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朝身死,重生回嫁入侯府之前 第五章 怎的又要去

謝幼清麵若冰霜“準備馬車,我們出府。

記住了,要帶有謝家標誌的馬車 。”

“姑娘去哪?

““去城外花祈寺上香。”

謝幼清腦中思索著下一步,“你待會兒去通知母親一聲 ,說我去給他和父親以及哥哥祈福去了,讓她莫要擔心。”

待事情辦好,謝幼清坐在馬車內出了府,往城郊趕去。

那靈兒便是被賀南秋養在外麵花祈寺內,她此行是要確認那靈兒是否還在。

若是在便罷了,若是不在就要麻煩些了。

耳邊的喧鬨漸遠,謝幼清知道是出了城。

她微微掀開簾子,露出半張臉,透過車窗往外望。

優美靜謐的景色讓她沉悶的心情好了些。

正行駛中的馬車忽的停了。

謝幼清問過蘭露才知道,因道路狹小, 過來一輛馬車堵住了路,除非一方退回,否則雙方都冇法子過去。

謝幼清低調出行,不想多生事端。

吩咐蘭露道:“讓他們先過便是。”

蘭露還未來得及告知車伕,便聽對麵馬車旁騎馬的男子喊道:“車上坐的是何人?”

謝幼清搖了搖頭,蘭露見此,開了窗回他:“小郎君,我們退便是!”

“這車上坐的可是王爺,王爺既問你了便答!”

男子麵上有些不滿。

蘭露聞言臉上有些慌張,忙看向謝幼清。

謝幼清捏了捏眉心,心想今日是觸了什麼黴頭諸事不順,她給了蘭露一個安撫的眼神,扶著她的手臂下了馬車。

按照規矩對馬車行了禮,“太子太傅謝懷安之女謝幼清見過王爺。”

那裝飾樸素的馬車內傳來一道聲音,很是好聽。

“不必多禮。”

謝幼清愣了一瞬,好熟悉的聲音。

“姑娘趕著去哪?”

那王爺又道。

“回王爺,正要去花祈寺給家人祈福。”

無憂王沉默了一瞬,“平安,讓謝家姑娘先行吧。”

謝幼清正要推拒,那王爺便接著道:“不必見外,謝太傅曾於本王有恩,改日本王會親自登門拜訪。”

父親曾有恩的王爺……謝幼清腦中模糊的浮現一張稚嫩的臉, 竟是無憂王嗎?

可他不是遊曆去了?

現在就己經回來了嗎?

無憂王名宣奕宸,是當今皇上的弟弟。

大前年便外出遊曆去了,說是增長見聞體察民情,外人都隻道他貪圖玩樂去了。

“回去我便告訴父親,王爺若是無其他事情我便先行了。”

謝幼清扶著蘭露欲上馬車,還未動作,無憂王的聲音便又傳了過來。

“巧了,本王本來也欲前往花祈寺,謝家姑娘,不介意與本王同行吧?”

雖是詢問,卻是不容置否的語氣。

謝幼清腳步一滯,看向那馬車方向。

就見車窗的簾子被一隻扇子撩起,探出了一個腦袋。

謝幼清該怎麼形容這張臉呢?

大概是那天上最俊美的神仙也不過如此了。

連她也不免多看了兩眼。

似是察覺到自己行為的輕浮無禮,謝幼清忙撇開目光。

語氣淡淡“王爺自便。”

平安一臉不解的看向自家王爺,剛剛回城的路上不是經過花祈寺了嗎?

剛纔不去現在怎的又要去?

何況本來不是要先回皇宮見陛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