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替嫁當天,殘疾老公 第27章 是想變啞巴嗎?

可看現在的樣子好像不太像……

陸集不像是要給自己出頭要收拾教訓林語驚的樣子。

所以,她又把景弋給抬了出來。

林語驚皺眉看著林語星。她故意的,故意在這個時候又說起景弋。

“討厭吃就彆吃。”陸集冷冷的說:“冇人逼著你吃。”

他越過了景弋這個人和事。

“阿集……”林語星紅了眼眶。委屈的看著陸集。

舒蘭見狀,皺眉,對陸集說:“陸集,你怎麼不問問,林語星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讓廚房做阿星討厭的菜。”

林語驚冇說話。

陸集淡淡的說:“故意又怎樣?她是我的妻子,她是雲宮的女主人,在雲宮,她想讓廚房做什麼菜都可以。”

林語驚詫異的看著陸集。

“……”

其他人的表情就很憋屈了。

陸集的話說的是冇錯的。

“倒是你……”陸集看著眼淚汪汪的林語星,說:“你明明不喜歡吃那些菜,還要吃,吃完了自己不舒服了又要來找我們麻煩,你……該不會是想訛錢吧?”

眾人:“……!!!”

他們都詫異的看著陸集。

林語星要訛他錢?

這樣的話,他是怎麼說的出口的?

最詫異的要數林語星,她看著陸集,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阿集……把她當成什麼人了?

“我冇有。”林語星哭著說。

陸集淡淡的說:“冇有就好,你自己的身體有問題,就不要說是在雲宮吃了飯纔出事的,你們知道的,我現在的名聲本來就不好,我可不想在我本來就糟糕的名聲上再加上一條‘毒害前未婚妻’。”

眾人:“……”

陸集深深的看了白雪和陸承一眼,對林語驚說:“走吧。”

林語驚點頭,推著陸集準備離開。

“阿驚。”舒蘭卻突然出聲叫住了林語驚,說:“你既然嫁了人,就好好的相夫教子過日子,不要再和景弋糾纏。”

林語驚握著輪椅扶手的手一緊,眼神冷冰冰的看著舒蘭。

這還是她第一次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舒蘭,舒蘭皺眉,很生氣,覺得林語驚冇有尊卑。

“你……”舒蘭正想責罵林語驚。

陸集淡淡的說:“走。”

林語驚看了舒蘭一眼,推著陸集離開。

病房裡的四人:“……”

他們就這樣走了?

白雪舒蘭和陸承三人的臉色都非常難看。

林語星更是淚流滿麵。

陸承看著林語星哭的這樣傷心,心疼的說:“語星,彆哭了,我們都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

拿出紙巾輕輕的給林語星擦著臉上的眼淚。

舒蘭看著這一幕,臉色緩和了許多,臉上有了笑意。

而白雪卻微微皺眉,阿承這反應……他該不會是早就對林語星有意思了吧?

而陸集之前就說林語星在他娶了林語驚之後卻還是想嫁進陸家,她不能嫁給陸集,隻能嫁給陸家其他的適齡的男人。

所以,林語星和陸承或許早就揹著陸集偷偷的勾搭上了?

——

司機一直在醫院門口等待著,陸集和林語驚上了車,回雲宮。

陸集看著林語驚,問:“為什麼要這樣做?”

林語驚看著陸集。

她知道,他問的是為什麼要讓廚房做林語星厭惡的菜。

林語驚想了想,抿了一下嘴唇,微紅著臉,有點難為情害羞的說:“我吃醋。”

陸集:“……”

“因為我愛你,所以她來找你,我吃醋嫉妒,就想給她個下馬威。”林語驚說,臉更紅了。

陸集眸色深深的看著林語驚。

看的她很是不安,小手捏緊了。

陸集為什麼這樣看著她?

他不相信嗎?

陸集確實是不相信,淡淡的說:“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說。”

林語驚心裡一驚,看著陸集。

他不相信。

他的眼神帶著幾分冷意。

“你再滿嘴謊話,那嘴……以後都彆說話了。”陸集冷冷的說:“你知道,我有的是方法讓你變成啞巴。”

“……!!”

林語驚看著陸集,抿了一下嘴唇,說:“我已經……許久冇有在林家吃過飯了。”

陸集靜靜的看著她。

“林家的飯桌上,從來不會出現我喜歡吃的菜,端上桌的,都是我厭惡的菜。”她說。

陸集:“……”

所以,她這是以牙還牙?

林語驚繼續說:“當然,我不在林家吃飯,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不敢。”

“從我十二歲之後,我在林家,吃一次飯就過敏一次,吃一次就過敏一次,輕的時候,就渾身泛紅長紅疹,嚴重的時候喉嚨水腫要去輸液。最嚴重的 一次,我過敏休克。我對花生,有比較嚴重的過敏反應。”林語驚說。

“而林家的飯桌上,每頓飯都會有花生。很多時候我都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下花生。”

陸集看著林語驚。

‘不知情’這三個字就說明瞭一切。

林語驚看著不像是蠢貨,她既然知道自己花生過敏,肯定不會自找罪受,主動去吃花生。

不知情……

“有時候,他們會把花生磨成花生粉末放在食物裡,有時候會弄成花生醬,改變花生的形狀,用其他的東西掩蓋花生的味道,讓我防不勝防。”林語驚說。

“後來,我就學乖了,從來不在林家吃飯,偶爾實在是冇辦法,必須在家吃飯,都吃很單一的食物。”

“林語星做的?”陸集問。

林語驚點頭。

陸集冇有再問。

聯想林語驚之前掩蓋容貌扮醜的事,很容易想通其中的關聯。

有的人就是這樣,自己無能,就嫉妒比自己好的人,然後各種想方設法的迫害。

比如林語星。

比如陸承。

“所以,她讓你過敏休克,你就隻會讓廚房做她討厭的菜?”陸集看著她的表情很是不屑輕蔑。

這麼弱,難怪被林語星欺負。

林語驚:“……林語星冇有過敏的食物。”

陸集:“不會想彆的辦法?”

林語驚垂眸,冇再說話。

她一個小姑娘,爸爸懦弱,媽媽無能,弟弟弱小年幼,全家都依靠林家而活。

她能做什麼?

她敢做什麼?

所以,在羽翼未豐,冇有能耐自保的時候,她隻能忍耐。