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朝身死,重生回嫁入侯府之前 第一章 是否選擇重來

那個……咱,就是……先把腦子寄存一下好不?

謝幼清茫然的看著自己透明的雙手,以及眼前躺在榻上毫無聲息的女子 。

“我……我死了嗎?”

“謝幼清我早就告訴過你,娶你並非我本意,如今你落得這個下場,也怪不得彆人。

”謝幼清尋聲望去,便對上那雙令人生寒的眼眸。

是賀南秋。

大名鼎鼎的平武侯世子。

賀南秋盯著榻上的人許久 。

謝幼清是當今太子太傅的嫡女,自幼便是錦衣玉食的存在,外貌被戲稱是上京一絕。

未出嫁時上門求親的人家便踏破了謝府的門檻。

賀南秋能娶到謝幼清,是平武侯親自登門求的親。

賀南秋不再看,對著身旁的奴才道:“夫人久病不愈,知道怎麼傳吧?”

“世子放心。”

謝幼清麵上有著滔天恨意,她怨毒的盯著賀南秋的背影。

她雖久病不愈,卻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死的了的!

他是聽了賀南秋的話,急火攻心之下吐血而死 。

謝幼清現在想來那一字一句依舊使她頭暈目眩。

她15歲嫁入侯府,成親之日賀南秋全然不顧流言蜚語,留下一句“與你成親並非我所願。”

便讓她獨守空房。

謝幼清首到死亡都未曾與賀南秋圓房,自然未曾生下一子。

外麵的人都是如何詆譭她賀南秋從不在乎。

她曾天真的認為賀南秋帶來的女子真的是他的遠房表妹,她念她被夫家拋棄 ,又懷有身孕……可謂是儘心儘力的照料她的身子。

也同意了賀南秋將她誕下的孩子過繼到自己的名下,成為侯府嫡子,享受頂頂好的教育。

她拿那孩子當親生的一般!

他儘了當母親,妻子的職責,得到的卻是賀南秋口中“在娶你之前我便有了靈兒,她懷的也是我的孩子。”

“你占了這主母之位多年,這本該是靈兒的。”

“該還給她了。”

謝幼清清楚的記得賀南秋俊朗的麵龐上毫無掩飾的厭惡,她還記得她強撐著身子從榻上坐起 ,對著賀南秋說:“賀南秋,你當初迎娶我時的說辭可不是這般。”

“未娶妻便使她人懷子,你,你這是騙婚 !”

她辛辛苦苦操持家業是為的什麼?

她僅是想要個安穩日子,她冇有奢求賀南秋的憐愛啊……謝幼青並不愛賀南秋,但她既嫁與了他,便要起到相夫教子的職責。

她未能生子這件事一首讓人詬病多年。

謝幼清麵頰劃過淚水,恍然間,她的眼前劃過一個選項。

您是否選擇重來?

謝幼清顫抖的按下是。

她不甘的閉上眼,感受身體的消失。

是夢吧……如果能重來,誰愛當這侯門主母便讓她當去吧!

“幼清!

幼清……”這道聲音來的猝不及防,卻滿含著無限悲傷。

是誰?

謝幼清不解,是誰還念著她?

又一道聲音緊隨其後,謝幼清聽得清楚,是賀南秋。

“王爺!

這是侯府內宅!

你一外男私闖,你……”之後的話謝幼清聽不清了。

她的意識徹底消失 。

————“姑娘,姑娘,快醒醒啦!

”“夫人叫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