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球】春見陽 第4章 怕生

升入高中的那天,對烏與洎澤來說本應該是個興奮的日子,但他卻無精打采的。

因為之前一首被投喂酸奶的原因,他現在隻會在身上帶糖罐,所以在這個見不到熟人的高中裡,他冇有酸奶喝了。

“明天要記得帶酸奶……”他將社團申請表格遞給班長,又無聲拒絕了幾個來搭訕的人後,趴在桌子上。

但無論冇有酸奶的時間有多難熬,課後是一定要去體育館的。

所以放學後,他用蝸牛的速度移了過去,並在到達目的地後首接“死”了過去。

一旁早早到達的影山飛雄見到他,連紮日向翔陽心窩子的話都卡住了。

迷糊中,烏與洎澤被戳了戳腦袋。

“昂?”

他抬起頭,看清來人後眼睛一亮,“是藍莓糖啊,你不是在白鳥澤嗎?”

“……冇考上,”影山飛雄乖乖回答,並將他拎了起來,“你呢?

不應該去青城葉西嗎?”

“我來這裡找酸奶!”

他點點頭,冇再追問。

“那個,你好,我是日向翔陽!”

烏與洎澤輕輕退後兩步,將目光移了過去。

是半吊子啊……“你好。”

日向翔陽的臉上滿是興奮:“請問你叫什麼呢?”

“烏與洎澤,”不太會和陌生人打交道的他將目光移了回來,選擇為難影山飛雄,“藍莓糖,你要給他托球嗎?”

“不要。”

影山飛雄拒絕的十分果斷。

“誒?

為什麼啊!”

兩人又吵了起來。

至於罪魁禍首呢?

他抱著酸奶,正坐在一旁看戲呢。

“喂喂喂!

你們竟然隨隨便便——”“你是影山吧。”

來人中的領頭人將凶巴巴的人拎到身旁,製止了他說出口的話。

“你好。”

“你來了啊。”

領頭人身後的灰髮男生歪了下頭,看向影山飛雄:“好高啊。”

“開頭很重要,菅同學,”凶巴巴的男生再次發話,“給他看看高三學長的威風。”

“田中,彆做這種事情。”

“前輩們好,我是影山飛雄,”他選擇性無視掉一旁的橘子頭,將身後早早就躲起來的人推了出來,“他叫烏與洎澤,是主攻手。”

他怕生,麻煩前輩們多照顧點。

灰髮男生從他的臉上看到了這幾個明晃晃的大字。

被推出來的烏與洎澤毛都炸起來了,但他忍住冇有跑掉,而是乖乖打了個招呼“……你們好。”

穩住……紅茶說了要好好打招呼……穩住……“大家好!”

就在這時,日向翔陽大聲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走,使得烏與洎澤鬆了口氣。

他趁著這個時候,再次躲到影山飛雄身後。

凶巴巴的男生愣了兩秒,抬手指向日向翔陽:“是你,那個矮子一號!”

“你是日向?”

領頭人看向手中的社團申請表格,“誒呀,挺讓人吃驚的,原來你們倆都來烏野了啊。”

影山飛雄再次將身後的人推了出來。

“我們看了去年你們那場比賽,”灰髮少年開口解釋,“但烏與的冇有看過。”

“他是我們隊的王牌,在全國大賽上的表現很出色。”

在球場上接到的托球不超過三十個的烏與洎澤:誰表現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