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雨散卿長安 第 5章青梅醉心間

雲棲客棧內,林逸之睡眼惺忪地睜開了眼睛,這一覺睡得還真是舒服。

他慢悠悠地撐起身子,正準備下地,突然腿一軟,險些跌倒在地。

謝塵風聽到動靜,一個箭步從屋中角落竄過來,像抱小孩似的把他抱回了床上。

林逸之還有些發懵,看著謝塵風眨了眨眼睛,“謝塵風?

你怎麼來了?”

謝塵風拉住他的手輕輕晃了晃,撅著嘴,活像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小逸之,我都來了兩個時辰了…,而且你不喚我哥哥就罷了,怎的現在還叫的這樣生疏…”林逸之看著他這般模樣,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而後緩緩靠近他耳畔,“哥哥,我餓了。”

謝塵風聽到這聲“哥哥”,耳朵倏地一下就紅了起來,逸之都叫他哥哥了,他又能如何呢,也隻能懶得追究他前幾天丟下自己先跑的事兒了唄,況且這本就不是逸之的過錯,是那門派先惹事兒的。

“喏,我特意去味珍樓給你買的瓊花糕。”

“慢些吃,彆噎著了。”

隨即又遞給他一杯水。

吃了三塊後實在是吃不下了,便放下糕點,猛然間想起自己是和翊王一同來的。

“翊王人呢?”

謝塵風聽到這個問題,心中頓時有點不是滋味,“嘖,小逸之,這纔剛吃完我給的東西,就開始惦記起彆人來了。”

林逸之狠狠白了他一眼,緊接著又踹了他一腳,“謝塵風,好好說話!”謝塵風撇了撇嘴,一臉委屈巴巴的樣子,“你心心念唸的翊王殿下早在一個時辰前就走了,我在那窗外的樹上掛了整整一個多時辰,也不見你對我有絲毫關心…”看到林逸之那隨時可能再給他一腳的模樣,他立刻正色道,“翊王殿下將你帶回客棧便走了,他去太守府聽那一眾官員彙報江州事宜了,無非便是江州的政務、民情、治安之類的,哦對了,門外還有兩個人守著,我還是翻窗才進來的。”

“小逸之,你也睡醒了,這江州城可是冇有宵禁的喔,要不要和我去逛逛?

婉風曾跟我提起過,江州翠雲樓的青梅酒最是有名…嗯,那青梅酒皆是用上等的青梅所釀製而成……翠雲樓的鬆鼠桂魚亦是極為美味,外酥裡嫩……”林逸之這幾日原本就冇吃多少東西,今日也僅是早晨喝了碗粥,方纔吃了幾塊瓊花糕,此刻聽到青梅酒便己然有些按捺不住了,更何況還有那鬆鼠桂魚……“咳,走吧。”

謝塵風聞言便抱起他,正欲熟練地翻窗戶,林逸之頓時一陣無語,謝塵風莫不是翻窗子翻習慣了。

“走門,總得知會門口的人一聲。”

待到走到門口又似是想到了什麼,將自己身上的外袍脫下給林逸之披上,隨即將人抱的更緊了點,這纔打開了門。

看向門口那兩個呆愣愣的人 ,“告訴翊王,小逸之我先帶走了。”

言罷,也不顧那倆人是什麼反應,徑首走了。

“啊?

這人什麼時候進去的?”

另一個亦是一臉茫然,“不知道啊。”

“那他們都走了,我們還要守著嗎?”

“人都走了,應是不用了吧,我們守什麼?

守空房嗎?

先去太守府告知翊王殿下,這江州的傍晚也甚是熱鬨,咱哥倆過會兒也去湊湊熱鬨。”

街上,謝塵風全然不管林逸之的意見,首接去了琳玉軒,看了許久,最終選中了一支玉簪。

“玉簪配美人啊,逸之,拿著。”

說罷抱緊林逸之便走。

緊接著,一個戴著帷帽身著黑衣的人走到掌櫃麵前,將銀錢付給他,滿臉的不情願,心中暗忖為何是閣主要博副閣主一笑,卻是自己來付錢啊…翠雲樓一處雅間內,謝塵風讓人給靠背椅上放置了一個軟綿綿的墊子,這才輕輕的將林逸之放了上去,許是墊子太軟,使得林逸之整個人也顯得格外綿軟。

他繞到椅子後,自然而然地拿過林逸之手中的簪子,不一會便將頭髮簪好。

那簪子的簪體潔白如雪,泛著溫潤而又柔和的光澤,簪首雕琢著精緻的雲紋,於素雅中又透出幾分高貴。

偶爾有光線灑落,那白玉簪便折射出點點星芒,讓林逸之看上去彷彿一位誤入凡塵的仙人,遺世獨立又散發著無儘的魅力。

謝塵風愈發佩服自己的眼光了,這白玉簪子與逸之實是極為相配。

窗外,人群熙熙攘攘,有邊走邊笑著的一家三口,有三三兩兩相互追逐打鬨著的稚童,童聲稚語在街巷間迴盪,殘陽映照在他們身上,彷彿這整個世間都變得格外柔和。

“日暮集市繁且忙,一家歡笑孩童狂。

夕陽灑落溫情滿,煙火人間韻味長。”

窗內,幾道素菜,一道鬆鼠桂魚,幾瓶青梅酒,他們舉杯對飲,濃鬱的青梅果香瀰漫開來,酒的醇香在口腔中緩緩散開,林逸之的臉上很快染上了緋紅,謝塵風坐在對麵望著他,眼中滿是柔和。

謝塵風走到林逸之麵前,看著他因醉酒而懵懵懂懂的模樣,摸了摸他的頭,隨即蹲下,讓林逸之的目光能夠看到自己。

林逸之看見熟悉的臉,聲音軟乎乎地喊,“哥哥”,隨即就要往他懷裡鑽。

謝塵風輕柔地將林逸之抱起,林逸之在他胸口蹭了蹭,聽著他軟軟地喊哥哥,謝塵風的心都快化了,謝塵風走的很慢,彷彿走慢一些時間便能流淌地慢一些似的…冇走多遠,便看到了臉色黑得跟被戴了綠帽似的祝景翼,祝景翼在太守府聽著官員們的彙報,心不在焉,要不是知曉林逸之一時半會還睡不醒,他早就丟下這些官員跑了,當然也有他那少得可憐的作為皇子的責任心支撐著他。

官員們一彙報完他就急急匆匆地要跑,結果剛到太守府門口,他留下的兩個侍衛就說林逸之被人抱走了。

起初他還冇往抱走那方麵想,隻想著早點找到林逸之,結果就遠遠看到謝閣主懷裡抱著一個人,當看清那人是林逸之時,他臉頓時肉眼可見地黑了。

偏偏林逸之醉了酒後就不安分,臉又在謝塵風胸口蹭了蹭,這就罷了,還嬌聲嗲氣地又叫了幾聲哥哥。

謝塵風以為是祝景翼抱不到嬌嬌軟軟的美人,才嫉妒地黑了臉。

於是他故意拱火,用能夾死一隻螞蟻的聲音做作地哄,“哥哥在這呢~”似乎是覺得這火燒的還不夠旺,他真誠地問,“你要抱嗎?”

說罷,就把林逸之從自己懷裡扒拉出來,往祝景翼懷裡送,祝景翼剛伸出手打算接,結果就見林逸之哼哼唧唧的往謝塵風懷裡鑽,一副生怕謝塵風把自己丟給彆人的委屈樣子。

謝塵風見此,語氣裡充滿了可惜與無奈,“哎,小逸之看上去隻想讓我抱呢~”要不是謝塵風懷裡抱著林逸之,否則就他那欠揍的樣子,不知會被祝景翼揍成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