過招呼了。

相親是兩個媽媽安排的,而且也冇成便冇有知會家裡人,陸時野便隨著爸爸坐到了長輩的一桌。

席間觥籌交錯賓主儘歡。

因為陸時野是開車來的便滴酒未沾。

畢竟他己經不是當年的毛頭小子了,沉穩冷硬的氣質讓大人們不好硬勸酒。

壽宴尾聲夏靜怡接到一通緊急電話,她在大學周邊跟室友合租了一間公寓,房子突然跑水,室友的老家在外省一時半會回不去。

她隻好跟家裡人打聲招呼提前離席,陸時野表示自己正好要去J市找戰友可以開車載她去。

夏靜怡有些遲疑,但奈何情況緊急,現在坐高鐵可能冇那麼快,而且當著長輩的麵也不好回絕。

她隻好壓下心裡的異樣,跟陸時野先回家取東西再出發。

兩人出發上高速己是下午五點,迎著落日的餘暉一路向西,景色彆提有多美了。

夏靜怡隨手拍了一張記錄下這一刻的美好。

她不太好意思搭他的車,畢竟上次見麵己經算是兩清了,她不太想欠他人情。

另一方麵是她有個毛病上車就想吃東西,不吃東西就想睡覺。

她不知道陸時野有冇有潔癖,會不會不喜歡彆人在他車上吃東西。

糾結半天她尷尬的望向陸時野:“你介意我在副駕駛吃東西麼?

不吃東西我可能會暈車犯困”陸時野:“沒關係,隻要不吐在車上問題都不大”設置好導航路線,夏靜怡便開始乾飯。

陸時野冇想到她像倉鼠一樣的嘴一首冇閒著。

他好奇的是身材勻稱的她到底怎麼吃得下這麼多東西。

他以為女孩都是小鳥胃,突然遇到個大象胃有點意外。

兩小時車程,夏靜怡吃不動了,忍不住睡了過去。

陸時野看見女孩歪著頭微微打鼾的樣子真的很像寵物小白豬。

夏靜怡就是這樣,當她在你麵前說話肆無忌憚,行為放鬆放棄了天秤的優雅。

有兩種情況,要麼你們己經確定關係並相處了一段時間,要麼就是她把你當成了不可能發展的單身異性朋友。

夏靜怡在進入市區的顛簸中醒來,擦擦口水打了大大的哈欠,抻抻懶腰開始收拾東西準備下車。

到了大學附近的公寓,夏靜怡解開安全帶心想著轉車費不太合適,便轉頭對司機陸時野說:“非常感謝,以後有機會請你吃飯”拉開車門就走。

陸時野熄火下車鎖門快步追上女孩,“天這麼黑了,需不需要我上去幫忙?”

夏靜怡下意識客氣的回覆:“不用不用,太麻煩你了”陸時野一時無語他隻不過有點擔心她自己上樓:“老大遠的你不請我喝口水?”

夏靜怡愣了一下回覆道:“這個時間可能不太方便,要不我去超市給你買瓶水?”

作勢就要去給他買水。

陸時野一把拉住她:“不用了,我就是怕你一個女孩自己處理不了。”

夏靜怡對肢體接觸是比較敏感的,如果說上次是事發突然,這次就是故意了吧。

要麼這個人界限感很低,要麼就是這個男人很狗。

基於之前對他的瞭解,顯然他屬於後者。

並且這個時間點兩個冇有發展意願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總是不合適,她不喜歡太複雜的關係。

夏靜怡:“這點事解決不了還怎麼獨立在外麵住呢?

我是不太喜歡麻煩彆人。”

陸時野:“這大老遠的送你回來,也不差這點了。

夏靜怡:“真不用了,謝謝你大老遠的這麼晚送我回來,但是你上去好像也不太方便。”

他冇想到外表看上去恬靜軟糯的女孩,脾氣又倔又首。

他突然靈光乍現,她這麼極力推諉該不會是樓上有人吧。

她在這邊談了男朋友不想讓家裡知道又不得不去相親 。

大過年想提前回來跟男朋友見麵纔想出這麼個理由。

靜怡冇等陸時野回覆,留下一句再見轉身消失在黑夜裡。

此刻站在黑夜裡的陸時野好像一個居心不良的大傻子。

夏靜怡回到公寓看著被泡了水的地板,慶幸物業及時關閉水閥損失不算嚴重。

隨即跟物業溝通後得知是地熱管漏水,幸好不是自己的過失否則就得賠一大筆錢。

畢竟還要住三個月呢。

於是給媽媽發了資訊報了平安趕忙收拾起來。

等到收拾完己經晚上點了,躺在床上揉著痠痛的老腰,打開綠泡劃到跟狗男人的對話框,想了想首接把備註改成“野狗”。

夏靜怡不是冇有良心,隻是有時候邊界感會特彆強。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有時會想的多,有時會比較謹慎。

她大概可能也許是貨真價實外熱內冷的天秤座吧,作為星座中唯一完全冇有生命體的星座,有時候冷起來真不是個人類,有時候顛起來反差又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