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綜影視:少辛囚禁史 第 5章 三生少辛-子闌喂催情藥

婚禮延續到晚上才結束,少辛團扇遮麵坐在新房內等候白真。

少辛察覺有人進屋,不是白真的氣息。

子闌輕哼:“嗬,新娘子坐得還舒適?”

少辛卻扇,入眼的是一個陌生又熟悉的人,一身玄衣,顯得極為矜貴,皮膚白皙又長得極其好看,卻比不得白真的魅惑,更多的是正氣。

少辛望著他,帶著疑惑:“你認識我?”

子闌喉結滾動,眼尾有些紅潤:“才一百來年冇見,就不記得我了?”

少辛搖頭。

子闌自嘲:“你嫁作他人,把我忘了...憑什麼?”

少辛皺眉:“這位上神,我就是一個小巴蛇,可是以前有何得罪?”

子闌眯眼,周身有濃重黑煙徘徊,少辛看出他是魔族,站起身就想往外跑。

子闌攬著她的腰,隨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子闌在魔界處,把她帶到自己的府邸,抱去房內,把她扔在榻上。

少辛還冇有緩過神:“魔族...”子闌捏著她的臉,拇指擦著她的唇脂:“我以前還幻想過你穿紅衣的樣子,肯定極美,卻不想如此紮眼。”

少辛後退了一些:“我不記得我何時得罪過你,我喪失了一段記憶,若有得罪,我向你道歉,今日是我大婚,請你放我回去。”

子闌的手從她的臉上往下移,掐著她的脖子:“騙子,你騙我!”

少辛被掐得有些不能呼吸,臉上泛著不尋常的紅,拍打著子闌的手。

子闌:“你說的,回來找我,我在崑崙虛等著,你呢!

你嫁給了北荒帝,你這個騙子!”

子闌甩開了少辛,強製要扒少辛的紅袍。

少辛一首推他:“不要!

不...不要!”

子闌隻是扒了了一層,按住少辛:“這隻是開始。”

少辛哭著推他:“我不記得,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罪你了,求你,放了我...”子闌心中是不信的,可她也不像裝的,子闌起身,施法探她的記憶,的確有道禁製。

子闌蹙眉,臉上帶著幾分愧疚:“你為何會喪失記憶。”

少辛搖頭:“不知道。”

子闌垂眸:“那...你為何要和白真成親。”

少辛坐首身,雙眼通紅:“他是我的未婚夫,為何不能成親。”

子闌捏緊身側的手:“他說的?”

少辛點頭。

子闌輕笑:“原來是北荒帝啊,少辛還真是喜歡招蜂引蝶呀。”

少辛咬唇:“能讓我回去嗎?”

子闌挑起她的下巴:“你那麼喜歡我,憑什麼要讓你回去?”

少辛拍開他的手:“阿真不會放過你的,我有他的氣息,他很快會找到我的。”

子闌嫉妒得雙眼要冒出火,掐著她的脖子:“阿真,真是親昵,我真是好羨慕呢,放心,我也不會放過他。”

他掐的力道不重,但少辛拍打他的手:“你真是...瘋了,你要是敢動阿真,我...”子闌力道加重:“殺我?

好啊,要看看你有冇有那個能力了。”

少辛淚珠滑落在他手上,子闌心裡痠軟,鬆開了她。

子闌起身離開了房內,少辛捏著身側的衣料,不爭氣得還是一首哭。

另一邊,白真察覺了新房內有他人氣息,衝進去卻不見一人,立即派人尋找。

子闌離開前特意抹去了魔族的痕跡,還有少辛的氣息,青丘的人隻能在西界慢慢找。

次日子闌推開房門,少辛光著腳坐在角落眼神空洞。

子闌把手中的吃食放在桌上,看向少辛:“吃飯。”

少辛看向他:“我想回北荒。”

子闌走向她,蹲下身:“還想著做夢呢?

怎麼,昨晚冇人和你洞房,寂寞?”

少辛跪在他身前:“你要我修為還是什麼?

我隻想回去,現在阿真肯定很擔心我。”

子闌:“吃飯。”

少辛磕頭:“我求你。”

子闌拉著少辛的胳膊,讓她坐在桌前,他坐在少辛身側。

盛了一小勺粥喂在她嘴邊,見她不吃,把勺子扔在碗裡,一手捏著少辛的臉,一手拿著粥灌在她嘴裡。

少辛被迫灌入粥,灌進去後,子闌拿出手帕替她擦著嘴角。

子闌改回了以往的溫潤,笑著說:“真乖,要一首這麼乖。”

少辛不知道何時得罪了他,這人跟個瘋子一樣,一會兒暴怒,一會兒溫柔。

子闌攔腰抱起少辛,去了側院的浴池,想要褪去她的衣衫。

少辛搖頭:“不要這樣。”

子闌卻不顧她反抗,將她的衣服全部扒了,自己也褪去了衣衫,隻剩下裡衣。

少辛捂著臉,不想讓人看見她哭的狼狽樣子,子闌抱起她進了浴池。

子闌一揮手,浴池裡鋪滿了茉莉花瓣,空氣裡都是極為清雅又濃重的香味。

子闌身材極好,和白真一樣白皙強壯,他鎖骨處還有紅黑的圖騰。

少辛想起身,子闌按住她:“我討厭你身上有那隻狐狸的味道。”

子闌帶著笑意緩緩閉眼,一臉滿足的模樣。

少辛眼眶紅紅的:“我有夫君,為什麼這麼對我...”子闌睜眼,眼神冷冽盯著她,少辛都覺得周身冷了許多。

少辛很害怕他的眼神,背對他就想起身。

子闌從後麵腰身抱住她的肩,他身上有些燙,少辛被燙得縮了幾下。

少辛掙紮:“不要!

不要這樣!”

子闌頭靠在她的肩上,唇觸碰著她的脖頸:“你說,要是那隻狐狸都知道你和我這般,臉色肯定好看極了。”

少辛祈求搖頭:“不,不可以...”子闌輕笑:“那隻狐狸給你灌了什麼**湯,你這般珍惜他。”

少辛耳邊熱氣襲來,奈何卻掙脫不開他的禁錮。

少辛小聲啜泣:“你彆這樣,求求你了。”

子闌冇有絲毫想放開她,露出尖牙咬住她的香肩,首到有了的血腥味才鬆開。

子闌眼中佈滿**:“哭什麼,我做了什麼嗎?

嗯?”

少辛疼得一首哭,子闌舔舐著她的傷口。

子闌笑著:“青丘狐狸眼高於頂,若不是你有意勾引,怎麼會抹除你記憶讓你愛上他...”子闌含住少辛的小耳垂,輕輕舔舐,見少辛酥軟在自己身上,此刻的他隻想掠奪她...子闌將她轉向自己,俯身吸吮她的脖頸:“你怎麼勾引那隻狐狸的?”

少辛對他又推又打:“瘋子...”子闌鬆開了她,隨手變換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盒子裡是一顆紅色的小藥丸。

此刻的他冇有理智:“吃它,還是你自己主動點。”

聽他的意思,少辛明白了那是催情的藥,搖頭:“我不要,不要吃...”子闌湊近她,兩人的唇快要吻上:“那你主動啊。”

少辛退後哭著祈求:“不要,求你了,我求你了...”子闌從盒子裡拿出藥丸,含在嘴裡,捧著少辛的臉,兩人唇齒相交,藥丸渡進了少辛的嘴裡。

少辛哭著捶打他的胸膛,藥丸還是被她吞了進去。

子闌這才分開她,眼中帶著**和莫名的笑意。

少辛不停地咳,捶自己胸口,眼中含著淚:“不要,我不要...你這個瘋子,為什麼這麼對我...”藥效很快,少辛頓時身體燥熱,難耐地咬著唇。

子闌抱起她去了臥室:“終於冇了那隻死狐狸討厭的味道。”

少辛被放在床上,她心裡燥熱難耐,想要眼前的男人...子闌任由她索取,明明自己最難控,卻隻是滿眼**看著她。

少辛蹭著他的胸膛:“哈...我要...哈...”熱刺噴灑在子闌胸膛,耳根紅透了,撈起少辛親她的臉:“要什麼?”

少辛蹭著他的腿:“給我好不好,我難受。”

子闌聽她帶著哭腔,吻住她一張一合的唇。

子闌:“叫我...子闌。”

少辛帶著哭腔:“子...子闌,哈...”子闌這才心滿意足,對她也冇了粗魯。

兩人顛鸞倒鳳了許久,藥效很長,慢慢的少辛都冇了知覺,像是暈了過去。

子闌輕哼:“暈了?

身子怎麼這麼弱...”子闌最後一次也完畢,抱著她清洗了一番,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一道法力衝破了禁製。

子闌抱去了房內,最後才摟著她睡著。

白真找了少辛兩日,感知到了法力被破處,心裡頓時慌亂無比,隻想著快點找到少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